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医学杂学 > 针灸大成

卷十

针灸大成 | 作者:杨继洲 | 更新时间:2017-05-14 21:20:14
推荐阅读:本草纲目拾遗素女经白话千金方本草纲目黄帝内经白话文普济本事方伤寒论黄帝内经厚黑学白话文奇门遁甲统宗原文
【保婴神术】

(《按摩经》)

法不详注,针卷考之甚详。

夫小儿之疾,并无七情所干,不在肝经,则在脾经;不在脾经,则在肝经,其疾多在肝、脾两脏,此要诀也。急惊风属肝木,风邪有余之症,治宜清凉苦寒、泻气化痰。其候或闻木声而惊;或遇禽兽驴马之吼,以致面青口噤;或声嘶啼哭而厥。发过则容色如常,良久复作,其身热面赤,因引口鼻中气热,大便赤黄色,惺惺不睡。盖热甚则生痰,痰盛则生风,偶因惊而发耳。内服镇惊清痰之剂,外用掐之法,无有不愈之理。至于慢惊,属脾土中气不足之症,治宜中和,用甘补中之剂。其候多因饮食不节,损伤脾胃,以泻泄日久,中气太虚,而致发搐,发则无休止,其身冷面黄,不渴,口鼻中气寒,大小便青白,昏睡露睛,目上视,手足螈 ,筋脉拘挛。盖脾虚则生风,风盛则筋急,俗名天吊风者,即此候也。宜补中为主,仍以掐之法,细心运用,可保十全矣。又有吐泻未成慢惊者,急用健脾养胃之剂,外以手法按掐对症经,脉络调和,庶不致变慢惊风也。如有他症,法详开于后,临期选择焉。

【手法歌】

心经有热作痰迷,天河水过作洪池,肝经有病儿多闷,推展脾土病即除。脾经有病食不进,推展脾土效必应,肺经受风咳嗽多,即在肺经久按摩。肾经有病小便涩,推展肾水即救得,小肠有病气来攻,板门横门推可通。用心记此,看来危症快如风。

胆经有病口作苦,好将妙法推脾土,大肠有病泄泻多,脾土大肠久摩。膀胱有病作淋,肾水八卦运天河,胃经有病呕逆多,脾土肺经推即和。三焦有病寒热魔,天河过水莫蹉跎。命门有病元气亏,脾上大肠八卦推,仙师授我真口诀,愿把婴儿寿命培。

五脏六腑受病源,须凭手法推即痊,俱有下数不可乱,肺经病掐肺经边。心经病掐天河水,泻掐大肠脾土全,呕掐肺经推三关,目昏须掐肾水添。再有横纹数十次,天河兼之功必完,头痛推取三关,再掐横纹天河连。又将天心数次,其功效在片时间,齿痛须肾水,颊车推之自然安。

鼻塞伤风天心,总筋脾土推七百,耳聋多因肾水亏,掐取肾水天河

池兼行九百功,后掐耳珠旁下侧。咳嗽频频受风寒,先要汗出沾手边,次掐肺经横纹内,干位须要运周环。心经有热运天河,六腑有热推本科,饮食不进推脾土,小水短少掐肾多。

大肠作泻运多移,大肠脾土病即除,次取天门入虎口,脐龟尾七百奇。肚痛多因寒气攻,多推三关运横纹,脐中可数十下,天门虎口法皆同。一去火眼推三关,一百二十数相连,六腑退之四百下,再推肾水四百完,兼取天河五百遍,终补脾土一百全。口传笔记推摩诀,付与人间用意参。

【观形察色法】

凡看小儿病,先观形色,切脉次之。盖面部气色,总见五位色青者,惊积不散,欲发风候;五位色红者,痰积壅盛,惊悸不宁;五位色黄者,食积 伤,疳候痞癖;五位色白者,肺气不实,滑泄吐利;五位色黑者,脏腑欲绝,为疾危。面青眼青肝之病,面赤心之病,面黄脾之病,面白肺之病,面黑肾之病。先别五脏,各有所主,次探表里虚实病之由。肝病主风,实则目直大叫,项急烦闷;虚则切牙呵欠,气热则外生,气则内生。心病主惊,实则叫哭,发热饮水而搐,手足动摇;虚则困卧,惊悸不安。脾病主困,实则困睡,身热不思食;虚则吐泻生风。肺病主喘,实则喘乱喘促,有饮水者,不饮水者;虚则哽气长,出气短,喘息。肾病主虚无实,目无光,畏明,体骨重,痘疹黑陷。以上之症,更当别其虚实症候,假如肺病,又见肝症,切牙多呵欠者易治,肝虚不能胜肺故也。若目直大叫哭,项急烦闷难治。盖肺久病则虚冷,肝强实而胜肺也。视病之虚实,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也

【观形察色法·论色歌】

眼内赤者心实热,淡红色者虚之说,青者肝热浅淡虚,黄者脾热无他说,白面混者肺热侵,目无光肾虚诀。

儿子人中青,多因果子生,色若人中紫,果食积为痞。人中现黄色,宿蓄胃成。龙角青筋起,皆因四足惊。若然虎角黑,水扑是其形。赤色印堂上,其惊必是人。眉间赤黑紫,急救莫沉吟。红赤眉下,分明死不生。

【观形察色法·认筋法歌】

囟门八字甚非常,筋透三关命必亡,初关乍入或进退,次部相侵亦何妨。

赤筋只是因膈食,筋青端被水风伤,筋连大指是症,筋若生花定不祥(此有祸祟之筋)。

筋带悬针主吐泻,筋纹关外命难当,四肢痰染腹膨胀,吐却因食伤。鱼口鸦声并气急,犬吠人 自惊张,诸风惊症宜推早,如若延迟命必亡,神仙留下真奇法,后学能通第一强。

凡看鼻梁上筋,直插天心一世惊。

初生时,一关有白,谨防三朝。二关有白,谨防五日之内。三关有白,谨防一年之外。

凡筋在坎上者即死,坎下者三年。又有四季本色之筋,虽有无害。

青者是风,白者是水,红者是热,赤者食所伤。

凡慢惊将危,不能言,先灸三,二泥丸,三颊车,四少商,五少海,看病势大小,或三壮、五壮、一壮、至七七壮、辨男女右左,十有十活。如急惊、天吊惊,掐手上青筋,脐上下,掐两耳,又掐总心

内吊惊,掐天心

慢惊不省人事,亦掐总心

急惊如死,掐两手筋。

眼闭,瞳子 泻。

牙关紧,颊车泻。

口眼俱闭,迎香泻。

以上数法,乃以手代针之神术也。亦分补泻。

【面部五位歌】

面上之症额为心,鼻为脾土是其真,左腮为肝右为肺,承浆属肾居下唇。

【命门部位歌】

中庭与天庭,司空及印堂,额角方广处,有病定存亡。青黑惊风恶,体和润泽光,不可陷兼损,唇黑最难当。青甚须忧急,昏暗亦堪伤,此是命门地,医师妙较量。

面眼青肝病,赤心,黄脾,白肺,黑肾病也。

掌图各手法仙诀】

一、掐心经,二掐劳宫,推上三关,发热出汗用之。如汗不来,再将二扇门之,掐之,手心微汗出,乃止。

一、掐脾土,曲指左转为补,直推之为泻,饮食不进,人瘦弱,肚起青筋,面黄,四肢一、掐大肠,倒推入虎口,止水泻痢疾,肚膨胀用之。红痢补肾水,白多推三关。

一、掐肺经,二掐离宫起至干宫止,当中轻,两头重,咳嗽化痰,昏迷呕吐用之。

一、掐肾经,二掐小横纹,退六腑,治大便不通,小便赤色涩滞,肚作膨胀,气急,人事昏迷,粪黄者,退凉用之。

一、推四横纹,和上下之气血,人事瘦弱,不思,手足常掣,头偏左右,肠胃湿热,眼目翻白者用之。

一、掐总筋,过天河水,能清心经,口内生疮,遍身潮热,夜间啼哭,四肢常掣,去三焦六腑五心潮热病。

一、运水入土,因水盛土枯,五谷不化用之。运土入水,脾土太旺,水火不能即济用之。如儿眼红能食,则是火燥土也。宜运水入土,土润而火自克矣。若口干,眼翻白,小便赤涩,则是土盛水枯,运土入水,以使之平也。

