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百家经典 >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

士虞礼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 | 作者:佚名 | 更新时间:2017-06-01 09:14:24
推荐阅读:列子臆说宗镜录略讲庄子南华老子他说荀子墨子论语别裁《春秋繁露》原文孝经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
【原文】

士虞礼。特豕馈食,侧亨于庙门外之右,东面。鱼腊爨亚之,北上。饎爨在东壁,西面。设洗于西阶西南,水在洗西,篚在东。尊于室中北墉下,当户,两甒醴、酒,酒在东。无禁,幂用絺布,加勺,南枋。素几,苇席,在西序下。苴刌茅,长五寸,束之,实于篚,馔于西坫上。馔两豆菹、醢于西楹之东,醢在西,一鉶亚之。从献豆两亚之,四笾亚之,北上。馔黍稷二敦于阶间,西上,藉用苇席。匜水错于槃中,南流,在西阶之南,箪巾在其东。陈三鼎于门外之右,北面,北上,设扃鼏。匕俎在西塾之西。羞燔俎在内西塾上,南顺。

主人及兄弟如葬服,宾执事者如吊服,皆即位于门外,如朝夕临位。妇人及内兄弟服、即位于堂,亦如之。祝免,澡葛絰带,布席于室中,东面,右几,降,出,及宗人即位于门西,东面南上。宗人告有司具,遂请拜宾。如临,入门哭,妇人哭。主人即位于堂,众主人及兄弟、宾即位于西方,如反哭位。祝入门,左,北面。宗人西阶前北面。

祝盥,升,取苴降,洗之,升,入设于几东席上,东缩,降,洗觯,升,止哭。主人倚杖,入。祝从,在左,西面。赞荐菹醢,醢在北。佐食及执事盥,出举,长在左。鼎入,设于西阶前,东面北上。匕俎从设。左人抽扃、鼏、匕,佐食及右人载。卒,朼者逆退复位。俎入,设于豆东,鱼亚之,腊特。赞设二敦于俎南,黍,其东稷。设一鉶于豆南。佐食出,立于户西。赞者彻鼎。祝酌醴,命佐食启会。佐食许诺,启会,却于敦南,复位。祝奠觯于鉶南。复位。主人再拜稽首。祝飨,命佐食祭。佐食许诺,钩袒,取黍稷,祭于苴三,取肤祭,祭如初。祝取奠觯,祭,亦如之;不尽,益,反奠之。主人再拜稽首。祝祝卒,主人拜如初,哭,出复位。

祝迎,一人衰絰,奉篚,哭从入门,丈夫踊,妇人踊。淳盥,宗人授巾。及阶,祝延升,宗人诏踊如初。入户,踊如初,哭止。妇人入于房。主人及祝拜妥拜,遂坐。

从者错篚于左席上,立于其北。取奠,左执之,取菹,擩于醢,祭于豆间。祝命佐食堕祭。佐食取黍稷肺祭,授祭之。祭奠,祝祝,主人拜如初。尝醴,奠之。佐食举肺脊授受,振祭,哜之,左手执之。祝命佐食迩敦。佐食举黍,错于席上。祭鉶,尝鉶,泰羹湆自门入,设于鉶南;j3四豆,设于左。饭,播余于篚。三饭,佐食举干;受,振祭,哜之,实于篚。又三饭。举胳,祭如初。佐食举鱼腊,实于篚。又三饭,举肩,祭如初。举鱼腊俎,俎释三个。卒食。佐食受肺脊,实于篚。反于篚,反黍如初设。

