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百家经典 > 晏子春秋

08卷 外篇(下)

晏子春秋 | 作者:晏婴 | 更新时间:2017-08-16 20:50:10
推荐阅读:管子慎子邓析子文始真经仪礼原文及文翻译法言通玄真经(文子)尸子老子集注商君书

仲尼见景公景公欲封之晏子以为不可第一

仲尼之齐,见景公,景公说之,欲封之以尔稽,以告晏子。

晏子对曰:“不可。彼浩裾自顺,不可以教下;好乐缓于民,不可使亲治;立命而建事,不可守职;厚葬破民贫国,久丧道哀费日,不可使子民;行之难者在内,而传者无其外,故异于服,勉于容,不可以道众而驯百姓。自大贤之灭,周室之卑也,威仪加多,而民行滋薄;声乐繁充,而世德滋衰。今孔丘盛声乐以侈世,饰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礼,趋翔之节以观众,博学不可以仪世,劳思不可以补民,兼寿不能殚其教,当年不能究其礼,积财不能赡其乐,繁饰邪术以营世君,盛为声乐以愚其民。其道也,不可以示世;其教也,不可以导民。今欲封之,以移齐国之俗,非所以导众存民也?。”

公曰:“善。”

于是厚其礼而留其封,敬见不问其道,仲尼迺行。

景公上路寝闻哭声问梁丘据晏子对第二

景公上路寝,闻哭声。曰:“吾若闻哭声,何为者也?”

梁丘据对曰:“鲁孔丘之徒鞠语者也。明于礼乐,审于服丧,其母死,葬埋甚厚,服丧三年,哭泣甚疾。”

公曰:“岂不可哉!”而色说之。

晏子曰:“古者圣人,非不知能繁登降之礼,制规矩之节,行表缀之数以教民,以为烦人留日,故制礼不羡于便事;非不知能扬干戚钟鼓竽瑟以劝众也,以为费财留工,故制乐不羡于和民;非不知能累世殚国以奉死,哭泣处哀以持久也,而不为者,知其无补死者而深害生者,故不以导民。今品人饰礼烦事,羡乐民,崇死以害生,三者,圣王之所禁也。贤人不用,德毁俗流,故三邪得行于世。是非贤不肖杂,上妄说邪,故好恶不足以导众。此三者,路世之政,道事之教也。公曷为不察,声受而色说之?”

仲尼见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见寡人宰乎第三

仲尼游齐,见景公。

景公曰:“先生奚不见寡人宰乎?”

仲尼对曰:“臣闻晏子事三君而得顺焉,是有三心,所以不见也。”

仲尼出,景公以其言告晏子,晏子对曰:“不然!婴为三心,三君为一心故,三君皆欲其国之安,是以婴得顺也。婴闻之,是而非之,非而是之,犹非也。孔丘必据处此一心矣。”

仲尼之齐见景公而不见晏子子贡致问第四

仲尼之齐,见景公而不见晏子。

子贡曰:“见君不见其从政者,可乎?”

仲尼曰:“吾闻晏子事三君而顺焉,吾疑其为人。”

晏子闻之,曰:“婴则齐之世民也,不维其行,不识其过,不能自立也。婴闻之,有幸见爱,无幸见恶,诽谤为类,声响相应,见行而从之者也。婴闻之,以一心事三君者,所以顺焉;以三心事一君者,不顺焉。今未见婴之行,而非其顺也。婴闻之,君子独立不惭于影,独寝不惭于魂。孔子拔树削迹,不自以为辱;穷陈蔡,不自以为约;非人不得其故,是犹泽人之非斤斧,山人之非网罟也。出之其口,不知其困也,始吾望儒而贵之,今吾望儒而疑之。”

仲尼闻之,曰:“语有之:言发于尔,不可止于远也;行存于身,不可掩于众也。吾窃议晏子而不中夫人之过,吾罪几矣!丘闻君子过人以为友,不及人以为师。今丘失言于夫子,讥之,是吾师也。”

因宰我而谢焉,然仲尼见之。

景公出田顾问晏子若人之众有孔子乎第五

景公出田,寒,故以为浑,犹顾而问晏子曰:“若人之众,则有孔子焉乎?”

