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百家经典 >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

丧服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 | 作者:佚名 | 更新时间:2017-06-01 09:14:22
推荐阅读:列子臆说宗镜录略讲庄子南华老子他说荀子墨子论语别裁《春秋繁露》原文孝经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
【原文】

丧服,斩衰裳,苴絰杖,绞带,冠绳缨,菅屦者。诸侯为天子,君,父为长子,为人后者。妻为夫,妾为君,女子子在室为父,布总,箭笄,髽,衰,三年。子嫁,反在父之室,为父三年。公士、大夫之众臣,为其君布带、绳屦。

疏衰裳齐,牡麻絰,冠布缨,削杖,布带,疏屦三年者,父卒则为母,继母如母,慈母如母,母为长子。

疏衰裳齐,牡麻絰,冠布缨,削杖,布带,疏屦,期者,父在为母,妻,出妻之子为母。出妻之子为父后者则为出母无服。父卒,继母嫁,从,为之服,报。

不杖,麻屦者。祖父母,世父母,叔父母;大夫之适子为妻,昆弟;为众子,昆弟之子;大夫之庶子为适昆弟适孙。为人后者,为其父母,报。女子子适人者为其父母、昆弟之为父后者,继父同居 者,为夫之君。姑、姊妹、女子子适人无主者,姑、姊妹报。为君之父、母、妻、长子、祖父母。妾为女君。妇为舅姑,夫之昆弟之子。公妾、大夫之妾为其子。女子子为祖父母。大夫之子为世父母、叔父母、子、昆弟、昆弟之子,姑、姊妹、女子子无主者,为大夫命妇者,唯子不报。大夫为祖父母、适孙为士者。公妾以及士妾为其父母。

疏衰裳齐,牡麻絰,无受者。寄公为所寓,丈夫、妇人为宗子、宗子之母、妻,为旧君、君之母、妻,庶人为国君;大夫在外,其妻、长子为旧国君;继父不同居 者,曾祖父母,大夫为宗子,旧君。曾祖父母为士者如众人,女子子嫁者、未嫁者为曾祖父母。

大功布衰裳,牡麻絰,无受者: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叔父之长殇、中殇,姑、姊妹之长殇、中殇,昆弟之长殇、中殇,夫之昆弟之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适孙之长殇、中殇,大夫之庶子为适昆弟子之长殇、中殇,公子之长殇、中殇,大夫为适子之长殇、中殇。其长殇皆九月,缨絰;其中殇,七月,不缨絰。

大功布衰裳,牡麻絰缨,布带,三月。受以小功衰,即葛,九月者:姑、姊妹、女子子适人者,从父昆弟;为人后者为其昆弟,庶孙;适妇,女子子适人者为众昆弟;侄丈夫妇人,报。夫之祖父母、世父母、叔父母,大夫为世父母、叔父母、子、昆弟、昆弟之子为士者;公之庶昆弟、大夫之庶子为母、妻、昆弟,皆为其从父昆弟之为大夫者;为夫之昆弟之妇人子适人者;大夫之妾为君之庶子;女子子嫁者、未嫁者,为世父母、叔父母、姑、姊妹,大夫、大夫之妻、大夫之子、公之昆弟为姑、姊妹、女子子嫁于大夫者,君为姑、姊妹、女子子嫁于国君者。

繐衰裳,牡麻絰,既葬除之者。诸侯之大夫为天子。

小功布衰裳,澡麻带絰,五月者。叔父之下殇,适孙之下殇,昆弟之下殇,大夫庶子为适昆弟之下殇,为姑、姊妹、女子子之下殇,为人后者为其昆弟、从父昆弟之长殇,为夫之叔父之长殇;昆弟之子、女子子、夫之昆弟之子、女子子之下殇;为侄、庶孙丈夫妇人之长殇;大夫、公之昆弟、大夫之子,为其昆弟、庶子、姑、姊妹、女子子之长殇;大夫之妾为庶子之长殇。

小功布衰裳,牡麻絰,即葛,五月者。从祖祖父母,从祖父母,报;从祖昆弟,从父姊妹、孙适人者,为人后者为其姊妹适人者,为外祖父母;从母,丈夫妇人报;夫之姑、姊妹,娣、姒妇,报;大夫、大夫之子、公之昆弟为从父昆弟,庶孙,姑、姊妹、女子子适士者;大夫之妾为庶子适人者;庶妇;君之父母、从母;君子子为庶母慈己者。