主人洗废爵,酌酒酳拜受爵,主人北面答拜。祭酒,尝之。宾长以肝从,实于俎,缩,右盐。左执爵,右取肝,擩盐,振祭,哜之,加于俎。宾降,反俎于西塾,复位。卒爵,祝受,不相爵。主人拜,答拜。祝酌授以醋主人,主人拜受爵,答拜。主人坐祭,卒爵,拜,签拜。筵祝,南面。主人献祝,祝拜,坐受爵,主人答拜。荐菹醢,设俎。祝左执爵,祭荐,奠爵,兴,取肺,坐祭,哜之,兴;加于俎,祭酒,尝之。肝从。祝取肝擩盐,振祭,哜之,加于俎,卒爵,拜。主人答拜。祝坐授主人。主人酌献佐食,佐食北面拜,坐受爵,主人答拜。佐食祭酒,卒爵,拜。主人答拜,受爵,出,实于篚,升堂复位。

主妇洗足爵于房中,酌,亚献,如主人仪。自反两笾枣、栗,设于会南,枣在西。祭笾,祭酒,如初。宾以燔从,如初。祭燔,卒爵,如初。酌献祝,笾、燔从,献佐食,皆如初。以虚爵入于房。

宾长洗繶爵,三献,燔从,如初仪。

妇人复位。祝出户,西面告利成。主人哭,皆哭。祝入,谡。从者奉篚哭,如初。祝前。出户,踊如初;降堂,踊如初;出门亦如之。

祝反,入彻,设于西北隅,如其设也。几在南,〈厂非〉用席。祝荐席彻入于房。祝自执其俎出。赞阖牖户。

主人降,宾出。主人出门,哭止,皆复位。宗人告事毕。宾出,主人送,拜稽颡。

记。虞,沐浴,不栉。陈牲于庙门外,北首,西上,寝右。日中而行事。杀于庙门西,主人不视。豚解。羹饪,升左肩、臂、臑、肫、胳、脊、胁,离肺。肤祭三,取诸左膉上,肺祭一,实于上鼎;升鱼鱄鲋九,实于中鼎;升腊,左胖,髀不升,实于下鼎。皆设扃鼏,陈之。载犹进柢,鱼进鬐。祝俎,髀、脰、脊、胁,离肺,陈于阶间,敦东。淳盥。执槃,西面。执匜,东面。执巾在其北,东面。宗人授巾,南面。主人在室,则宗人升,户外北面。佐食无事,则出户,负依南面。鉶□攥用苦,若薇,有滑。夏用葵,冬用〈艸亘〉,有柶。豆实,葵菹,菹以西,蠃醢。笾,枣烝,栗择。入,祝从坐不说屦。谡。祝前,乡;还,出户,又乡;还,过主人,又乡;还,降阶,又乡;降阶,还,及门,如出户。出,祝反,入门左,北面复位,然后宗人诏降。服卒者之上服。男,男,女,女;必使异姓,不使贱者。无,则礼及荐馔皆如初。既飨,祭于苴,祝祝卒,不绥祭,无泰羹湆、胾、从献。主人哭,出复位。祝阖牖户,降,复位于门西;男女拾踊三;如食间。祝升,止哭;声三,启户。主人入,祝从,启牖、乡,如初。主人哭,出复位。卒彻,祝、佐食降,复位。宗人诏降如初。始虞用柔日,曰:「哀子某,哀显相,夙兴夜处不宁。敢用絜牲、刚鬣、香合、嘉荐、普淖、明齐溲酒,哀荐祫事,适尔皇祖某甫。飨!」再虞,皆如初,曰「哀荐虞事」。三虞、卒哭、他,用刚日,亦如初,曰「哀荐成事。」献毕,未彻,乃饯。尊两甒于庙门外之右,少南。水尊在酒西,勺北枋。洗在尊东南,水在洗东,篚在西。馔笾豆,脯四脡。有乾肉折俎,二尹缩,祭半尹,在西塾。出,执几从,席从。出门右,南面。席设于尊西北,东面。几在南。宾出,复位。主人出,即位于门东,少南;妇人出,即位于主人之北;皆西南,哭不止。即席坐。唯主人不哭,洗废爵,酌献拜受。主人拜送,哭,复位。荐脯醢,设俎于荐东,朐在南。左执爵,取脯擩醢,祭之。佐食授哜。受,振祭,哜,反之。祭酒,卒爵,奠于南方。主人及兄弟踊,妇人亦如之。主妇洗足爵,亚献如主人仪,无从,踊如初。宾长洗繶爵,三献,如亚献,踊如初。佐食取俎,实于篚。谡,从者奉篚,哭从之。祝前,哭者皆从,及大门内,踊如初。出门,哭者止。宾出,主人送,拜稽颡。主妇亦拜宾。丈夫说絰带于庙门外。入彻,主人不与。妇人说首絰,不说带。无,则不饯。犹出,几席设如初,拾踊三。哭止,告事毕,宾出。死三日而殡,三月而葬,遂卒哭。将旦而祔,则荐。卒辞曰:「哀子某,来日某,隮祔尔于尔皇祖某甫。尚飨!」女子,曰「皇祖妣某氏。」妇,曰「孙妇于皇祖姑某氏」。其他辞,一也。飨辞曰:「哀子某,圭为而哀荐之飨!」明日,以其班祔。沐浴,栉,搔翦。用专肤为折俎,取诸脰膉。其他如馈食。用嗣。曰:「孝子某,孝显相,夙兴夜处,小心畏忌。不惰其身,不宁。用尹祭、嘉荐、曾淖、普荐、溲酒,适尔皇祖某甫,以隮祔尔孙某甫。尚飨。」期而小祥,曰:「荐此常事。」又期而大祥,曰:「荐此祥事。」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犹未配。