一、掐小天心,天吊惊风,眼翻白偏左右,及肾水不通,用之。

一、分,止泄泻痢疾,遍身寒热往来,肚膨呕逆用之。

一、运八卦,除胸肚膨闷,呕逆气吼噫,饮食不进用之。

一、运五经,动五脏之气,肚胀,上下气血不和,四肢掣,寒热往来,去风除腹响。

一、板门,除气促气攻,气吼气痛,呕胀用之。

一、劳宫,动心中之火热,发汗用之,不可轻动。

一、推横门向板门,止呕吐;板门推向横门,止泻。如喉中响,大指掐之。

一、总位者,诸经之祖,诸症掐效。嗽甚,掐中指一节。痰多,掐手背一节。手指甲筋之余,掐内止吐,掐外止泻。

掌图各手法仙诀】

[自掌至天河为上,自天河至指头为下。]一、掐两扇门,发脏腑之汗,两手掐,平中指为界,壮热汗多者,之即止。又治急惊,口眼歪斜,左向右重,右向左重。

一、掐二人上马,能补肾,清神顺气,苏醒沉 ,和。

一、掐外劳宫,和脏腑之热气,遍身潮热,肚起青筋之效。

一、掐一窝风,治肚疼,唇白眼白一哭一死者,除风去热。

一、掐五指节,伤风被水吓,四肢常掣,面带青色用之。

一、掐,气吼痰喘,干呕痞积用之。

一、掐威灵,治急惊暴死。掐此处有声可治,无声难治。

一、掐池,止头痛,清补肾水,大小便闭塞,或赤黄,眼翻白,又能发汗。

一、推外关,间使,能止转筋吐泻。外八卦,通一身之气血,开脏腑之秘结,络平和而荡荡也。

【小儿】

(针用毫针,艾炷如小麦,或雀粪大)

《宝鉴》曰∶急慢惊风,灸前项。若不愈,灸攒竹,人中各三壮。

或谓急惊属肝,慢惊属脾,《宝鉴》不分。灸前顶,攒竹二,俱太、督脉,未详其小儿慢惊风,灸尺泽各七壮。初生小儿,脐风撮口,灸然谷三壮,或针三分,不见血,立效。小儿癫痫、 瘕、脊强互相引,灸长强三十壮。小儿癫痫惊风,目眩,灸神庭一七壮。小儿风痫,先屈手指如数物,乃发也,灸鼻柱直发际宛宛中三壮。小儿惊痫,先惊怖啼叫乃发,灸后顶上旋中三壮,两耳后青丝脉。小儿癖气久不消,灸章门各七壮,脐后脊中灸二七壮。小儿胁下满,泻痢体重,四肢不收, 癖积聚,腹痛不嗜食, 疟寒热,又治腹胀引背,食饮多,渐渐黄瘦,灸十一椎下两旁,相去各一寸五分,七壮。小儿黄胆,灸三壮。小儿疳瘦脱,体瘦渴饮,形容瘦瘁,诸方不瘥,灸尾闾骨上三寸陷中三壮,兼三伏内,用杨汤水浴之,正午时灸。自灸之后,用帛子拭,见有疳虫随汗出,此法神效。小儿身羸瘦,贲豚腹胀,四肢懈惰,肩背不举,灸章门。小儿吐汁,灸中庭一壮。小儿脱泻血,秋深不效,灸龟尾一壮。脱,灸脐中三壮;《千金》云∶随年壮。脱久不瘥及风痫中风,角弓反张,多哭,语言不择,发无时节,甚则吐涎沫,灸百会七壮。

【小儿·戒逆针灸】

(无病而先针灸曰逆)

小儿新生,无病不可逆针灸之,如逆针灸,则忍痛动其五脏,因善成痫。河洛关中,土地多寒,儿喜成 ,其生儿三日,多逆灸以防之。吴蜀地,无此疾也。古方既传之,今人不分南北灸之,多害小儿也。所以田舍小儿,任其自然,得无横夭也。

【初生调护】

[怀娠]怀娠之后,必须饮食有常,起居自若,使神全气和,则胎常安,生子必伟。最忌食热毒等物,庶生儿免有脐突疮痈。

[初诞]婴儿在胎,必借胎液以滋养之。初离母体,口有液毒,啼声未出,急用软绵裹大人指,拭儿口中恶汁,得免痘疮之患。或有时气侵染,只出肤疮,易为调理。

[回气](俗谓草迷)

初生气欲绝,不能啼者,必是难产。或冒寒所致,急以绵絮包裹抱怀中,未可断脐,且将胞衣置炭火炉中烧之,仍作大纸捻,蘸清油点着于脐带上,往来遍燎之。盖脐带得火气,由脐入腹,更以热醋汤洗脐带,须臾气回,啼声如常,方可浴洗毕,断脐带。

[便结]小儿初生,大小便不通,腹胀欲绝者,急令大人以水漱了口,吸咂儿前后心,并脐下手足心,共七处,每处咂三五次,每次要漱口,以红赤为度,须臾自通。

[浴儿]浴儿用猪胆一枚,投汤中,免生疮疥。浴时看汤冷热,无令儿惊而成疾也。

[断脐]断脐不可用刀剪,须隔单衣咬断,后将暖气呵七遍,缠结所留脐带,令至儿足附上,当留六寸,长则伤肌,短则中寒,令儿肚中不调,或成内吊。若先断后浴,恐水入脐中,令儿腹痛。断讫,连脐带中多有虫者,宜急剔去,不然,虫自入腹成疾。断脐之后,宜用热艾浓裹,包用白绵。若浴儿将水入脐中,或尿在裙包之内,湿气伤脐;或解脱裙包,为风冷邪气所侵,皆令儿脐肿,多啼不,即成脐风。