缌麻,三月者。族曾祖父母,族祖父母,族父母,族昆弟;庶孙之妇,庶孙之中殇;从祖姑、姊妹适人者,报;从祖父、从祖昆弟之长殇;外孙,从父昆弟侄之下殇,夫之叔父之中殇、下殇;从母之 长殇,报;庶子为父后者,为其母;士为庶母;贵臣、贵妾;乳母,从祖昆弟之子,曾孙,父之姑,从母昆弟,甥,婿,妻之父母,姑之子,舅,舅之子;夫之姑姊妹之长殇;夫之诸祖父母,报;君母之 昆弟;从父昆弟之子长殇,昆弟之孙之长殇,为夫之从父昆弟之妻。

记。公子为其母,练冠,麻,麻衣縓缘;为其妻,縓冠,葛絰,带,麻衣縓缘。皆既葬除之。大夫、公之昆弟,大夫之子,于兄弟降一等。为人后者,于兄弟降一等,报;于所为后之子、兄弟,若子。兄弟皆在他邦,加一等。不及知公母,与兄弟居,加一等。朋友皆在他邦,袒免,归则已。朋友,麻。君之所为兄弟服,室老降一等。夫之所为兄弟服,妻降一等。庶子为后者,为其外祖父母、从母、舅,无服。不为后,如邦人。宗子孤为殇,大功衰,小功衰,皆三月。亲,则月算如邦人。改葬,缌。童子,唯当室缌。凡妾为私兄弟,如邦人。大夫吊于命妇,锡衰。命妇吊于大夫,亦锡衰。女子子适人者为其父母,妇为舅姑,恶笄有首以髽。卒哭,子折笄首以笄,布总。

妾为女君、君之长子,恶笄有首,布总。凡衰,外削幅;裳,内削幅,幅三衣包。若齐,裳内,衰外。负,广出于适寸。适,博四寸,出于衰。衰,长六寸,博四寸。衣带,下尺。衽,二尺有五寸。袂,属幅。衣,二尺有二寸。祛,尺二寸。衰三升,三升有半。其冠六升。以其冠为受,受冠七升。齐衰四升,其冠七升。以其冠为受,受冠八升。繐衰四升有半,其冠八升。大功八升,若九升。小功十升,若十一升。

【译文】

丧服:把粗麻布斩裁做成上衰下裳,用粗麻做成麻带,用黑色竹子做成孝杖,用黑麻编成绞带。用六升布做丧冠,用枲麻做冠带,用菅草编成草鞋。

《传》说:斩是什么?是丧服不缝边。苴绖,是用结籽的麻做成的麻带,系在头上的麻带的长短为九寸。麻根放在左耳上边,从额前绕到项后,再回到左耳上边,把麻尾与麻根相接,麻根搭在麻尾上,根朝外。把斩衰的头带裁去五分之一就是斩衰的腰带。齐衰的头带和斩衰的腰带长短相同。把齐衰的头带裁去五分之一就是齐衰的腰带。大功的头带和齐衰的腰带长短相同,把大功的头带裁去五分之一就是大功的腰带。小功的头带与大功的腰带的长短相同。把小功的头带裁去五分之一就是小功的腰带。缌麻的头带和小功的腰带长短相同,把缌麻的头带裁去五分之一就是缌麻的腰带。父亲去世,用竹子做孝杖,母亲去世,用桐木做孝杖。孝杖的高度与孝者胸部平齐,都是根部在下。孝杖是什么?是爵位。没有爵位而拿孝杖的是什么人?是假借孝杖尊其为丧主。不是丧主而拿着孝杖的是什么人?是为扶持病体。孩童为什么不用孝杖?孩童不会因丧事累病。妇人为什么不用孝杖?也因为妇人不会因丧事累病。绞带就是绳带。丧冠用一条绳子作系冠的带子,从前额绕到项后相 ,再到耳旁,最后结在颐下。丧冠的褶皱缝在右边。丧冠用六升布做成,冠的前后两头在冠带下,向外反折缝在冠带上,六升布是把麻用水洗濯没有加灰染制,然后织成的。衰服是三升布制成。菅屦是用菅草编的草鞋,编完后把余头向外结。孝子居住在倚庐,睡草苫,枕土块,昼夜哭泣没有定时,喝粥,早晨一溢米,晚上一溢米。睡觉不脱绖带。已经举行过虞祭礼,把旧庐改建,向西开窗,翦夫窗旁两厢屏的余草,把前梁用柱子支撑,睡觉可以有席子,吃粗米饭,喝水,早晨哭一次,晚上哭一次,就可以了。十三日举行练祭后,住在垩室,开始吃菜、果,吃素食,哭泣没有定时。为父亲服斩衰。