【译文】

士虞祭之礼:用一只豕致祭,将豕的左半边置于寝门外的西边烹煮,面向东。烹煮豕的灶的南边依次是烹煮鱼的灶和烹煮干肉的灶,以北为上。炊黍稷的灶设在东墙下,面朝西。设弃水之器——洗于西阶的西南边,盥洗之水放在洗的西边,盛物的竹器——篚放在洗的东边。酒尊设于室中东北隅,正对着门,甜醴酒一甒,酒一甒,共两甒,其位置是,甜醴酒在西,酒在甜醴酒之东。酒尊直接放在地上,不用“禁”承垫,酒尊之口用麻葛粗布封盖,其上放勺,勺柄朝南。设素几和苇席于堂上西墙下。将白茅草以五寸长为一段切割,并束捆起来。然后将其放在盛物之竹器——篚中,将篚陈设于堂上西南隅的西坫上。继而陈设菹菜和肉酱各一豆于西楹柱的东边,肉酱在西,菹菜在肉酱之东,依于菹菜之东设一盛羹器——铏。铏之东又设丧主献祝的两只豆,豆东设主妇献二笾、献祝二笾,两豆和四笾各自为列,以北为上。设一盛黍、一盛稷的两只敦于东西两阶之间,盛黍之敦靠西,盛稷之敦靠东,以西为上,下用苇席垫着。把洗手浇水之器——匜放在盥盘里,匜的吐水口朝南,将其设在西阶的南边,又把盛有巾的竹器——箪放在盘、匜之东。置放三只鼎于寝门外的西边,鼎的正面朝北,以北为上。接着又设抬鼎的杠子和覆鼎之巾,设盛有匕的俎于西塾,即门内西侧的堂屋的西边。设炙肉之俎于内西塾,俎之上端在北,下端在南。

丧主及众兄弟穿葬服,宾客执事穿吊服,都于门外就位,和朝夕哭位相同。妇人和内兄弟穿丧服于堂上就位,亦和朝夕哭位相同。丧祝穿“免服”,整理好葛绖和葛带,然后在室中铺席,席的正面朝东,席的右边放几;继而下堂、出门,和宗人一起向东于门西就位,以南为上。

宗人告诉丧主一切准备就绪,请行虞祭之礼。丧主随即拜谢宾客,和朝夕哭时一样,然后丧主和众兄弟入门而哭,妇人也跟着哭。丧主于堂上西阶向东就位,众主人及兄弟、宾客于堂下西边向东就位,和朝夕哭位相反。丧祝入门后于左边向北就位,宗人则于西阶前向北就位。