晏子对曰:“有孔子焉则无有,若舜焉则婴不识。”

公曰:“孔子之不逮舜为闲矣,曷为‘有孔子焉则无有,若舜焉则婴不识’?”

晏子对曰:“是迺孔子之所以不逮舜。孔子行一节者也,处民之中,其过之识,况乎处君之中乎!舜者处民之中,则自齐乎士;处君子之中,则齐乎君子;上与圣人,则固圣人之林也。此迺孔子之所以不逮舜也。”

仲尼相鲁景公患之晏子对以勿忧第六

仲尼相鲁,景公患之,谓晏子曰:“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孔子相鲁若何?”

晏子对曰:“君其勿忧。彼鲁君,弱主也;孔子,圣相也。君不如孔子,设以相齐,孔子彊谏而不听,必骄鲁而有齐,君勿纳也。夫绝于鲁,无主于齐,孔子困矣。”

居期年,孔子去鲁之齐,景公不纳,故困于陈蔡之闲。

景公问有臣有兄弟而彊足恃乎晏子对不足恃第七

景公问晏子曰:“有臣而彊,足恃乎?”

晏子对曰:“不足恃。”

“有兄弟而彊,足恃乎?”

晏子对曰: “不足恃。”

公忿然作色曰:“吾今有恃乎?”

晏子对曰:“有臣而彊,无甚如汤;有兄弟而彊,无甚如桀。汤有弑其君,桀有亡其兄,岂以人为足恃哉,可以无亡也!”

景公游牛山少乐请晏子一愿第八

景公游于牛山,少乐,公曰:“请晏子一愿。”

晏子对曰:“不,婴何愿?”

公曰:“晏子一愿。”

对曰:“臣愿有君而见畏,有妻而见归,有子而可遗。”

公曰:“善乎!晏子之愿;载一愿。”

晏子对曰:“臣愿有君而明,有妻而材,家不贫,有良邻。有君而明,日顺婴之行;有妻而材,则使婴不忘;家不贫,则不愠朋友所识;有良邻,则日见君子:婴之愿也。”

公曰:“善乎!晏子之愿也。”

晏子对曰:“臣愿有君而可辅,有妻而可去,有子而可怒。”

公曰:“善乎!晏子之愿也。”

景公为大钟晏子与仲尼柏常骞知将毁第九

景公为大钟,将悬之。晏子、仲尼、柏常骞三人朝,俱曰:“钟将毁。”

冲之,果毁。公召三子而者问之。

晏子对曰:“钟大,不祀先君而以燕,非礼,是以曰钟将毁。”

仲尼曰:“钟大而悬下,冲之其气下回而上薄,是以曰钟将毁。”

柏常骞曰:“今庚申,雷日也,音莫胜于雷,是以曰钟将毁也。”

田无宇非晏子有老妻晏子对以去老谓之乱第十

田无宇见晏子独立于闺内,有妇人出于室者,发班白,衣缁布之衣而无里裘。

田无宇讥之曰:“出于室为何者也?”

晏子曰:“婴之家也。 ”

无宇曰:“位为中卿,田七十万,何以老为妻?”

对曰:“婴闻之,去老者,谓之乱;纳少者,谓之。且夫见色而忘义,处富贵而失伦,谓之逆道。婴可以有乱之行,不顾于伦,逆古之道乎?”