《传》说:为什么为父亲服斩衰?因为父亲是家中至尊的人。诸侯为天子服斩衰。

《传》说:天子是天下至尊的人。为国君服斩衰。

《传》说:国君是国中至尊的人。父亲为嫡长子服斩衰。

《传》说:为什么三年呢?因为嫡长子是承继在上的先祖的正体,又将把宗庙主的重任传给他。庶子不可以为自己的嫡长子服斩衰三年,因为庶子的嫡长子不继承祖父。做为大宗的继承人为被继承的人服斩衰。

《传》说:为什么三年呢?接受祭祀宗庙重任的的人,必须为授己重任的人服斩衰。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做为他的继承人呢?同一大宗的就可以做他的继承人。什么样的人可以做某人的继承人?某人嫡妻所生的次子以下及妾所生的子。做为某人的继承人,为某人的祖父母、妻子、妻子的父母、兄弟、兄弟的子,做为某人的继承人,为这些人服丧,如同某人的亲子一样。妻子为丈夫服斩衰。

《传》说:丈夫是妻子至尊的人。妾为夫君服斩衰。

《传》说:夫君是妾至尊的人。在家未嫁的女子为父亲服斩衰,用布把头发束起,用竹制的簪子插在头上,麻发合结的丧髻露出。服斩衰三年。

《传》说:束发的布六升。束发露出发髻后垂下的布长是六寸。丧礼竹制的簪子长一尺,吉礼的簪子是一尺二寸。女子已出嫁,被夫家休回父亲家的,为父亲服斩衰三年。公卿、大夫的家臣,为他们的主人服丧,带是布带,鞋是绳子编结的。

《传》说:除公卿、大夫的家相、邑宰贵臣外,其余的都是众家臣。

君是指有封地的人。众家臣拿着孝杖,不是早晚都到哭泣的位置上哭泣。近臣,君穿什么样的丧服就随着穿什么样的。绳屦是用绳编结的鞋。

齐衰,用粗布制成上衣和下裳,缝衣边。用牡麻做头绖和腰带。丧冠用七升布做系冠的带子。垂下做冠缨。用桐木做孝杖。布带,粗草鞋。服丧三年。

《传》说:齐是什么?指丧服缝边。牡麻是不结子的麻。牡麻头绖,麻根放在右边,搭在麻尾上。丧冠用粗加人工的布制成。粗屦是用藨蒯草编成的鞋。父亲去世后,母亲又去世,为母亲服齐衰三年。为继母服丧如同为生母。

《传》说:为继母服丧为什么如同为生母?继母和父亲婚配,和亲生母亲相同,所以孝子不敢两样对待。为慈母服丧如同为生母。

《传》说:慈母是什么人?旧传说:失去儿子的妾,妾的儿子失去母亲,父亲命令妾说:“你把他做为儿子。”命令儿子说:“你把她做为母亲。”如果是这样,那么活着时就要供养她,终她的一生都如同生母般待她,死去就为她服丧三年如同为生母,这是尊重父亲的命令。嫡母为自己的长子服齐衰。

《传》说:为什么嫡母为长子服丧三年?父亲不因自己是父亲降低对承继祖祢正体的长子的丧服,母亲也不敢降低。用粗布制作齐衰衣裳,缝衣边。用牡麻做头和腰的麻带。丧冠用布做冠缨,用桐木做孝杖,布带,草鞋,服丧一年。

《传》说:有人问:“戴什么冠?”回答说:“齐衰、大功,戴的冠和它的丧服的上衣的升数相应。缌麻、小功,戴的丧冠和它的丧服的上衣升数相应。布带的边饰,齐衰以下的要看它的丧冠的升数。”父亲在世,为去世的母亲服齐衰一年。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儿子屈于父亲的至尊。至尊的父亲在世,儿子不敢伸张自己对母亲的尊爱。父亲必须三年后才可娶妻,通达儿子痛伤失母的心情。为妻子服齐衰一年。