丧祝洗手后,登堂,从西坫上取白茅草下堂,将其洗净;然后登堂入室,将白茅草放在几前的席上,自西而东置放,以西为上;继而下堂,清洗酒觯;又上堂,止众人哭。丧主倚丧杖于西墙,然后入室朝西而立。丧祝随从丧主入堂,于丧主的左边向西而立。助祭执事者——赞献上盛菹菜和肉酱之二豆,盛菹菜之豆放在南边,盛肉酱之豆放在盛菹菜之豆的北边。佐食和执事洗手后,出去抬鼎,抬鼎时助祭者之长在左边。鼎抬进门后,正面朝东陈设于西阶的前面,以北为上。盛匕之俎从鼎而入,设于鼎的东边。左边之助祭者抽抬鼎之杠于左手,取下覆鼎之巾置于鼎的北边,加放抬鼎之杠于覆巾之上,然后执匕,佐食和右边之助祭者用匕将牲体从鼎中升出,载于俎上。完毕,左边之助祭者先退而复宾位。

取豕俎入而设于豆的东边;取鱼俎入而设于豕俎的东边,取干肉俎入而设干豕俎的北边。助祭执事者赞设两只敦于俎的南边——盛黍之敦在豕俎之南,盛稷之敦在鱼俎之南和盛黍之敦的东边。设一盛羹器——铏于豆的南边。佐食出室,立于户西。助祭执事者撤去空鼎。祝斟甜醴酒,命佐食启开敦盖。佐食应诺,启开敦盖,仰置于敦的南边后,复户西原位。祝设斟有甜醴酒的酒觯于盛羹器铏的南边,回到丧主左边原位。丧主再次叩首拜谢。祝告神享此祭,并命佐食行祭。佐食应诺,挽袖露臂,取黍稷置于白茅草上,祭三次:又取脰肉置于白茅草上,亦祭三次。祝取铏南之酒觯,于白茅草上祭之,亦三次,觯中的甜醴酒不倒尽,添满后还置于铏南。丧主再次叩首拜谢。祝读享辞完毕,丧主又叩首拜谢,和前面一样,继而哭着出来,返回西阶上向东之原位。

祝迎代表死者受祭之人——“”进门。丧主之兄弟一人服衰带绖,捧拿盛物之器——篚,哭着从“”而入。“”入门,男子哭、踊,妇人亦哭、踊。执事用盥倒水让“”洗手,宗人授巾于“”揩手。

”至阶前,祝请“”上阶。“”上堂,宗人诏告,男子、妇人哭、踊和前面一样。“”入室时,则只踊不哭。此时妇人回避入房。

丧主和祝向“”叩拜,请“”安坐;“”回拜后坐下。

从“”而入者(即丧主之兄弟一人)将篚置放于“”左边之席上,并于席之北边侍立。“”取酒觯于铏南,用左手拿着,又用右手取来菹菜,并杂以肉酱,于两豆之间行祭。祝命佐食取祭物以授“”。佐食遵命取来黍、稷、肺等授于“”,“”以之行祭。祭毕放回原处,祝请“”享祭,丧主叩拜如前。“”尝过甜醴酒后,亦放回原处。佐食又取来肺脊授于“”。“”接受振祭,尝过后用左手拿着。祝命佐食将敦移近。佐食遵命并取黍置于席上。””以右手用祭勺祭、尝菜羹。太羹肉汁从门外拿进来,陈设于铏的南边;切好的大块肉放在四只豆中,陈设于太羹肉汁的左边,“”吃饭,剩余的放入篚中。俟“”取饭三次,佐食献上肋肉;“”接受振祭,尝过肋肉,剩余的放入篚中。又俟“”取饭三次,佐食献上豕之后胫骨,“”受和尝如前。佐食又献上鱼和干肉,“”不受纳,故佐食直接将其放入篚中。又俟“”取饭三次,佐食献上豕肩,“”受、尝如前。佐食又献上鱼和干肉二俎,而留下臂、臑、肫三俎。至此“”食完毕。“”取肺、脊于豆而 于佐食,佐食接过后放进篚中;佐食又取席上之黍放回原处,和开始陈设时一样。

