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永乐剑侠

第20回 伏虎降龙

永乐剑侠 | 作者:单田芳 | 更新时间:2017-06-19 21:56:37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明史演义《雍正剑侠图》(童林传)说唐全传红楼梦
徐轮听了马艳玲的话,乐得蹦起多高。马艳玲抿嘴一笑:“瞧你,一点正经也没有,

快把图收好回去吧。”徐轮说:“请转告我岳父,待拿住朱胖子后,再一块儿谢他吧。”

“那我呢?”徐轮笑眯眯地说:“等你过了门儿,我多多地疼你、爱你也就是了。”

“缺德的!”马艳玲扬起小拳头,拉出要打徐轮的样子。徐轮不住作揖告饶。躲在树后

的老剑客吴贞看得清楚,听得明白,忙把嘴捂住,恐怕笑出声来。

徐轮收敛笑容,严肃地说:“明晚免不了一场凶杀恶战,你可要保重啊!”马艳玲

点点头说:“我心里有底,你尽管放心就是。你也应该当心点。”徐轮晃着脑袋说:

“我是福将,福大、命大、造化大,无论何时何地遇上什么不测,都能逢凶化吉,遇难

呈祥。”“但愿如此。”一对未婚小夫妻,恋恋不舍。

徐轮抬头看了看天说道:“不早了,我该回山 令了。”说罢,一狠心跑出了树林。

马艳玲轻轻打了个唉声,也回了降龙庄。

小矬子徐轮一口气跑回琅琊山,巡山的哨长告诉他,常王爷 正在聚义厅等着他呢。

徐轮点头,径直走进大厅。抬头一看,老少英雄全在。正座是常茂,上垂首是吴贞、朱

森、田伯超,下垂首是徐方、梁泰、 强、武尽忠和武尽孝。

徐轮冲众人一拱手,献上草图。刚要禀报经过,常茂说:“别说了,我全知道了,

你就谈谈与马艳玲是怎么亲热的吧。”众人听了哄堂大笑,把徐轮笑得丈二金刚摸不着

头脑。

吴贞笑道:“傻孩子,你在明处与艳玲接头,我在暗中保镖,你俩的说话和举动,

都被我听了个明白,看了个真切。”徐轮说:“好哇,当爷爷的干这种事,太丢人了。”

徐方一拍桌子:“少说废话,快说正经事吧。”徐轮把草图摊开,用手指点着,详细地

讲说了一遍。

众人大喜,徐方说:“光乐可不行,咱们都得把草图记在心里。”吴贞说:“这话

很对,必须做到人人心中有数,才可以临阵不慌。”

在座诸位都认真地默记着。常茂寻思了好一会儿,转身问徐方:“你看怎样动手

好?”徐方晃着枣核儿脑袋说:“你是大军统帅,怎么倒问起我来了?”常茂推了徐方

一下说:“你别装相好不好,打这种仗,你比我内行。”“好吧,那就却之不恭了。”

徐方清了清嗓子,环视着众人说:“明晚一战,非同寻常,无论如何,也得彻底剿

灭叛军,活拿朱胖子,为国立功,为民除害。”众人屏息凝神,仔细地听着。

徐方接着说:“我和徐轮为头一路,解决外围墙,对付混蛋太岁罗镖,然后打开庄

门,放起号炮,迎接你们进庄,我们爷俩再去找马敬一,解决内墙,开放二道门。假如

一切顺手,我们就直扑内厅,去抓朱胖子。”徐方喘口气又说:“朱森、田伯超、 强,

你们三位带兵五百,于明晚三更之前,埋伏在伏虎坡下,四更正点发起猛攻,一定要把

孙大有解决了,拂晓前占领伏虎坡,勿使一寇漏网!”朱森三位点了点头。徐方对吴贞

说:“您老一个人为一路,旁的甭管,专门去活捉朱胖子,千万可别叫他跑了。”“明

白了,这件事我管到底,不敢说有把握,可也万无一失。”众人大笑。

徐方对常茂说:“你多带兵马,把降龙庄 围住,既可防止贼人漏网,又可挡住

增援之敌,倘若外围出了差错,可要由你负责。”“好吧,外边的事都 给茂太爷了,

我准保连一只鸟也飞不出去!”