《传》说:为妻子服齐衰为什么一年?妻子是最亲近的人。被休弃的妻子的儿子在父亲去世后,遇母丧,为母服齐衰一年。

《传》说:被休弃的妻子的儿子为母亲服齐衰一年,就不为外祖父母服丧。传说:断绝宗族关系不服丧服,母亲和儿子是至亲相连。被休弃的妻子的儿子做为父亲的继承人,就不为被休弃的母亲服丧服。《传》说:和至尊的人为一体,不敢为自己被休逐的母亲服丧。

父亲去世后,继母改嫁,跟从她的,要为她服齐衰一期,报答她的抚育之恩。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敬重她始终抚育自己。不用孝杖,穿麻鞋,为祖父母服丧一年。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因为祖父母是最尊贵的人。为伯父、伯母、叔父、叔母服丧一年。

传说:为什么为伯父、叔父服丧一年?因为他们与尊贵的父亲是一体的。可是为什么为兄弟的儿子也服丧一年呢?因为自己是旁系尊贵的人,不足以以尊贵加于己,所以为兄弟的儿子服丧一年,是报答他为自己服丧。父子是一体的,夫妻是一体的,昆弟是一体的,所以父尊如首,子卑如足,夫妻是两半相合,兄弟四体相连。所以兄弟的情义不分彼此,然而要分彼此,是为避儿子对父亲的亲情。儿子对父亲没有亲情,就不成为儿子。所以有东宫、有西宫、有南宫、有北宫,分开居住而有共同的财产,各宫用度有余就 予宗子,用度不足请宗子资助。为什么为伯母、叔母也要服丧一年?因为她与伯父、叔父婚配而有母名,所以为她服丧服。大夫的嫡子为妻子。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父亲不敢因自己尊贵降低对嫡媳的丧服,儿子也不敢降。为什么不用孝杖?父亲在世,为妻子服丧就不用孝杖。为兄弟,为嫡长子以外的其他儿子,为兄弟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为回报他。大夫的庶子为作为嫡长子的兄和弟。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父亲不敢因己之尊而降低对承继主体的嫡长子的丧服,庶子也不敢降。为嫡孙。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祖不敢因自己之尊降低对嫡孙的丧服。有嫡子在世,不立嫡孙,孙媳妇也是如此。做为大宗继承人的人为自己的生身父母服丧,回报他们。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不能两次服斩衰。为什么不能两次服斩衰呢?在大宗主持祭礼宗庙重任的人,在他的小宗要降低丧服。“做为别人的继承人”,谁的继承人?是大宗的继承人。什么叫大宗的继承人?大宗是宗族的至尊正统。禽兽 知道母亲而不知道父亲。乡曲之人说:“父母算什么呢?”而城都里的人都知道尊崇父亲。大夫及学士都知道尊崇祖父。诸侯,尊崇到他的太祖。天子尊崇到他始祖的渊源。尊贵的人尊崇宗统往上推及久远;卑微的人尊崇宗统往下推到近前。大宗是至尊正统。大宗是收合族人,别亲疏、序昭穆的,不可以断绝。所以族人让不是嫡子的人做大宗的继承。嫡子不能做大宗的继承人。女子已经嫁人的为她的父母、兄弟中做为父亲继承人的,服丧一年。

《传》说:为什么为父亲服丧一年呢?因为妇人不能两次服斩衰。

妇人为什么不能两次服斩衰?因为妇人有三从之义,没有自专自用的道理,所以,没出嫁时听从父亲的,已经出嫁听从丈夫的,丈夫死了听从儿子的。所以,父亲是儿子的上天,丈夫是妻子的上天。妇人不能二次服斩衰,如同说不能有二个天。妇人不能有二个尊长。为兄弟中做父亲继承人的人服丧,为什么也一期呢?妇人虽然出嫁在外,必须有归属的宗,叫做小宗,因此服丧一年。为和自己共同生活过的继父服丧一年。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传说:丈夫死去,妻子年轻,孩子年幼,又没有同财的亲人收养,孩子随着母亲嫁人,所嫁的人也没有同财的亲属;所嫁的人用他的钱财为孩子建筑宫室、宗庙,每年按时让他祭祀父祖。妻子不敢参与祭祀。像这样就是做继父的道理了。共同生活就要服齐衰一期,分开生活就服齐衰三月。一定是曾经共同生活,然后分开生活,才能分开生活;没有共同生活过,就不算是分开生活。为丈夫的国君。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随从丈夫而服丧。为姑母、姐妹、女儿已经嫁人而没有祭主的人服丧,姑母、姐妹回报服丧一年。