丧主洗净无足之酒爵,斟酒后献给“”,让其漱口。“”拜谢后接过酒爵,丧主面朝北回拜。“”继而用酒行祭,然后尝酒。宾客之长随之献肝和盐于””,肝、盐皆盛于俎,肝在左侧,盐在右侧。

”左手执酒爵,右手取肝,蘸盐振祭,尝过后放回俎上。宾客下堂,将俎放回西塾原位,然后自己返回西阶前众兄弟南边原位。“”喝干酒爵中酒,祝接过空爵,不命丧主拜送爵。丧主向“”叩拜,“

答拜。祝又斟酒授于“”,“”以之回报丧主;丧主拜谢后接过酒爵,“”回拜。丧主坐下行祭,继而饮尽爵中酒,拜谢“”;“”又回拜。祝坐在细苇席上,面朝南。丧主献酒给祝;祝拜谢后,坐着接过酒爵;丧主回拜。丧主献上置于俎上的菹菜和肉酱给祝。祝左手执拿酒爵,右手以所献之菹菜和肉酱行祭,祭过后放下酒爵,站起来;继而取肺坐下,祭、尝之后,又起立;将肺放回俎上,又取酒行祭,并尝酒。次宾接着献肝于祝。祝取肝蘸盐,祭、尝之后,放回俎上,饮尽酒爵中酒,拜谢丧主。丧主回拜。祝坐下,将酒爵授给丧主。丧主斟酒后,献干佐食;佐食朝北叩拜,坐下接过酒爵;丧主回拜。佐食以之行祭后,饮尽爵中酒,并拜谢丧主。丧主回拜,接过空爵,出而置于篚中,继而登堂返回原位,取过丧杖。

主妇在房中清洗有足之酒爵,斟上酒后二次献“”,和前面丧主献“”一样。旋即自己返回堂上取两笾入室,设于敦盖的南边,盛枣之笾在西,盛栗之笾在东。“”以笾行祭,又以酒行祭,和前面丧主献“”之仪相同。宾接着献上炙肉,也和前面仪节相同。“”以炙肉行祭,然后饮尽爵中酒,亦和前面仪节相同。宾又斟酒献于祝,又献二笾之枣、栗和炙肉于佐食,皆与前面仪节相同。于是主妇执拿空爵入房。

宾客之长清洗口足间有篆文为饰的繶爵,斟上酒后,第三次献给“”、祝等,接着又献上炙肉,和丧主献“”之仪相同。

妇人返回室上原位。祝出室后,向西告诉丧主虞祭礼毕。丧主哭,男子、妇人皆哭。祝又入室,“”起立。从“”者捧拿盛物之器——篚而哭,和先前一样。祝在“”前面引导,出室,这时男子、妇人哭、踊;祝和“”下堂,男子、妇人哭、踊;祝和“”出门,男子、妇人哭、踊,皆和先前一样。

祝又返回入室,撤去祭席,改设于西北隅,和前面设席时次第相同。

置几于南边,又用席子挡住西北隅使之幽暗。献给祝的坐席撤、收于房中。祝自己执俎而出。佐食关上门窗。

丧主下堂,宾客从殡宫门出来。丧主亦从殡官门出来,哭声停止。

丧主、众兄弟和宾客皆即位于门外,如朝夕哭时临位。宗人诏告礼事完毕。宾客出大门,丧主叩首相送。

[记]