武尽忠、武尽孝问道:“我们呢?”徐方道:“你们哥俩和梁泰把守山寨,防止棋

胜不顾家,这是头一条。倘若事情发生变化,你们哥儿俩就率一千人马驰援,听侯常茂

的调遣,梁泰照样看守山寨。”“明白了。”三将领命。

徐方又叮咛说:“大家把时辰记好,明晚四更正点一齐下手,各行其是,谁也别等

谁,谁也别靠谁,拂晓前解决战斗。”“遵命!”

次日,众人养蓄锐,睡了一天,掌灯后各带兵刃出发了。

这天晚上云密布,漆黑一片,人马偷偷地向降龙庄挺进。二更过后,探马来报,

离降龙庄仅有五里地了。众将按原定计划迅速分开,各行其是。

徐方和徐轮,施展陆地飞行术,直奔降龙庄。工夫不大,就来到了东墙外。但见围

墙上灯光闪闪,人影晃动,不时传出口令声和咳嗽声。他俩往地上一躺,一个就地十八

滚,滚到护墙沟里,又用蝎子倒爬墙的功夫,爬上对岸,如此反复了三次,终于靠近了

墙根。徐方让徐轮放哨,他用链子飞抓抓住墙头,三下两下就攀上去了,仔细听了听没

有意外,然后贴着墙滑落到院中。他们刚离开,巡逻的叛军就到了,爷俩不敢在墙下耽

搁,飞快地蹿到正厅房后。

正厅里灯光晃动,罗镖正在大声咋呼:“小顺子!”“有。将军有什么吩咐?”

“告诉弟兄们,叫他们都给我精神点儿,谁要是偷着打盹儿,本将军可不客气!”小顺

子忙说:“罗将军,您就放心吧,今晚我带班,他们谁也不敢偷懒。”“好吧,你先下

去,一会儿我就查岗。”“是、是。”

徐方轻轻地把后窗户纸捅破,朝屋中窥视,就见罗镖穿着一身软缎内衣 ,盘腿坐在

床 上,床 头柜上放着茶壶茶碗、酒瓶子和几样糕点,墙上挂着宝剑,门后戳着他那对五

刃锋,箱子盖上堆放着甲胄,屋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罗镖靠着被垛,满脸怒气和酒气,

双眉紧蹙,时而唉声叹气,时而以拳捶床 。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烦躁不安。徐方心说,

老小子,今晚就是你驾鹤西游的好日子,你就不用再烦恼了!

自从起兵失败后,罗镖处处受到薛长策的排挤,跟怀王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尤其

这次兵败琅琊山,怀王不但不反躬自责,反倒把罪责推到罗镖身上,说他妄自尊大,致

使将帅不和;又说他嫉贤妒能,不能容人。罗镖当然不服,和朱珺吵了一场。怀王一怒

把他派到前院,守把外围墙,就连铁天池、马敬一等人也比他受重用。罗镖本想出走,

但又投奔无门,只得暗生闷气。自从退守降龙庄后,他整日醉醺醺的,动辄就拿手下的

人出气。今晚他又喝多了,想到功名富贵都化成了泡影,照这样下去,连个葬身之地都

没有了。要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追悔莫及。听说岳州大守韩炯、衡太守苏长禄和

总兵司马尚信,已分别派人送来书信,说三路大军不久即可开赴安徽救驾,叫怀王

稍安勿躁,做好接应。可眼下岌岌可危,还是不见援军的影子,这些龟孙子,不知耍的

什么弯弯绕。

罗镖想着想着,脑袋发沉,往后一仰就睡着了。亲兵们都知道他爱找毛病,乘此机

会都悄悄溜走了。徐方见此心中暗喜,低声对徐轮说:“先甭急,不到四更别动手。”

徐轮点头称是。他们躲到院中的花丛里,平心静气地等着。

巡逻的叛军一看都快四更天了,困劲儿也上来了,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找块僻静

之处,蜷缩着身子睡了。那个带班的小顺子,一看罗镖睡了,也跑回自己屋里,蒙头睡

去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罗镖的呼声时高时低地响着。又过了一会儿,从庄外传来更

梆之声 ,四更天到了!