[脐风]儿初生六七日,患脐风,百无一活。用青绢包大人指,蘸水于儿上下牙根上,将如粟米大红泡子,拭破即愈。

[剃头]小儿月满剃头,须就暖避风处。剃后以杏仁三枚,去皮尖研碎,入薄荷三叶同研,却入生麻油三四滴,腻粉拌和头上拭,以避风伤,免生疮疥热毒。

[护养]小儿脾胃嫩弱,父母或以口物饲之,不能克化,必致成疾。小儿于天气和暖,宜抱出日中嬉戏,频见风日,则血凝、气刚、肉坚,可耐风寒,不致疾病。

抱小儿勿泣,恐泪入儿眼,令眼枯。

小儿夜啼,用灯心烧灰,涂上与吃,即止。

小儿腹胀,用韭菜根捣汁和猪脂煎服。

小儿头疮,用生芝麻口中嚼烂,涂之,切忌不可搽药。

小儿患秋痢,与枣食之良,或与柿饼子食。

小儿宜以菊花为枕,则清头目。

小儿入夏,令缝囊盛杏仁七个去皮尖,佩之,闻雷声不俱。

小儿一期之内,衣服宜以故帛、故绵为之。用新太暖,令肌内缓弱,蒸热成病。不可裹足复顶,致气不出,多发热。

小儿不宜食肉太早,伤及脾胃,免致虫积、疳积,鸡肉能生蛔虫,宜忌之,非三岁以上忍三分寒,吃七分饱,多肚,少洗澡。

小儿不可令就瓢及瓶饮水,语言多讷。

小儿勿

【面色图歌】

[额印堂、山根]额红大热燥,青色有肝风,印堂青色见,人惊火则红,山根青隐隐,惊遭是两重,若还斯处赤,泻燥定相攻。

[年寿]年上微黄为正色,若平更陷夭难禁,急因痢疾黑危候,霍乱吐泻黄色深。

[鼻准、人中]鼻准微黄赤白平,深黄燥黑死难生,人中短缩吐因痢,唇反黑候蛔必倾。

[正口]正口常红号曰平,燥干脾热积黄生,白主失血黑绕口,青黑惊风尽死形。

[承浆、两眉]承浆青色食时惊,黄多吐逆痢红形,烦躁夜啼青色吉,久病眉红死症真。

[两眼]白睛赤色有肝风,若是黄时有积攻,或见黑睛黄色现,伤寒病症此其踪。

[风池、气池、两颐]风气二池黄吐逆,躁烦啼叫色鲜红,更有两颐胚样赤,肺家客热此非空。

[两太]太青色惊方始,红色赤淋萌孽起,要知死症是何如,青色从兹生入耳。

[两脸]两脸黄为痰实咽,青色客忤红风热,伤寒赤色红主淋,二色请详分两颊。

[两颐金匮、风门]吐虫青色滞颐黄,一色颐间两自详,风门黑疝青惊水,纹青金匮主惊狂。

[辨小儿五色受病症]面黄青者,痛也。色红者,热也。色黄者,脾气弱也。色白者,寒也。色黑者,肾气败哭者,病在肝也。汗者主心,笑者主脾而多痰;啼者主肺有风,睡者主肾有亏。

【察色验病生死诀】

面上紫,心气绝,五日死。面赤目陷,肝气绝,三日死。面黄,四肢重,脾气绝,九日死。面白,鼻入奇论,肺气绝,三日死。胸如黄熟豆,骨气绝,一日死。面黑耳黄,呻吟,肾气绝,四日死。口张唇青,枯,肺绝,五日死。大凡病儿足跗肿,身重,大小便不禁,目无转睛,皆死。若病将愈者,面黄目黄,有生意。

痢疾眉头皱,惊风面颊红,渴来唇带赤,吐泻面浮黄。

热甚眼朦胧,青色是惊风,白色是泄泻,伤寒色紫红。

[汤氏歌]山根若见脉横青,此病明知两度惊,赤黑因疲时吐泻,色红啼夜不曾停。

青脉生于左太,须惊一度见推详,赤是伤寒微燥热,黑青知是多伤。

右边赤脉不须多,有则频惊怎奈何?红赤为风眼目,黑沉三日见阎罗。

指甲青兼黑暗多,唇青恶逆病将瘥,忽将鸦声心气急,此病端的命难过。

蛔虫退场门有三般,口鼻中来大不堪,如或白虫兼黑色,此病端的命难延。

四肢疮痛不为祥,下气冲心兼滑肠,气喘汗流身不热,手拿胸膈定遭殃。

【内八段锦】

红净为安不用惊,若逢红黑便难宁,更加红乱青尤甚,取下风痰病立轻。

赤色微轻是外惊,若如米粒势难轻,红散多因乘怒乱,更加搐搦实难平。

小儿初诞月腹病,两眉颦号作盘肠,泣时啼哭又呻吟,急宜施法行功作。

小儿初诞日,肌体瘦 羸,秃发稀少,元因是鬼胎。

【外八段锦】

先望孩儿眼色青,次看背上冷如冰,男搐左无防事,搐右令人甚可惊。

女搐右边犹可治,若逢搐左疾非轻,歪邪口眼终无害,纵有仙丹也莫平。

囟门肿起定为风,此候应知是必凶,忽陷成坑如盏足,未过七日命须终。

鼻门青燥渴难禁,面黑唇青命莫存,肚大青筋俱恶候,更兼腹肚有青纹。

忽见眉间紫带青,看来立便见风生,青红碎杂风将起,必见疳 膈气形。

乱纹错紫兼青,急急求医免命倾,盛紫再加身体热,须知脏腑恶风生。

紫少红多六畜惊,紫红相等即疳成,紫黑有红如米粒,伤风夹食症堪评。

紫散风传脾脏间,紫青口渴是风痫,紫隐深沉难疗治,风痰祛散命须还。

黑轻可治死还生,红赤浮寒痰积停,赤青皮受风邪症,青黑脾风作慢惊。

红赤连兮风热轻,必然母不相应,两手忽然无脉见,定知冲恶犯神灵。

【入门歌】

五指梢头冷,惊来不可安,若逢中指热,必定见伤寒。中指独自冷,麻痘症相传,女右男分左,分明仔细看。

儿心热跳是着唬,热而不跳伤风说,凉而翻眼是水惊,此是入门探候诀。

【三关】

[风关易治,气关难治,命关死候。]

[左手应心肝,右手应脾肺,男主左女主右]三关者,手食指三节也。初节为风关,寅位;二节为气关,卯位;三节为命关,辰位。

夫小儿初生,五脏血气未定,呼吸至数太过,必辨虎口色脉,方可察病之的要,男以左手验之,女以右手验之。盖取左手属,男以为主;右手属,女以为主。然男女一身,均具此,左右两手,亦须参看,左手之纹应心、肝,右手之纹应脾、肺,于此消息,又得变通之意。

病纹出虎口,或在初关,多是红色,传至中关,色赤而紫,看病又传过其色紫青,病热深重;其色青黑,青而纹乱者,病势益重,若见纯黑,危恶不治。凡在初关易治,过中关难治,直透三关不治。古人所谓,初得风关病犹可,传入气命定难陈,是也。

色红者风热轻,亦者风热盛,紫者惊热,青者惊积。青赤相半,惊积风热俱有,主急惊风。青而淡紫,伸缩来去,主慢惊风。紫丝青丝或黑丝,隐隐相杂,似出不出,主慢惊风。

若四足惊,三关必青。水惊,三关必黑。人惊,三关必赤。雷惊必黄。或青或红,有纹如线,一直者,是食伤脾及发热惊。左右一样者,是惊与积齐发。有三叉或散,是肺生风痰。

或似 声,有青,是伤寒及嗽。如红火是泻,有黑相兼,加渴不虚,虎口脉纹乱,乃气不和也。盖脉纹见有五色,黄、红、紫、青、黑、黄红有色无形,即安宁脉也。有形即病脉,由其病盛,色脉加变,黄盛作红,红盛作紫,紫盛作青,青盛作黑,至纯黑则难治,又当辨其形如∶流珠──。 只一点红色。主膈热,三焦不和,饮食所伤,欲吐泻,肠鸣自利,烦躁啼哭。宜消食,补脾胃。

环珠──○ 较流珠差大。主脾虚停食,胸腹胀满,烦渴发热。宜健脾胃,消食调气。

长珠── 一头大,一头尖。主脾伤饮食,积滞腹痛,寒热不食。宜消食健胃。

来蛇── 下头粗大。主脾胃湿热,中脘不利,干呕不食,是疳邪内作。宜克食,健补脾胃。

去蛇── 上头粗大。主脾虚冷积,吐泻烦渴,气短神困,多睡不食。宜健脾胃,消积,先止吐泻。

弓反里弯向中指──HT 主感寒热邪气,头目皆重,心神惊悸,倦怠,四肢稍冷,小便赤色,咳嗽吐逆。宜发汗逐惊,退心火,推脾摩肺。

弓反外弯向大指──HT 主痰热,心神恍惚作热,夹惊夹食,风痫。凡纹向内者吉,向外者凶。

槍形──| 主风热,发痰作搐。

针形──│ 主心肝热极生风,惊悸顿闷,困倦不食,痰盛发搐。又曰∶悬针,主泻鱼骨形── 主惊痰发热,甚则痰盛发搐,或不食,乃肝盛克脾,宜逐惊。或吐痰下痰,再补脾制脾。