虞祭之前先洗头浴身,但不梳头。陈设祭牲于殡宫门外,牲首朝北,以西为上;将牲体之右半边置放地上,至中午时分开始虞祭。

宰杀祭牲于殡宫门外西边,丧主不视杀牲的过程。俟牲体分解煮熟后,将左肩、左臂、左臑等左边前胫骨和左肫、左胳等左边后胫骨及正脊、正胁、肺升入鼎中。取牲体项颈左边大肉三块行祭,又取整肺一块行祭,祭后放入北边一鼎。又从俎中取鳝鱼或鲫鱼九条放入中间一鼎。

又取夫髀后的干肉的左半边放入南边一鼎。三鼎皆设抬鼎之杠和覆鼎之中。将祭物从鼎中升出载于俎上,献俎时其下端朝前,鱼脊亦朝前。祝则将煮熟的髀、颈肉、脊、胁和肺盛于俎上,陈设于东西两阶之间、敦的东边。

浇水供“”洗手。执弃水之器——盥盘的人于“”的一侧侍立,面朝西。执盥手浇水之器——匜的人于“”的另一侧侍立,面朝东。

执拭巾的人于“”的北边侍立,面朝东。宗人面朝南授巾于“”。

丧主在室内就位,宗人上堂即位于室户门外,面朝北。佐食无事,就从室户中出来,背靠门西窗东之间而立,面朝南。

作羹用之野菜,用像薇菜一样光滑的苦菜。如果是夏天,可用葵菜;如果是冬天,可用具有调味功能的荁菜;均要有祭勺。用豆盛葵菹。菹的西边放蜗酱。用笾盛蒸过的枣和经过筛选的栗。

”入门,祝从“”而入。“”坐下,不脱鞋。“”起立。

祝面朝“”在前面导引;继转身出户,又面朝“”;接着转身,从丧主面前走过去,又面朝“”导引;然后转身下阶,又面朝“”导引;“”下阶,祝又转身,走到大门,其仪节和出户时一样。“

出门,祝返回入门,于其左边就位,面朝北,然后宗人诏告丧主下堂。

”穿死者之上服即玄端服。若死者为男性,以男子代死者受祭为“”;若死者为女性,则以女子代死者受祭为“”;然以女子为“”,则只可用孙辈之妇,不可用庶孙之妾。

倘若无孙辈之妇可使为“”,其礼仪和献祭过程也仍要和前面有情况下一样。享祭完毕,佐食又取黍稷置于白茅草行祭,祝诏告行祭完毕。不再进行堕祭,不用太羹、肉汁、大块肉及行三献之礼。丧主哭,出室后返回西阶上原位,面朝东。祝关好门窗,下堂,返回门西原位,面朝北;男女轮流哭、踊凡三次,约相当于“”一食九饭的时间。祝上堂,止住男女之哭;继发出三次“噫歆”之声 ,然后打开室门。丧主入室,祝从丧主而入,并打开窗户,和先前一样立于丧主的左边。丧主哭,出室回到堂上原位,面朝东。祭事完毕,撤去祭物,祝和佐食下堂返回原位。宗人诏告丧主下堂,亦和前面一样。

始行虞祭当用柔日,其祝辞为:“哀子某,众主人,日夜悲思不安。

冒昧地用洁净祭牲豕及黍、菹菜、肉酱、菜羹、新水酿的酒等行始虞之祭,适尔皇考某甫。请亨祭!”第二次虞祭,礼仪和始虞相同,唯祝辞中有“哀荐虞事”一句,与始虞之祝辞稍异。第三次虞祭及卒哭之礼事,礼仪也都和始虞相同,但祝辞中有“哀荐成事”一句,与始虞之祝辞有异。另外,第三次虞祭和卒哭之礼事皆用刚日,不过卒哭之礼事别用一刚日,即用三虞以后之第二个刚日。