《传》说:无主是说她没有祭祀的主人。为什么服丧一年呢?

因为她没有祭祀主的缘故。为国君的父亲、母亲、妻子、长子、祖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随丈夫服丧。父亲、母亲、长子、国君服斩衰。国君的妻子是小君。父亲去世,然后做为祖父继承人的人服斩衰。国君的妾为国君的嫡妻。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妾事奉嫡妻和妇人事奉公婆相同。

妇人为公婆。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随从丈夫服丧。为丈夫的兄弟的子女。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为回报他。诸侯的妾,大夫的妾为自己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妾不能和国君同为一体,所以妾可以为自己的儿子服完丧服。女子为祖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不敢降低对自己祖父母的丧服。大夫的儿子为伯父母、叔父母、子、兄弟、兄弟的儿子、姑、姐妹、女子没有祭祀主的,为大夫命妇的人,只有子女不回报。

《传》说:大夫,是指做大夫的那个男子。命妇,是那个做为大夫妻子的女人。无主,是指命妇没有祭祀的主人。为什么说“只有子女不回报”呢?女子已嫁人为自己的父母服丧一年,所以说不回报。其余的都回报。为什么服丧一年呢?父亲不降低丧服,儿子也不敢降低。大夫为什么不降低对命服的丧服呢?丈夫在朝中尊贵,妻子在家中尊贵。大夫为祖父母、嫡孙为土的服丧。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大夫不敢降低对祖与嫡的丧服。诸侯的妾,以及士的妾为她们的父母服丧。

《传》说:为什么服丧一年呢?妾不能和夫君同体,所以能够为她们的父母服完丧期。

用粗布制成上衣、下裳,缝衣边。头上和腰上用牡麻做麻带,三个月后脱掉不再换轻服,这是失国之君为所寄居国的国君服丧。

《传》说:寄公是什么人呢?是失去国土的国君。为什么为所寄居国的国君服齐衰三月呢?这是说和庶民相同。同族中的男女为宗子、宗子的母亲、妻子服丧。

《传》说: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是尊重祖先。尊重祖先所以敬重宗子。敬重宗子是尊重祖先的准则。宗子的母亲在世,就不为宗子的妻子服丧。

为旧时的国君、国君的母亲和妻子。

《传》说:为旧时的国君,说的是谁呢?是指年老、废疾不再为官的人。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是说和庶民相同。国君的母亲、妻子是小君,服丧三月。

庶民为国君;大夫离开本国到他国,他的妻子、长子为旧时的国君服丧。

《传》说: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对大夫的妻子说,她与庶民相同。

对长子来说,他没有离开本国。

为不共同生活的继父,为曾祖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小功,是为兄弟服的丧服。不敢用为兄弟服的丧服为至尊的人服丧。

大夫为宗子。

《传》说: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大夫不敢降低对宗子的丧服。

为过去的国君。

《传》说:大夫为过去的国君,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大夫离开国君,在郊待放,国君让他的长子打扫他的宗庙,所以大夫为国君服齐衰三月,是自认与庶民相同。为什么还称他为大夫呢?是说他因与国君的主张不同而离开国君,还没有断绝俸禄。