徐家叔侄以闪电般的速度纵出花丛,顺庑廊转到前门,一前一后摸进正厅。徐轮警

戒,徐方一个箭步跳到床 前。罗镖依然沉睡着。徐方眼盯着罗镖,一抬腿抽出雪亮的匕

首,暗自说道:“罗镖哇罗镖,休怪我不念当初的情义,这是你咎由自取,你就这么舒

舒服服上西天吧。”他对准罗镖的气管,一刀扎了进去,罗镖的身子猛然颤了两下,再

也不动了。徐方把匕首拔出来,然后把罗镖的身子按住,用罗镖的宝剑把他的头割了下

来,一手提双棒,一手提人头,转身来到外屋。

徐轮低声问道:“怎么样?”徐方把人头往前一递,徐轮吓得一蹦说:“叔,你可

够狠的。”徐方冷笑道:“生死关头,不狠点行吗?你不杀他,他就得杀你。快去把庄

门打开。”“是了。”徐轮纵身跳到院里,撒脚如飞,直奔庄门而去。

门洞里有四个叛军坐班,他们正迷迷糊糊地打盹儿,突然被徐轮的脚步声惊醒:

“谁呀?”“我!”徐轮人到话到兵刃到,五行轮左右开弓,这四位当即就全完了。徐

轮从他们身上搜出钥匙,把大铁锁打开,然后把两扇庄门开放,又从背后取出信炮,用

火扇子引着,“哧”的一声,信炮飞向天空,紧接着火光一闪,发出清脆地爆炸声。随

着这声信炮,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了喊杀声,惊天动地,如海潮咆哮,似万马奔腾,整个

降龙庄和伏虎坡沸腾了。

事先被常茂派在这里的两千名官军,见庄门大开,信炮轰鸣,便一跃而起,好像下

山的猛虎,冲进降龙庄。徐方迎上去问道:“谁是带兵的主将?”“我,姚成!”徐方

说:“赶快占领外围墙,不准走脱一个叛军!”“遵命!”“冲啊!杀呀!活捉朱珺

哪!”

小顺子从梦中惊醒,手握利斧,狂叫着冲到院里,守卫前院的叛军也随之从四面八

方赶来。

徐方一个箭步跳到小顺子眼前,把罗镖的人头往上一举,喝道:“尔等听着,官军

已把你们包围了,降者免死,顽抗者就跟他一样!”

叛军借灯光一看,原来是罗镖的脑袋,顿时威风扫地,小顺子转身要跑,被徐轮手

起一轮,砍下了人头:“谁还敢顽抗!”叛军见状,骨软筋酥,全都缴械投降了。

徐方和徐轮直扑内墙,刚到门口,就见门户大开,马敬一、马艳玲、王铎、宫道陵、

兰廷玉五位接出门外。艳玲姑娘冲徐轮一招手,跑到近前说:“我们已经把内墙攻占了,

往里请吧。”“等等,你先给指引一下,也好称呼哇。”马艳玲忙把徐家叔侄介绍给父

亲及另外三人。

徐方冲他们一抱拳:“列位,不打不相识,没想到咱们打来打去,打到一块儿来了。

感谢列位帮忙,我一定申奏皇上,为列位请功。”马敬一说:“全怪老朽误信谗言,助

纣为虐,真是追悔莫及。”徐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哪有工夫唠这些,快抓朱胖子

要紧!”“对呀!”众人兵合一处,由马敬一和徐方率领,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体,

飞奔内宅。

老剑客吴贞,肩负重任,来抓怀王朱珺。三更过后,凭着他一身绝技,越过两道围

墙,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后宅,躲在房上的天沟里,隐身形朝下观看,只见东套间灯

光明亮,传出一阵阵哭泣的声音。老剑客不解,双脚扣住瓦,身子倒挂后房檐上,

使了个夜叉探海,往屋中观看,见有个女人斜坐在床 边哭泣,看屋中的摆设,很是豪华,

肯定是朱珺下榻之处。朱胖子哪里去了?这个女人又是何人?老剑客边看边思索着。

院中脚步声响,有个男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冲女子笑着说:“你哭什么?难道我

配不上你?”说着把女人拦腰抱住,狂吻不止。那女人拼命挣扎,边挣扎边说:“我不

愿意,我就是死了也不愿意!”那人冷笑道:“怀王已把你玩儿腻了才赏赐给我,今晚

我就要睡在这里。你是笼中的鸟,网中的鱼,我口中的一块肉,不愿意又有什么用?”