鱼刺── 初关主惊,气关主疳,命关主虚,难治。

水字形─ 主惊风食积,烦躁顿闷少食,夜啼,痰盛,口噤搐搦,此脾虚积滞,木克土也。又曰∶水字,肺疾也,谓惊风入肺也。

乙字──HT 初关主肝惊,二关主急惊,三关主慢惊脾风。

曲虫── 肝病甚也。

如环──肾有毒也。

曲向里──HT 主气疳。

曲向外──HT 主风疳。

斜向右──\ 主伤寒。

斜向左──/ 主伤风。

勾脉── 主伤寒。

长虫── 主伤冷。

虬文── 心虫动也。

透关射指──HT 向里为射指。主惊风,痰热聚于胸膈,乃脾肺损伤,痰邪乘聚。宜清脾肺,化痰涎。

透关射甲──HT 向外为射甲。主惊风恶症,受惊传于经络。风热发生,十死一青白紫筋,上无名指三关难治,上中指三关易治。

【三关·要诀】

三关出汗行经络,发汗行气此为先,倒推大肠到虎口,止泻止痢断根源。脾土曲补直为推,饮食不进此为魁,疟痢疲羸并水泻,心胸痞痛也能祛。掐肺一节与离经,推离 干中间轻,冒风咳嗽并吐逆,此经神效抵千金。肾水一纹是后溪,推下为补上清之,小便秘涩清之妙,肾虚便补为经奇。六筋专治脾肺热,遍身湿热大便结,人事昏沉总可推,去病浑如汤泼雪。总筋天河水除热,口中热气并拉舌,心经积热火眼攻,推之方知真妙诀,四横纹和上下气,吼气腹疼皆可止。五经纹动脏腑气,八卦开胸化痰最,能除寒与热,二便不通并水泻。人事昏沉痢疾攻,救人要诀须当竭,天门虎口斗肘,生血顺气皆妙手。一掐五指爪节时,有风被吓宜须究,小天心能生肾水,肾水虚少须用意。板门专治气促攻,扇门发热汗宣通,一窝风能除肚痛,池专一止头疼,能治气吼,小肠诸病快如风。