为是士的曾祖父母,如同众人。

《传》说:为什么服齐衰三月呢?大夫不敢降低对自己的曾祖的丧服。

已经嫁给大夫的女子,没有出嫁的女子为曾祖父母。

《传》说:出嫁的,是嫁给大夫。没有出嫁的,是已成人 而没有出嫁。为什么服齐衰三月?不敢降低对自己的曾祖的丧服。

大功,用粗略加工的布制作上衣和下裳。头绖和腰带是牡麻做的麻带。直到丧事结束只此一服,不换丧服。为未成年而死的儿子、女儿服长殇、中殇。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因为他们没有成年。为什么不更换丧服呢?成年人去世,仪制繁多,未成年人去世,仪制简单,所以,未成年的死者的丧事的麻绖不绞带而垂下,由于没有成人 。年龄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为下殇,不满八岁以下的都是无服之殇。无服之殇,用一日的哭泣代替活着时一月的时间。用一日代替一月的殇,哀伤而没有丧服。所以儿子出生三个月,父亲就给他取名,如果死了就哭他;没有取名就死了就不哭。为叔父的长殇、中殇,姑、姐妹的长殇、中殇,兄弟的长殇、中殇,丈夫的兄弟的儿子、女儿的长殇、中殇,嫡孙的长殇、中殇,大夫的庶子力他的嫡兄弟的长殇、中殇,诸侯为他的嫡子的长殇、中殇,大夫为他的嫡子的长殇、中殇。如果是长殇,都是九个月,头绖有系带;是中殇,七个月,头绖没有系带。

大功,用粗略加工的布做上衣和下裳,用牡麻做头绖缨带,布带,三个月后改换丧服,换上小功服的上衣。葛布做的绖、带,九个月后丧期结束脱掉。

《传》说:大功丧服的布是九升。小功丧服的布是十一升。为已嫁人的姑母、姐妹、女儿服丧。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因为出嫁了。为伯父、叔父的儿子;做为本宗叔、伯的继承人的人为他的兄弟。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做为别人的继承人降低自己兄弟的丧服。

为庶子,为嫡子的妻子。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不降低嫡系的丧服。已嫁人的女子为众兄弟,为侄子、侄女,这是回报。

《传》说,姪是什么人呢?称我姑母的,我称他(她)为姪。为丈夫的祖父母、伯父母、叔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随从丈夫服丧。为丈夫的兄弟为什么没有丧服呢?丈夫属于父辈,妻子都属于母辈;丈夫属于儿子辈,妻子都属于媳妇辈。称弟弟的妻子为“媳妇”,是“嫂子”也可称为母亲吗?所以,名分是人伦道理中最重要的,可以不慎重吗?

大夫为做为士的伯父母、叔父母、儿子、兄弟、兄弟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尊卑不同,大夫尊于士。尊卑相同,同为大夫,就可以服本亲服丧。

国君的异国兄弟,大夫的妾所生的儿子为母亲、妻子、兄弟。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被先君余留的尊严所压抑,不能超过大功。大夫的庶子随着大夫降低丧服。父亲不敢降低的,儿子也不敢降低。

都为自己的伯父、叔父的儿子做大夫的;为丈夫的兄弟的已嫁人的女儿;大夫的妾为国君的庶子;女子已经出嫁,没有出嫁的,为伯父母、叔父母、姑母、姐妹。

《传》说:已出嫁是她嫁给了大夫。没有出嫁,是已成人 没有出嫁。

为什么服大功呢?妾为国君的亲族服丧,可以和国君的夫人相同。下面说为伯父母、叔父母,姑母、姐妹,是说妾自己为个人的亲属服丧。

大夫,大夫的妻子、大夫的儿子、国君的兄弟为嫁给大夫的姑母,姐妹,女儿;国君为嫁给国君的姑母、姐妹、女儿。

《传》说:为什么服大功呢?尊卑相同。尊卑相同就能够服自己本亲的丧服。诸侯的儿子称公子,公子不能立祢庙祭祀亡父。公子的儿子称公孙,公孙不能立祖庙祭祀诸侯。这是自身卑微,有别于尊贵者。如果公子的子孙有被封为国君的,就世世尊这个人为祖,立祖庙祭祀他,不祭祀公子为太祖,这是自身尊贵的人有别于卑微的人。由于这个缘故,开始被封为君的人不把父亲、伯父、叔父、兄弟做为臣下,始封君的儿子不把伯父、叔父做为臣下,而把兄弟做为臣下,始封君的孙子把伯父、叔父、兄弟都做为臣下。所以,国君为之服丧的,儿子也不敢不服;国君不为之服丧的,儿子也不敢服。