说着就把女人按倒在床 上。

吴贞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怒满胸膛。突然屋中传出女人的哀叫声。吴贞定神

一看,那男人将匕首按到那女人的脑门上,森森地说:“再反抗我就把你的两只眼珠

挖出来!”那女人仍不示弱,又踢又打,好像发了疯。那男人气急败坏,一翻腕子,就

要下毒手。

吴贞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扬手把飞蝗石投进屋去,正打到那男人的后脑勺上,疼得

他“哎哟!”一声,匕首掉到了床 上。吴老剑客推开后窗户,迅捷地飘落在那男人近前。

那男人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对准吴贞的面门就是一个冲天炮。吴贞一歪头,把拳头躲

过,探双指在他软肋上戳了一下:“别动!”那男人真听话,直着眼,探着身,张着嘴,

一动也不动了。原来吴贞使的是点穴法,锁住了那人的经络,他想动也动不了啦。

那个女人急忙坐起,把衣服穿好,吃惊地望着吴贞。吴老剑客低沉而又威严地问道:

“你是什么人?”“我,我叫婵婵,是他们抢来的。”“朱珺到哪里去了?快说!”婵

婵摇摇头,指着那男人说:“你问他吧,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婵婵说:“他就是降龙庄的庄主孙大有,绰号陆地金鳌。”

“你们这是什么关系?搞的是什么名堂?”婵婵流泪道:“怀王败走降龙庄,把我

也抢到了这里。怀王预感到形势不妙,便拼命收买 羽,给他们加官赐爵,这个孙大有

便是其中的一个。此人在朱珺面前说一不二,朱珺对他又敬又怕。不知他俩定下什么密

约,朱珺就把我送给了他。昨晚朱珺对我说,孤把你赠送给孙将军了,明晚你就陪他侍

寝。天一亮他就走了,到现在也没露面,不知到何处去了。”说罢又哭。

吴贞听罢,焦躁万分,转身将孙大有倒翦双手,牢牢捆好,又朝穴位上猛拍了一掌,

刹那间经络开通,血流舒畅,孙大有“哎呀”一声透过气来。吴贞把宝剑顶在他项下,

喝问道:“朱珺何在?不说就宰了你!”孙大有冷笑道:“你是什么人?!”“老朽乃

通臂猿猴吴贞是也。”

孙大有倒吸一口冷气,暗道:“怪不得他进降龙庄如入无人之境呢,原来是武林界

的老祖宗。”忙哀求道:“老剑客,我说,我说。不过我有个条件,您得饶我这条命。”

“可以,你可得讲真话,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孙大有咽了口唾沫说:“小人平生好

色,有妻妾二三十个,但都不及婵婵好看。朱珺也是个酒色之徒,看上了我的小妾大白

梨,昨天早饭后,他要我把小妾让给他,我索性向他提出拿婵婵对换才行,朱珺也同意

了。就这样,他今晚宿到伏虎坡,我到这儿来找婵婵,这就是事实。”“呸!不知死活

的东西!下流透顶!”

正在这时,住在西套间的薛长策听见响动,带着几个亲兵来到东套间,正好把吴贞

堵在屋里。薛长策惊呼道:“老匹夫,原来是你?!”说着掣剑在手,指挥亲兵:“上,

把他给我拿下!”孙大有企图趁机逃走,被吴贞一剑劈为两段。坐在床 上的婵婵哭叫道:

“老人家,别扔下我,救救我这苦命人吧。”吴贞无奈,拉着婵婵往外就冲。薛长策深

知吴贞不好对付,忙命人快去调兵。吴贞无奈,只得把婵婵背到身上,纵身上房。

恰在这时,信炮响了。薛长策情知不妙,急忙舍弃吴贞,指挥众亲兵突围。但未等

他们冲出去,徐方、徐轮、马敬一、马艳玲等就杀到了。薛长策厉声问道:“马敬一,

是你出卖了我们?”马敬一冷笑道:“尔等背天理逆人心, 作非为,这等乱臣贼子,

人人得而诛之,还敢强词夺理!”马艳玲道:“爹,不用跟他嚼舌头了,看我的!”