【三关·手诀】

三关 凡做此法,先掐心经,点劳宫,男推上三关,退寒加暖,属热;女反此,退下六腑 凡做此法,先掐心经,点劳宫。男退下六腑,退热加凉,属凉;女反此,推上为

[手法治病诀]水底捞月最为良,止热清心此是强,飞经走气能通气,赤凤摇头助气长。黄蜂出洞最为热,症白痢并水泻,发汗不出后用之,顿教孔窍皆通泄。

按弦走摩,动气化痰多,二龙戏珠法,和可用他。凤凰单展翅,虚浮热能除,猿猴摘果势,化痰能动气。

[黄蜂出洞]∶大热。做法∶先掐心经,次掐劳宫,先开三关,后以左右二大指从处起,一撮一上,至关中离坎上掐。发汗用之。

[水底捞月]∶大寒。做法∶先清天河水,后五指皆跪,中指向前跪,四指随后,右运劳宫,以凉气呵之,退热可用。若先取天河水至劳宫,左运呵暖气,主发汗,亦属热。

[凤单展翅]∶热。用右手大指掐总筋,四指翻在大指下,大指又起又翻,如此做至关中,五指取掐之。

[打马过河]∶凉。右运劳宫毕,屈指向上,弹内关、池、间使,天河边,生凉退

[飞经走气]∶先运五经,后五指开张一滚,做关中用手打拍,乃运气行气也,治气可用。又以一手推心经,至横纹住,以一手气关,通窍也。

[按弦摩]∶先运八卦,后用指病患手,关上一,关中一,关下一,拿病患手,轻轻慢慢而摇,化痰可用。

[天门入虎口]∶用右手大指掐儿虎口,中指掐住天门,食指掐住总位,以左手五指聚住斗肘,轻轻慢慢而摇,生气顺气也。又法∶自干宫经坎艮入虎口按之,清脾。

[猿猴摘果]∶以两手摄儿螺蛳上皮,摘之,消食可用。

[赤凤摇头]∶以两手捉儿头而摇之,其处在耳前少上,治惊也。

[二龙戏珠]∶以两手摄儿两耳叶戏之,治惊。眼向左吊则右重,右吊则左重;如初受惊,眼不吊,两边轻重如一,如眼上则下重,下则上重。

[丹凤摇尾]∶以一手掐劳宫,以一手掐心经,摇之。治惊。

[黄蜂入洞]∶屈儿小指,儿劳宫,去风寒也。

[凤凰鼓翅]∶掐宁、威灵二,前后摇摆之,治黄肿也。

[孤雁游飞]∶以大指自脾土外边推去,经三关、六腑、天门、劳宫边,还止脾土,亦治黄肿也。

[运水入土]∶以一手从肾经推去,经兑、干、坎、艮至脾土按之,脾土太旺,水火不能既济,用之,盖治脾土虚弱。

[运土入水]∶照前法反回是也。肾水频数无统用之。又治小便赤涩。

[老汉扳缯]∶以一指掐大指根骨,一手掐脾经摇之,治痞块也。

[斗肘走气]∶以一手托儿斗肘运转,男左女右,一手捉儿手摇动,治痞。

[运劳宫]∶屈中指运儿劳宫也。右运凉,左运汗。

[运八卦]∶以大指运之,男左女右,开胸化痰。

[运五经]∶以大指往来五经纹,能动脏腑之气。

[推四横]∶以大指往来推四横纹,能和上下之气,气喘腹痛可用。

[分]∶屈儿拳于手背上,四指节从中往两下分之,分利气血。

[和]∶从两下合之,理气血用之。

[天河水]∶推者,自下而上也。按住间使,退天河水也。

[掐后溪]∶推上为清,推下为补,小便赤涩宜清,肾经虚弱宜补。

[掐龟尾]∶掐龟尾并脐,治儿水泻,乌痧,膨胀,脐风,月家盘肠等惊。

脐法]∶掐斗肘毕,又以左大指按儿脐下丹田不动,以右大指周遭摩之,一往一掐斗肘下筋,曲池上总筋,治急惊。

[止吐泻法]∶横门刮至中指一节掐之,主吐;中指一节内推上,止吐。

板门推向横门掐,止泻;横门推向板门掐,止吐。

提手背四指内顶横纹,主吐;还上,主止吐。

手背刮至中指一节处,主泻;中指外一节掐,止泻。

如被水惊,板门大冷;如被风惊,板门大热。

如被惊吓,又热又跳,先扯五指,要辨冷热。

如泻黄尿,热;泄清尿,冷,推外脾补虚,止泻。

【六筋】

手六筋,从大指边,向里数也。

第一、赤筋∶乃浮属火,以应心与小肠。主霍乱,外通舌;反则燥热,却向干位掐之,则自然即散也。又于横门下本筋掐之,下五筋仿此。

第二、青筋∶乃纯属木,以应肝与胆。主和,外通两目;反则赤涩多泪,却向坎位掐之,则两目自然明矣。

第三、总筋∶位居中属土,总五行,以应脾与胃。主暖,外通四大板门;反则主肠鸣霍乱,吐泻痢症,却在中界掐之,四肢舒畅矣。

第四、赤淡黄筋∶居中分界,火土兼备,以应三焦。主半寒半热,外通四大板门,周流一身;反则主壅塞之症,却向中宫掐之,则元气流通,除其壅塞之患矣。

第五、白筋∶乃浊属金,以应肺与大肠。主微凉,外通两鼻孔;反则胸膈胀满,脑昏生痰,却在界后掐之。

第六、黑筋∶乃重浊纯,以应肾与膀胱。主冷气,外通两耳;反则主 羸昏沉,却在坎位掐之。

内热外寒,掐浮筋止。作冷,掐筋即出汗。

诸惊风,掐总筋可治。作寒,掐心筋即转热。

作热,掐筋即转凉。内热外热,掐肾筋止。

【六筋·手面图】

脾土赤色,主食热,青色主食寒。

大肠经赤红色,主泻痢,青色主膨胀。

小肠经赤色,主小便不通,青色主气结。

心经赤红色,主伤寒,青色主多痘。

三焦经青红色,主上焦火动,一寒一热。紫色主中焦火动发热。青色主下焦动也。

肺经筋见多嗽,主痰热。

肝经赤红色,主伤食,青紫色主痞块。

肾经筋见,主小便涩,赤轻青重。

命门青红色,主元气虚,青黑色主惊。

五指梢头冷,主惊。中指热,伤寒。中指冷,主麻痘疹。

掌中五色属五脏。

诸经脉俱隐不见,是伏于掌心,当以灯照之,则可辨症候,宜发汗表出。亦有掌心关上下有筋者,无定形定色,临推验看治。

【六筋·掐足诀】

凡掐男左手右足,女右手左足。

大敦∶治鹰爪惊,本掐之就

解溪∶治内吊惊,(一名鞋带风)。往后仰,本掐之就

中廉∶治惊来急,掐之就

∶治吐泻,男左转之,止吐;右转之,止泻。女反之。

仆参∶治脚掣跳,口咬,左转之补吐,右转补泻。又惊又泻又吐,掐此及脚中指承山∶治气吼发热,掐之又

委中∶治望前扑,掐之。

[男左脚,女右脚]

【治小儿诸惊推等法】

第一、蛇丝惊∶因饮食无度,劳郁伤神,拉舌,四肢冷,口含母,一喷一道青烟,肚上起青筋,气急,心经有热。推天河水二百,退六腑,运八卦各一百,推三关、运水入土、运五经、水底捞月各五十,用火于胸前 四焦,于小便头上轻掐一爪,用蛇蜕四足缠之,便好。

第二、马蹄惊∶因食荤毒,热于脾胃,四肢乱舞是也。因风受热。推三关、肺经脾土各一百,运八卦五十,运五经七十,推天河水三百,水底捞月、飞经走气各二十,掐天心及总心二筋, 手心、肩膊上、脐下、喉下各一壮,其气不进不退,浮筋掐之。

第三、水泻惊∶因生冷过度,食所伤,脏腑大寒,肚响身软,唇白眼翻。推三关一百,分、推太各二百,黄蜂入洞十二,将手心脐及龟尾各五十,男左女右手后, 颊车各一壮,更推摩背心演、总筋,脚上。

第四、潮热惊∶因失饥伤饱,饮食不纳,脾胃虚弱,五心烦热,遍身热,气吼口渴,手足常掣,眼红。推三关一十,推肺经二百,推脾土、运八卦、分各一百,二扇门二十,要汗后,再加退六腑、水底捞月各二十。

第五、乌痧惊∶因生冷太过,或迎风食物,血变成痧,遍身乌黑是也。青筋过脸,肚腹膨胀,唇黑,五脏寒。推三关、脾土各二百,运八卦一百,四横纹五十,黄蜂出洞二十,二扇门、分各三十,将手心脐五十,主吐泻;肚上起青筋,于青筋缝上 七壮,背上亦之,青筋纹头上一壮,又将黄土一碗研末,和醋一钟,铫内炒过袱包,在遍身拭摩,从头往下推,引乌痧入脚,用针刺破,将火四心 之。

第六、老鸦惊∶因吃食受吓,心经有热,大叫一声即死是也。推三关三十,清天河水,补脾土、运八卦各一百,清肾水五十,天门入虎口,斗肘, 囟门、口角上下、肩膊、掌心、脚跟、眉心、心演、鼻梁各一壮。若醒气急掐百劳,吐掐手足心,或脚来手来,用散麻缠之。将老鸦蒜晒干为末,用车前草擂水调,在儿心窝贴之,或令儿服之。

第七、鲫鱼惊∶因寒受惊,风痰结壅,气不绝,口吐白沫,四肢摆,眼翻,即肺经有病。推三关、肺经各一百,推天河五十,按弦摩、运五经各三十,掐五指节三次, 虎口、囟门上、口角上下各四壮,心演、脐下各一壮。小儿半岁,用捞鱼网,水洗鱼涎与吞。

一二岁者,用鲫鱼为末,烧灰调,或酒调吞下。

第八、肚膨惊∶因食伤脾土,夜间饮食太过,胃不克化,气吼,肚起青筋膨胀,眼翻白,五脏寒。推三关一百,推肺经一十,推脾土二百,运八卦、分各五十,将手脐五十,按弦摩、一十,青筋缝上 四壮。如泻,龟尾骨上一壮;若吐,心窝上下四壮,脚软,鬼眼一壮;手软、曲池侧拐各一壮;头软,天心、脐上下,各一壮;若不开口,心窝一壮。

第九、夜啼惊∶因吃甜辣之物,耗散荣卫,临啼四肢掣跳,哭不出,即是被吓,心经有热。一推三关二十,清天河二百,退六腑一百,分、清肾水、水底捞月各五十。

第十、宿痧惊∶到晚昏沉,不知人事,口眼歪斜,手足掣跳,寒热不均。推三关、退六腑、补脾土各五十,掐五手指、分各一十,按弦摩。

第十一、急惊∶因食生冷积毒以伤胃,肺中有风,痰裹心经心络之间,手掐拳,四肢掣跳,口眼歪斜,一惊便死是也。推三关、脾土、运五经、猿猴摘果各二十,推肺经、运八卦、推四横纹各五十,掐五手指节三次, 鼻梁、眉心、心演、总筋、鞋带,以生姜热油拭之,或在腕上掐之。

第十二、慢惊∶因食之间,受其惊搐,脾经有痰,切牙,口眼歪斜,眼闭,四肢掣跳,心间迷闷,即是脾肾亏败,久疟被吓。推三关一百,补脾土、推肺经各二百,运八卦五十,掐手五指节、赤凤摇头各二十,天门入虎口,斗肘一十,运五经三十。若人事不省,于总筋心掐之,或鼻大小,于手青筋上掐之;若心间迷闷,掐住眉心,良久便好,两太,心演,用潮粉热油拭之, 心窝上下三壮,手足心各四壮,其气不进不出, 两掌心、肩膊上、喉下各一壮。

第十三、脐风惊∶因产下剪脐,入风毒于脐内,口吐白沫,四肢掣动,手拈拳,眼偏左右,此症三朝一七便发,两眼角起黄丹,夜啼,口内喉演有白泡,针挑破出血,即愈。推三关、肺经各十一, 囟门、绕脐各四壮,喉下、心中各一壮。

第十四、弯弓惊∶因饮食或冷或热,伤于脾胃,冷痰壅于肺经,四肢向后仰,哭声不出。推三关、补肾水、运八卦各一百,赤凤摇头、推四横纹、分各二十,推脾土二百。脚往后伸、 膝上下四壮,青筋缝上七壮,喉下二壮;手往后挽,将内关掐之。

第十五、天吊惊∶因母在风处食所伤,风痰络于胃口,头望后仰,脚往后伸,手望后撑,肺经有热。推三关、补肾水各五十,推脾土、分各一百,推肺经二百,飞经走气一十, 总筋、鞋带、喉下各一壮,绕脐四壮,大陵掐一下,总掐三下;若眼翻不下,囟门四壮,两眉二壮,耳珠下掐之。又总心往下掐抠之,仍用雨伞一撑起,将鹅一只,吊在伞下,扎鹅嘴,取涎水与儿吃之,便好。