用细疏的麻布制作上衣和下裳,头绖、腰带是牡麻做的,下葬后就除掉丧服。

《传》说:为什么服细疏麻布的丧服呢?是用小功的繐布做的。

诸侯的大夫为天子。

《传》说:为什么服繐衰呢?诸侯的大夫按时被天子接见。

小功,用熟麻布制作上衣和下裳。用洗涤、漂白过的麻做带和绖。

服丧五个月,叔父的下殇,嫡孙的下殇,兄弟的下殇,大夫庶子为嫡兄弟的下殇,为姑母、姐妹、女儿的下殇,做为别人继承人的人为他的兄弟、伯父、叔父的儿子的下殇。

《传》说:有人问“为什么没见中殇?”大功的殇,中殇比本应服的丧服降一等;小功的殇,中殇比本应服的丧服降二等。

为丈夫的叔父的长殇;兄弟的儿子、女儿,丈夫的兄弟的儿子、女儿的下殇;为姪男、姪女,庶孙男女的长殇;大夫、诸侯的兄弟,大夫的儿子,为他的兄弟、庶子、姑母、姐妹、女儿的长殇;大夫的妾为庶子的长殇。

小功,用熟麻布制做上衣和下裳,用牡麻做头绖和腰带。三个月后换上用葛布做的头绖、腰带,服完五个月的丧期。为堂曾祖父母、堂祖父母,这是回报。为堂祖兄弟,堂姐妹,孙女已经嫁人的,做为别人的继承人的人为他的已经嫁人的姐妹,为外祖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小功呢?因为至尊的母亲而为外祖父母提高丧服的等级。

姐妹的儿子、女儿为姨母回报。

《传》说:为什么服小功呢?因为母亲的名分而提高丧服的等级。

为女系的亲属服丧都是缌麻。

妇人和丈夫的姑母、姐妹、丈夫的兄弟的媳妇之间,互相回报。

《传》说:兄、弟的妻子娣妇、姒妇,以姒妇为长。为什么服小功呢?因为在居室中相互交往,而产生出小功的亲情。大夫、大夫的儿子,诸侯的兄弟为堂兄弟、庶孙,姑母、姐妹、女儿嫁给士的;大夫的妾为大夫的庶子、女儿嫁给士的;庶子的媳妇;妾的儿子为父亲嫡妻的父母、姨母。

《传》说:为什么服小功呢?父亲的嫡妻在就不敢不随从服丧,父亲的嫡妻不在,就不服丧。

大夫和诸侯的嫡妻所生的儿子为慈爱自己的庶母。

《传》说:君子子是嫡妻的儿子。为什么为庶母服小功呢?

因她慈爱自己而提高丧服等级。

缌麻,服丧三个月。

《传》说:缌是十五升去掉一半,捶治麻丝,不捶治织成的麻布,叫做缌。为族曾祖父母,族祖父母,族伯父、母、叔父、母、同高祖的兄弟;为庶孙的妻子,为庶孙的中殇:从祖的姑母、姐妹已经嫁人的,相互回报;从祖父、从祖的兄弟的长殇;为外孙;从父兄弟的儿子的下殇,丈夫的叔父的中殇、下殇;为姨母的长殇,回报。

庶子做为父亲的继承人,为自己的母亲。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传说:庶子做为父亲的继承人与至尊的父亲为一体,不敢为做为父亲的妾的母亲服本服。可是为什么服缌麻呢?是缘由先人在世时哀伤臣仆死在家中的,为他服缌麻三个月,不举行祭礼,因此做父亲继承人的庶子为自己的母亲服缌麻。

士人为庶母。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因为母亲的名分而为她服丧。大夫以上的人,为庶母没有丧服。

为贵臣、贵妾。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因为他(她)尊贵。为乳母。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因她用乳汁喂养自己,有母亲的名分。

为从祖的兄弟的儿子,为曾孙,为父亲的姑母,为姨母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因为有兄弟的名分。为外甥。

《传》说:外甥是什么人?称呼我舅父的,我称他为外甥。

为什么服缌麻呢?是回报他。

为女婿。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是回报他。

为妻子的父母。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随从妻子服丧。为姑母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这是回报他。

为舅父。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随从母亲服丧。

为舅父的儿子。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随从母亲服丧。

为丈夫的姑母、姐妹的长殇;为丈夫的诸祖父母,这是回报。妾的儿子为父亲嫡妻的兄弟。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随从父亲的嫡妻服丧。