三献之礼事完毕,俎、豆撤去之前,须为“”饯行。阵设两只甒于寝门外右边偏南之处。盛水之甒在盛酒之甒的西边,勺柄向北。洗设于甒的东南边,盛水之甒在洗的东边,篚在洗的西边。设笾设豆,盛干肉四条于笾,盛肉酱于豆。有干肉二方置于俎上,又载祭牲正体之半置于其上,将此俎设于西塾。出室,宾执事者执拿素几和苇席从“”而出。“”出寝门后于其门的右边面朝南而立。将苇席设于甒的西北边,正面朝东。素几设在席的南边。宾客出室,返回门外原位。丧主出室,于寝门外东边偏南之处就位;妇人出室,于丧主的北边就位;丧主和妇人皆面朝西而哭,不停。“”于席上坐下。这时只有丧主不哭,其他人皆哭。丧主清洗无足之酒爵,斟上酒后献于“”;“”叩拜后接过酒爵。丧主拜送,哭着返回原位,继而献上干肉和肉酱,置于俎上,干肉置放于俎上南侧。“”左手执拿酒爵,右手取干肉,蘸以肉酱后施祭。佐食又取干肉授于祭、尝。“”接受振祭,尝肉后还于佐食,佐食成回俎上。“”以酒施祭,饮尽酒爵中酒,然后将酒爵置放于南边。丧主及众兄弟哭、踊,妇人也哭、踊。主妇清洗有足之酒爵,斟上酒后二次献“”。其仪节和丧主献“”一样,哭、踊也一样。

宾客之长清洗繶爵,斟上酒后三次献,其仪节和主妇二次献“”一样,哭、踊也一样。佐食取俎上干肉,盛于篚中。“”起立向外走,从者捧拿篚哭从于其后。祝于前面引导,哭的人皆从于其后,至大门跟前,哭、踊和先前一样。“”出门后,哭声停止。宾客出门,丧主相送,叩首拜谢。主妇则于门内拜送女宾。男子于寝门外脱去腰绖,改为服葛。返回入门后,其兄弟中大功以下者撤去祭物,丧主、主妇不参与撤祭。妇人脱去首绖,不解下腰带。如果无“”,则不行饯“”之礼事,但丧主、主妇和宾客仍要按礼出室。素几、苇席之设,和先前一样;男子、妇人轮流哭,踊,凡三次。哭、踊停止,宗人诏告虞祭完毕,宾客辞出。

士死第三天殡殓,三个月后出葬。出葬之月遂行卒哭之祭。次日清晨将死者附祭于先祖,然后举行荐祭。荐祭完毕之祷辞为:“哀子某,来日某,升你于祖庙,使你附祭于你的皇祖某甫。请享祭!”倘若死者为未嫁而死或已嫁而归娘家的女子,则祷辞为:“附祭于你的皇祖妣某氏。”倘若死者为媳妇,则祷辞为:“孙妇附祭于皇祖姑某氏。”其他的辞文“来日某”、“隮袝”、“尚飧”等,都无二致。飨””之辞为:“哀子某,洁净的供品已备好献上,请享祭。”

卒哭之次日,按昭穆之次序附祭于先祖。洗头,浴身,梳头,剪指甲。取豕之颈项厚肉置于俎上。其他的和特牲馈食礼一样。仍以虞祭之“”为“”。附祭之辞为:“孝子某,孝显相,晨起夜处,心常存畏忌。身不敢惰慢、安宁。用干肉、菹菜、肉酱、菜羹、新水酿的酒行祭,以适你的皇祖某甫,以升你于祖庙,附祭于你的孙某甫。请享祭!”士死后一周年行小祥祭,祝辞与袝祭时相同,惟有“荐此常事”一句而稍异。士死后两周年行大祥祭,祝辞亦与袝祭时相同,惟加有“荐此祥事”一句而稍异。大祥祭后一个月行除丧服之禫祭。与禫祭同月,禫祭之后可行吉祭,但不可以先没之母与新死之父合祭。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yiliyuanwenjiwenfa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列子臆说庄子南华老子他说荀子墨子《春秋繁露》原文孝经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庄子公孙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