第十六、内吊惊∶因当风而卧,风雨而眠,风痰太盛,哭声不止,遍身战动,脸青黄,眼向前内掣,脾经受病,其心不下是也。推三关、肾水各五十,推肺经、脾土、分各一百,运土入水二百,按弦摩五十,用竹沥小儿吞之;手缩,用细茶、飞盐各二钱,研为末,皂角末五分,黄蜡二钱,酒醋各半小钟,铫内化成饼,贴心窝,一时去药筋倒,用胶枣三枚,杏仁三十个,银磨水为饼,贴手足心即安。

第十七、胎惊∶因母得孕,食荤毒,受劳郁,儿落地,或软或硬,口不开,如哑形,即是在母腹中,中胎毒也。推三关三十,分一百,退六腑五十,飞经走气、运五经、天门入虎口、斗肘各二十,掐五指头。不醒, 绕脐四壮;若醒,口不开,用母将儿后心窝之;若肚起青筋, 青筋缝上七壮,喉下三壮。

第十八、月家惊∶因母当风而卧,或因多眠,或儿月内受风,痰壅心口,落地眼红撮口,手掐拳,头偏左右,哭不出声,肚起青筋,半月即发,肚腹气急,母食煎炒过多所致。推三关、肺经各一百,运八卦、推四横纹各五十,双龙摆尾二十,掐中指头、劳宫、板门。若不效, 青筋缝上、胸前各七壮,绕脐四壮,百劳二壮,即安。

第十九、盘肠惊∶因食生冷荤物,伤于脏腑,肚腹冷痛,食不进,人瘦软弱,肚起青筋,眼黄手软,六腑有寒。推三关、脾土、大肠、肺、肾经各一百,运土入水五十,脐第二十、锁心惊∶因食生冷过度,耗伤荣卫,鼻如鲜血,口红眼白,四肢软弱,好食生冷,皆因火盛。推三关二十,清心经三百,退六腑,分、清肾水各一百,运八卦、水底捞月、飞经走气各五十,即安。

第二十一、鹰爪惊∶因食受惊,夜眠受吓,两手乱抓,拈拳不开,仰上啼号,身寒战,手爪望下来,口望上来,是肺经有热,心经有风。推三关二十,清天河水二百,推肺经、清肾水各一百,打马过河、二龙戏珠各一十,天门入虎口,斗肘,将手足二弯掐之, 顶心、手心各一壮,太、心演、眉心俱 ,将潮粉围脐一周,大敦或火 。

第二十二、呕逆惊∶因夜睡多寒,多食生冷,胃寒腹胀,四肢冷,肚疼响,眼翻白,吐呕逆。推三关、肺经各一百,推四横纹五十,凤凰展翅一十,心窝、中脘,各 七壮。

第二十三、撒手惊∶因食不和,冷热不均,有伤脏腹,先寒后热,足一掣一跳,切牙,眼翻白,两手一撒一死是也。推三关、脾土各一百,运土入水、运八卦、赤凤摇头各五十,将两手相合,横纹侧掐之。若不醒,大指头掐之,上下气闭,二扇门、人中掐之;鼻气不进不出,吼气寒热,承山掐之;若泻,随症治之,先掐承山、眉心,后 总筋、两手背第二十四、担手惊∶因湿气多眠,或食毒物,乃伤脾土,眼黄口黑,人事昏迷,掐不知痛,双手往后一担而死是也。于太,太掐之,推三关、脾土、肺经、分各一百,黄蜂入洞一十,飞经走气、天门入虎口,斗肘各二十, 眉心、囟门各四壮,心窝七壮,曲第二十五、看地惊∶因食受惊,或夜眠受吓,或饮食冷热,两眼看地,一惊便死,口歪,手拈拳,头垂不起是也。推三关三十,天河水二百,赤凤摇头一十,推脾土八下,按弦摩, 绕脐、囟门各四壮,喉下二壮,用皂角烧灰为末,入童便及尿碱,用火焙干,将囟第二十六、丫凳惊∶两手如丫凳坐样。推三关一百,二扇门、飞经走气各一十,分、运八卦各五十, 曲池、虎口各四壮,若子时起可救,只宜拭之, 大口纹,即安。

第二十七、坐地惊∶如坐地样。推三关、委中、脐、鞋带各一百,二扇门一十,用桃皮、生姜、飞盐、香油、散韶粉和拭,即安,两膝、两关,、龟尾、用火 之。

第二十八、软脚惊∶软脚向后乱舞。脐, 螺蛳骨上侧缝各二壮,绕脐四壮,喉下三第二十九、直手惊∶双手一撤便死,直手垂下。先推眉心,用火 四壮,推三关,运曲池各五十,一窝风一百,后 总筋、手背上各四壮。

第三十、迷魂惊∶昏沉不知人事,不识四方。推三关、运八卦、推肺经、清天河水各一百,补脾土五百,凤凰展翅一十,掐天心、眉心、人中、颊车,后 心演、总筋,鞋带各一第三十一、两手惊∶两手丫向前。先将两手掐之,后 心演、总筋、囟门即愈。

第三十二、肚痛惊∶哭声不止,手抱腹,身展转。推三关、补脾土、二扇门、黄蜂入洞、推大肠经、脐、龟尾各一百,次月便发,肚腹气急,脐中烧一炷香,即愈;不愈,绕

【补遗】

孩儿惊∶手足缩住,先笑后哭,眼光、筋红白难治,紫黄不妨。于太掐之,用黄麻一束,烧灰,吹鼻中;不醒,中指掐之。

脐风惊∶将太、太掐之,太日起而红,酽醋一钟,韶粉炼之,红脉各处治之。

日起而红,将龟尾骨 之,天心一壮,吐则横门掐之,泻则中指掐之。初一为太日,初二为太日,余仿此。用黄麻烧灰,吹鼻中,掐中指。

水惊∶眼翻白睛,眼角起黄丹者。将韶粉飞盐,清油煎干,五心之,眼角、天心、太、太、掐抠三五次,即愈。

肚胀惊∶夜啼,肚上起青筋,肚胀如膨。将生姜、韶粉、桃皮、飞盐、和同拭眉梁心,眉心、太、囟门各四壮,喉下一壮,心中三壮,绕脐四壮。

凡看惊,掐筋之法,看在何,先将主病,起手掐三遍,后将诸,俱做三遍,掐之,每日掐三四次,其病即退。

【补遗·诸治法】

中指头一节内纹掐之,止泻,掐二次就

,往下推拂,治儿泻,女反之。

大陵后五分,为总心,治天吊惊,往下掐抠;看地惊往上掐抠。女子同。

板门,往外推之,退热,除百病;往内推之,治四肢掣跳。用医之手大拇指,名曰∶龙入虎口。用手拈小儿小指,名曰∶苍龙摆尾。

惊,大脚趾,掐中脚趾爪甲少许。

【补遗·病症死生歌】

手足皆符脾胃气,眼却与肾通神,两耳均匀牵得匀,要知上下理分明。孩儿立醒方无事,中指将来掌内寻,悠悠青气人依旧,口关眼光命难当。口眼歪斜人易救,四肢无应不须忙,天心一点掣膀胱,膀胱气馁痛难当。丹田斯若绝肾气,闭涩其童命不长,天河水遍清水好,眼下休黑白冲。掌内如寒难救兆,四肢麻冷定人亡。硬气冷决昏沉,紫上筋纹指上寻,硬气粗或大小,眼黄指冷要调停。肾经肝胆肾相连,寒暑加作楚煎,脐轮上下全凭火,眼翻手掣霎时安。口中气出热难当,吓得旁人叹可伤,筋过横纹人易救,若居坎离定人亡。吐泻皆因筋上转,横门四板火来提,天心上分高下,再把螺蛳骨上煨。鼻连肺经不知多,惊死孩儿脸上过,火盛伤经心上刺,牙黄口白命门 。口嗌心拽并气喘,故知死兆采人缘,鼻水口黑筋无脉,命在南柯大梦边。