为伯叔父的儿子的长殇,兄弟的孙子的长殇。为丈夫的堂兄弟的妻子。

《传》说:为什么服缌麻呢?因为娣姒相互交往,而产生出亲情,故服缌麻。长殇、中殇降一等。下殇降二等。齐衰的中殇比本服降一等,大功的中殇比本服降二等。

[记]国君的妾所生的儿子为他的生母,带用练熟的布做成的丧冠,缌麻的头绖、腰带,用十五升小功布做的衣裳相连的深衣,浅绛色的边饰。

为自己的妻子服丧,戴浅绛色的丧冠、葛布做的绖、带,用十五升小功布做的衣裳相连的深衣,浅降色的边饰。二者都是下葬以后就去掉丧服。《传》说:为什么不在五种丧服里面呢?国君不为之服丧的,儿子也不敢为之服丧。国君为之服丧的,儿子也不敢不为之服丧。

大夫、国君的族亲,大夫的儿子,对兄弟降一等丧服。作为大宗继承人的人,对族亲降一等丧服,这是回报。对被继承的大宗的族亲的儿子服丧,如同为被继承人的儿子一样。

兄弟都在他邦,提高一等丧服。父母早年去世,和兄弟共同生活,兄或弟去世,提高一等丧服。

《传》说:怎样才能亦为兄弟?《传》说:小功、缌麻和无丧服的“兄弟”,提高一等丧服。

朋友都在他邦,(朋友)家中有丧事,应代他做主人,该袒臂时袒臂,用冕代替丧冠。朋友归来就停止代替。

为朋友服丧,服吊服,加上澡麻做的首绖、腰带。

公、士大夫为兄弟服丧,室老随公、士大夫服丧,降一等丧服。

丈夫为他的兄弟服丧,妻子降一等丧服。

做为别人继承人的庶子,对自己的外祖父母、姨母、舅父,没有丧服。不是继承人的,同众人一样。

宗子是孤儿,又未成年,去世后族人为他服大功丧服或小功丧服,都是三个月。五服之内的亲属,服丧的月数和众人一样。

棺物毁败,改葬棺墓,取缌麻。

童子,只有做为父亲的继承人,才服缌服。

《传》说:不作为继承人,不服缌服。

凡是妾为自己的兄弟服丧,和众人一样。

命妇去世,大夫吊丧,穿锡衰。大夫去世,命妇吊丧,也穿锡衰。

《传》说:锡是什么呢?是用锡洗治滑易的麻布。锡是十五升去掉一半的布,不捶治、洗涤麻丝,织成布后再洗涤使之滑易的布,叫做锡。已经嫁人的女子,为她的父母;媳妇为公婆;丧事的簪子有簪头,插在丧髻上。哭毕,女子把簪子折去簪头,用丝绢束起头发。

《传》说:簪子有簪头的,是丧事的簪子有簪头。丧事的簪子是用栉木做的。折掉簪子的簪头,是折掉吉事的簪子的簪头。吉事的簪子是象骨做的。为什么说女子折掉簪子的簪头而不说是妇人?终守女儿孝道,不忘父母恩情。

国君的妾为国君的嫡妻,国君的长子,丧事的簪子有簪头,用布束起头发。

凡是丧服的上衣,布边向外缝。丧服的下裳,布边向里缝。每边有三个褶裥,如果缝缉衣边,下裳向里缝,上衰向外缝。负比适宽出一寸。适,宽四寸,从上衰肩旁出来。衰,长六寸,宽四寸。上衣的腰带以下的部分长一尺。遮掩下裳裳边的衣襟长二尺五寸。衣袖和衣边缝合。衣袖从肩上到腋下宽二尺二寸。袖口一尺二寸。

斩衰的布三升或三升半,丧冠六升。用斩衰的丧冠的布制作改换后的轻丧丧服的布,轻丧丧冠的布七升。

齐衰的布四升,丧冠七升。用齐衰的丧冠的布制做改换轻丧丧服的布,轻丧丧冠的布八升。

繐衰四升半布,丧冠八升布。

大功八升或九升布。小功十升或十一升布。
仪礼原文及文翻译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yiliyuanwenjiwenfa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列子臆说庄子南华老子他说荀子墨子《春秋繁露》原文孝经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庄子公孙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