马艳玲身形一纵,手舞双钩直刺薛长策。薛长策一无战马,二无大戟,只得以剑招

架。徐轮怕艳玲有失,摆双棒加入战 。薛长策腹背受敌,招架不住,抽身便走。徐方

喝道:“别走,你看这是什么?”薛长策一扭头,一只枣核儿镖正中面门,顿时血流如

注。薛长策仰面摔倒,被王铎和宫道陵拿住。徐方说:“要活的,还得取他的口供呢。”

铁天池、丘殿坤领兵来到,双方展开混战。马敬一使出拿手的八仙剑,战住铁天池,

徐方战住丘殿坤。徐轮和马艳玲冲进屋去捉拿朱珺,结果屋内空空,除了几具体之外,

连个人影都不见。他们又回到院里。此刻,铁天池胸口流着血,躺在地上已经不动弹了。

丘殿坤还在顽抗。徐轮两眼冒火,冷不丁蹿到丘殿坤身后,飞起一脚把他踢倒,马艳玲

跨前一步将其生擒活拿。

天将破晓,战斗结束,官军控制了降龙庄。徐方对伏虎坡的情况不摸底,打算派人

去看看。就在这时,朱森兴冲冲地跑来了。徐方急忙迎上去问:“看样子挺顺利吧?”

朱森道:“瓜熟自落,顺利极了。”遂把经过讲说一遍。

四更时,朱森、田伯超听见号炮声,立刻向伏虎坡发起进攻。野人熊 强冲在最前

面。驻守在这里的都是降龙庄的庄丁,平时缺乏训练,散慢成性,如果孙大有在这儿看

着,他们还不敢偷懒,偏巧今晚孙大有不在,这些庄丁就放了假了,有喝酒的,聚赌的,

嫖女人的,睡大觉的,还有一伙溜下伏虎坡,到附近的村庄去抢东西的,简直是一盘散

沙。待官军冲到他们面前时,这些人连刀槍都摸不着了,只好乖乖地做了俘虏。不到一

顿饭的工夫,战斗就结束了。

就在这时,老剑客吴贞跑来了。他说:“快拿朱胖子,他就在这里。”“是吗?”

朱森等疑惑不解,急忙领人搜查,结果在后屋的暗室里把朱珺堵住了,朱胖子尿了一裤

子,又哭又喊,官兵像拖猪似地把他拉到前厅。田伯超嘲笑说:“王驾,要保重贵体呀,

说不定皇上念及骨肉之情还会让你再度监国呢。”朱森威严地说:“告诉你,你可放聪

明点,不听话可要吃眼前亏的!”就这样,他们攻占了伏虎坡,押着俘虏和朱胖子来到

降龙庄。

天亮了,徐方、田伯超等人兵合一处,押着大批俘虏,胜利返回琅琊山。常茂仍留

在降龙庄,继续剿匪安民,月底才回到山寨。

永乐帝听说京城出了事,也提前回銮了。

常茂和徐方联名上本,报告了剿灭反叛的经过,请旨定夺。

永乐帝接本后,派钦差驰赴琅琊山宣旨:

常茂、徐方、田伯超、朱森、徐轮、马艳玲、吴贞、心慈、梁泰等立刻进京陛见;

奖赏一切有功人员。

厚葬死者,重修勇安王府和田再镖的府第。赐朱珺自缢,薛长策、丘殿坤等凌迟。

余者不究。婵婵赐嫁。

常茂、徐方等拜过圣旨,领兵回到京城,受到永乐帝盛宴款待,着光禄寺设宴贺功。

徐轮、马艳玲奉旨完婚。这才是:



争名夺利几时休,

庸人玩火把命丢。

倒行逆施遭严惩,

一枕黄粱付东流!

永乐剑侠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yonglejianxi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薛丁山征西小说说呼全传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小五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