【补遗·辨三关】

凡小儿三关青,四足惊;三关赤,水惊;三关黑,人惊。有此通度三关候脉,是急惊之症,必死。余症可知。

风关青如鱼刺易治,是初惊,色黑难治。气关青如鱼刺,主疳劳身热易治,用八宝丹,每服加柴黄芩;色黑难治。命关青如鱼刺,主虚风邪附脾,用紫金锭,每服加白术、茯苓风关青黑色如悬针,乃水惊,易治。气关如悬针,主疳,兼肺脏积热,用保命丹,每服加灯心、竹叶。命关有此是死症。

风关如水字,主膈上有痰,并虚积停滞,宜下。气关如水字,主惊风入肺,咳嗽面赤,用体前丹。命关如水字,主惊风疳症,极力惊,用芦荟丸。通过三关,黑色不治。

风关如乙字,主肝惊风。气关如乙字,主急惊风。命关如乙字,主慢惊脾风。青黑难治风关如曲虫,主疳病积聚。

【补遗·婴童杂症】

潮热方∶不拘口内生疮,五心烦热,将吴茱萸八分,灯心一束,和水捣烂成一饼,贴在男左女右脚心里,裹住,退药后,推三关十下。

一、虚疟∶补脾土四百,推三关、运八卦、推肾经、肺经、清天河水各三百。

二、食疟∶推三关、运八卦各一百,清天河水二百,推脾土三百,肺经四百。

三、痰疟∶推肺经四百,推三关、运八卦、补脾土、清天河水各二百。

四、邪疟∶推肺经四百,推三关、六腑各三百,运八卦、补脾土、清天河水各二百,各随症加减,五脏四指,六腑一截二指。

五、痢赤白相兼,寒热不调,感成此疾,用姜汁车前草汁,略推三关、退六腑、清天河水,水底捞月,分

六、禁口痢∶运八卦,开胸,脐为之。推三关,退六腑,大肠经各一百,清天河水四十,推脾土五十,水底捞月一十,凤凰展翅,泻用蒜推。补脾土,用姜推。

七、头疼∶推三关、分、补脾土、大肠经各一百, 七壮,池一百;不止,掐池。

八、肚痛∶推三关、分、推脾土各一百,脐五十,腹胀推大肠;不止,掐承山九、湿泻不响∶退六腑、脐及龟尾各二百,分、推脾土各一百,水底捞月三十。

十、冷泻响∶推三关二百,分一百,推脾土五十,黄蜂入洞,脐及龟尾各三百,天门入虎口、斗肘各三十。

十一、治口内走马疳∶牙上有白泡,退六腑、分各一百,水底捞月、清天河水各三十,凤凰展翅,先推,后用黄连、五倍子煎水,鸡口中洗。

小儿眼光指冷∶将醋一钟,皂角一片,烧灰为末,贴心窝。若吐即去药,用绿豆七粒,水浸研细,和尿碱为饼,贴囟门。

小儿四肢冷∶将明矾钱半,炒盐三钱,黄蜡二钱,贴脐上。若气急,取竹沥服之。

小儿遍身热不退∶用明矾一钱,鸡清调匀,涂四心即退。若不退,用桃仁七个,酒半钟,擂烂,贴在鬼眼便好。

小儿肚胀作渴、眼光∶用生姜,葱白一根,酒半钟,擂烂吞下,则眼不光,又将雄黄不拘多少,烧热放在脐上,之即安。脚麻用散麻煎水,四心之。

小儿膀胱气∶将黄土一块,皂角七个,焙为末,用醋和黄土炒过为饼,贴尾闾好。

小儿遍身肿∶用椒,糯米,绿豆各七粒,黄土七钱,醋一钟,通炒过,袱包遍身拭小儿不开口∶将朱砂一钱研末,吹入鼻中即安。

小儿咳嗽∶掐中指第一节三下,若眼垂,掐四心。

小儿身跳∶推肾筋后四心之。

小儿喉中气响∶掐大指第二节。

【补遗·诊脉歌】

小儿有病须凭脉,一指三关定其息,浮洪风盛数多惊,虚冷沉迟实有积。小儿一岁至三岁,呼吸须将八至看,九至不安十至困,短长大小有邪干。小儿脉紧是风痫,沉脉须至气化难,腹痛紧弦牢实秘,沉而数者骨中寒。小儿脉大多风热,沉重原因食结,弦长多是胆肝风,紧数惊风四指掣。浮洪胃口似火烧,沉紧腹中痛不竭,虚濡有气更兼惊,脉乱多痢大便血。前大后小童脉顺,前小后大必气咽,四至洪来若烦满,沉细腹中痛切切。滑主露湿冷所伤,弦长客忤分明说,五至夜深浮大昼,六至夜细浮昼别,息数中和八九至,此是仙人留妙

【补遗·识病歌】

要知虎口气纹脉,倒指看纹分五色,黄红安乐五脏和,红紫依稀有损益,紫青伤食气虚烦,青色之时症候逆。忽然纯黑在其间,好手医人心胆寒,若也直上到风关,迟速短长分两端,如槍衡射惊风至,分作枝叶有数般,弓反里顺外为逆,顺逆连病已难,叉头长短尤可救,如此医工仔细看。男儿两岁号为婴,三岁四岁幼为名,五六次第年少长,七龆八龄朝论文,九岁为童十稚子,百病关格辨其因。十一痫疾方癫风,疳病还同劳病攻,痞癖定为沉积候,退他潮热不相同,初看掌心中有热,便知身体热相从,肚热身冷伤食定,脚冷额热是感风,额冷脚热惊所得,疮疹发时耳后红。小儿有积宜与塌,伤寒两种解为先,食泻之时宜有积,冷泻须用与脾,小儿宜与涩脏腑,先将带伤散与之。孩儿无事忽大叫,不是惊风是天吊,大叫气促长声粗,误食热毒闷心窍,急后肚下却和脾,若将惊痫真堪笑。痢疾努气眉头皱,不努不皱肠有风,冷热不调分赤白,脱因毒热相攻,十二种痢何为恶,禁口刮肠大不同。孩儿不病不可下,冷热自汗兼自下,神因囟陷四肢冷,干呕气虚神却怕,吐虫面白焦枯,疳气潮热食不化,鼻塞咳嗽及虚痰,脉细肠鸣烦躁讶,若还有疾宜速通。下了之时心上脱。孩儿食热下无妨,面赤青红气壮强,脉弦红色肚正热, 腮喉痛尿如汤,屎硬腹胀胁肋满,四肢浮肿夜啼长,遍身生疮肚隐痛,下之必愈是为良。

【补遗·诸症治法】

胎寒∶孩儿百日胎寒后,足屈难伸两手拳,口冷腹胀身战栗,昼啼不已夜嗷煎。

胎热∶三朝旬外月余儿,目闭泡浮症百推,常作呻吟火燥起,此为胎热定无疑。

脐风∶风邪早受入脐时,七日之间验吉凶,若见肚脐口中色,恶声口气是为凶。

脐突∶孩儿生下旬余日,脐突先浮非大疾,秽水停中自所因,徐徐用药令消释。

夜啼∶夜啼四症惊为一,无泪见灯心热烦,面莹夹青脐下寒,睡中顿哭是神干。

急惊∶面红卒中浑身热,唇黑牙关气如绝,目翻搐搦喉有痰,此是急惊容易决。

急惊∶急惊之后传如疟,外感风邪为气虚,略表气和脾与胃,然后寒热得消除。

慢惊∶虚病已深,吐泻后睡扬HT 睛,神昏按缓涎流甚,此症分明是慢惊。

搐症∶搐症须分急慢惊,亦由气郁致昏沉,良医亦治宜宽气,气下之时搐自停。

诸风∶诸风夹热引皮肤,凝结难为预顿除,颊肿须防喉舌内,要除风热外宜涂。

伤积∶头疼身热腹微胀,足冷神昏只眠,因食所伤脾气弱,不宜迟缓表为先。

吐泻∶脾虚胃弱病源根,食谷水和运化行,清浊邪干成吐泻,久传虚弱便生风。

伤寒∶伤寒之候有多般,一概相推便救难,两目见红时喷嚏,气粗身热是伤寒。

伤风∶伤风发热头应痛,两颊微红鼻涕多,汗出遍身兼咳嗽,此伤风症易调和。

夹食∶鼻涕头疼时吐逆,面红面白变不一,此因夹食又伤寒,发表有功方下积。

夹惊∶身微有热生烦躁,睡不安兮神不清,此是伤风感寒症,亦宜先表次宁心。

赤白∶小儿之痢细寻推,不独成之积所为,冷热数般虽各异,宽肠调胃在明医。

五痢∶痢成五色岂堪闻,日久传来神气昏,头痛肚疼苦为最,便知小儿命难存。

五疳∶五疳之脏五般看,治法推详事不难,若见面黄肌肉瘦,齿焦发落即为疳。

走马疳∶走马疳似伤寒毒,面色光浮气喘胸,若见牙焦腮有血,马疳如此是真形。

门脱露久难收,再成风伤是可忧,沉自先传脾胃得,更详冷热易为瘳。

诸疝∶诸疝原来各有名,盖因伤热气侵成,始分芍药乌梅散,匀气金铃与五灵。

咳嗽∶咳嗽虽然分冷热,连风因肺感风寒,眼浮痰盛喉中响,戏水多因汗未干。

∶小儿 为声啼,吃以酸咸又乱之,或自肺风伤水湿,风冷热聚为良医。

腹痛∶大凡腹痛初非一,不独 瘕与 癖,分条析类症多般,看此语中最详悉。

口疮∶心脾胃热蒸于上,舌与牙根肉腐伤,口臭承浆分两处,有疮虽易治四方。

目症∶生下余旬目见红,盖因腹受热兼风,凉肝心药最为妙,疝气痘疮宜别攻。

重舌∶孩儿受胎诸邪热,热壅三焦作重舌,或成鹅口症堪忧,用药更须针刺裂。

【补遗·陈氏经脉辨色歌】

小儿须看三关脉,风气命中审端的,青红紫黑及黄纹,屈曲开了似针直。三关通青四足惊,水惊赤色谁能明,人惊黑色紫泻痢,色黄定是被雷惊(按此与仙授诀不同,再验之)。或青红纹只一线,食伤脾惊热见,左右三条风肺痰,此时伤寒咳嗽变。火红主泻黑相兼,痢疾之色亦如然,若是乱纹多转变,沉 难起促天年。赤色流珠主膈热,三焦不和心烦结,吐泻肠鸣自利下,六和汤中真口诀。环珠长珠两样形,脾胃虚弱心胀膨,积滞不化肚腹痛,消食化气药堪行。来蛇去蛇形又别,冷积脏寒神困极,必须养胃倍香砂,加减临时见药力。

弓反里形纹外形,感寒邪热少神,小便赤色夹惊风,痫症相似在人明。槍形鱼刺水字纹,风痰发搐热如焚,先进升麻连壳散,次服柴大小并。针形穿关射指甲,一样热惊非 呷,防风通圣凉膈同,次第调之休乱杂。医者能明此一篇,小儿症候无难然,口传心授到家地,遇地收功即近仙。

此诀即徐氏水镜诀之意,陈氏敷演之,取其便诵也。

【补遗·论虚实二症歌】

实症∶两腮红赤便坚秘,小便黄色赤不止,上气喘急脉息多,当行冷药方可治。

虚症∶面光白色粪多青,腹虚胀大呕吐频,眼珠青色微沉细,此为冷痰热堪行。

【补遗·五言歌】

心惊在印堂,心积额两广,心冷太位,心热面颊装。肝惊起发际,脾积唇焦黄,脾冷眉中岳,脾热大肠侵。肺惊发际形,肺积发际当,肺冷人中见,肺热面腮旁。肾惊耳前,肾积眼胞厢,肾冷额上热,肾热赤苍苍。

【补遗·附辩(《医统》)】

或问《铜人》、《千金》等书空多,《十四经发挥》所载空少,如风市、督俞、金津玉液等,彼有此无,不同何也?曰∶《十四经发挥》据《素问》骨空篇论及王注,若《铜人》、《千金》等皆偏书,非黄岐正经也。

或问∶睛明、迎香、承泣、丝竹空,皆禁灸何也?曰∶四近目,目畏火,故禁灸也。

以是推之,则知睛明不可灸,王注误矣。

或问∶用针浑是泻而无补,古人用之,所以导气,治之以有余之病也。今人鲜用之,或知其无补而不用欤?抑元气禀赋之薄而不用欤?或斫丧之多而用针无益欤?抑不善用而不用欤?经曰∶不足者之以气,不足者补之以味。针乃砭石所制,即无气,又无味,破皮损肉,发窍于身,气皆从窍出矣,何得为补?经曰∶气血俱不足,勿取以针,和以甘药,是也,又曰∶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皆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重竭其气,老者绝灭,壮者不复矣。若此谓者,皆是有泻而无补也。

或问∶病有在气分者,有在血分者,不知针家,亦分气与血否?曰∶气分、血分之病,针家亦所当知。病在气分,游行不定;病在血分,沉着不移。以积块言之,腹中或上或下,或有或无者,是气分也;或在两胁,或在心下,或在脐上下左右,一定不移,以渐而长者,是血分也。以病风言之,或左手移于右手,右足移于左足,移动不常者,气分也;或常在左足,或偏在右手,着而不走者,血分也。凡病莫不皆然。须知在气分者,上有病,下取之,下有病,上取之;在左取右,在右取左。在血分者,随其血之所在,应病取之。苟或血病泻气,气病泻血,是谓诛伐无过,咎将谁归!或问∶今医用针,动辄以袖复手,暗行指法,谓其法之神秘,弗轻示人,惟恐盗取其法者,不知果何法耶?曰∶《金针赋》十四法,与夫青龙摆尾等法,可谓已尽之矣;舍此而求他法之神秘,吾未之信也。今若此者,不过过为诡妄,以欺人耳。纵为至巧,殆必神亦不,针亦不灵也。奚足尚哉!或问∶有医置针于,略不加意,或谈笑,或饮酒,半饷之间,又将针拈几拈,令呼几呼,仍复登筵以饮,然后起针,果能愈病否乎?曰∶经云∶凡刺之真,必先治神。又云∶手动若务,针耀而匀,静意视义,观适之变。又云∶如临深渊,手如握虎,神无营于众物。又云∶如侍所贵,不知日暮。凡此数说,敬乎怠乎?若谈笑饮酒,不敬孰甚,安能愈病哉?业医者,当深长思矣!

【补遗·益】

一、医官逸林刘氏云∶凡针痰气,先转针头向上,令痰散动,然后转针头向下,令气泄一、针痞块,先将痞根按之,如指大坚硬者,用针频频刺烂,庶块易消。

一、太医院医官继洲杨氏云∶凡针腹上,令患人仰卧,使五脏垂背,以免刺患。又云∶前面深似井,后面薄似饼。用针前面宜深,后面宜浅。

【出处】:

中医药文献博览-针灸推拿-针灸大成-卷十
针灸大成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zhenjiudache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本草纲目拾遗素女经白话千金方本草纲目黄帝内经白话文普济本事方伤寒论厚黑学白话文奇门遁甲统宗原文棋经十三篇原文及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