工女欲入身于晏子晏子辞不受第十一

有工女讬于晏子之家焉者,曰:“婢妾,东廓之野之也。愿得入身,比数于下陈焉。 ”

晏子曰:“乃今日而后自知吾不肖也!古之为政者,士农工商异居,男女有别而不通,故士无邪行,女无事。今仆讬国主民,而女欲奔仆,仆必色见而行无廉也。”遂不见。

景公欲诛羽人晏子以为法不宜杀第十二

景公盖姣,有羽人视景公僭者。

公谓左右曰:“问之,何视寡人之僭也?”

羽人对曰:“言亦死,而不言亦死,窃姣公也。”

公曰:“合色寡人也?杀之!”

晏子不时而入,见曰:“盖闻君有所怒羽人。”

公曰:“然。色寡人,故将杀之。”

晏子对曰:“婴闻拒欲不道,恶爱不祥,虽使色君,于法不宜杀也。”

公曰:“恶然乎!若使沐浴,寡人将使抱背。”

景公谓晏子东海之中有水而赤晏子详对第十三

景公谓晏子曰:“东海之中,有水而赤,其中有枣,华而不实,何也?”

晏子对曰:“昔者秦缪公乘龙舟而理天下,以黄布裹烝枣,至东海而捐其布,破黄布,故水赤;烝枣,故华而不实。”

公曰:“吾详问子何为?”

对曰:“婴闻之,详问者,亦详对之也。 ”

景公问天下有极大极细晏子对第十四

景公问晏子曰:“天下有极大乎?”

晏子对曰:“有。足游浮云,背凌苍天,尾偃天闲,跃啄北海,颈尾咳于天地乎!然而漻漻不知六翮之所在。”

公曰:“天下有极细乎?”

晏子对曰:“有。东海有虫,巢于□睫,再乳再飞,而□不为惊。臣婴不知其名,而东海渔者命曰焦冥。”

庄公图莒国人扰绐以晏子在迺止第十五

庄公阖门而图莒,国人以为有乱也,皆操长兵而立于闾。

公召睢休相而问曰:“寡人阖门而图莒,国人以为有乱,皆摽长兵而立于衢闾,柰何?”

休相对曰:“诚无乱而国以为有,则仁人不存。请令于国,言晏子之在也。”

公曰:“诺。”

以令于国:“孰谓国有乱者,晏子在焉。”

然后皆散兵而归。

君子曰:“夫行不可不务也。晏子存而民心安,此非一日之所为也,所以见于前信于后者。是以晏子立人臣之位,而安万民之心。”

晏子死景公驰往哭哀毕而去第十六

晏公游于灾,闻晏子死,公乘侈舆服繁驵驱之。而因为迟,下车而趋;知不若车之遫,则又乘。

比至于国者,四下而趋,行哭而往,伏而号,曰:“ 子大夫日夜责寡人,不遗尺寸,寡人犹且泆而不收,怨罪重积于百姓。今天降祸于齐,不加于寡人,而加于夫子,齐国之社稷危矣,百姓将谁告夫!”

晏子死景公哭之称莫复陈告吾过第十七

晏子死,景公操玉加于晏子而哭之,涕沾襟。

章子谏曰:“非礼也。”

公曰:“安用礼乎?昔者吾与夫子游于公邑之上,一日而三不听寡人,今其孰能然乎!吾失夫子则亡,何礼之有?”

免而哭,哀尽而去。

晏子没左右谀弦章谏景公赐之鱼第十八

晏子没十有七年,景公饮诸大夫酒。公射,出质,堂上唱善,若出一口。公作色太息,播弓矢。

弦章入,公曰:“章!自晏子没后,不复闻不善之事。”

弦章对曰:“君好之,则臣服之;君嗜之,则臣食之。尺蠖食黄则黄,食苍则苍是也。”

公曰:“善。吾不食谄人以言也。”

以鱼五十乘赐弦章,章归,鱼车塞涂,抚其御之手,曰:“昔者晏子辞 以正君,故过失不掩之。今诸臣谀以干利,吾若受鱼,是反晏子之义,而顺谄谀之欲。”固辞鱼不受。

君子曰:“弦章之廉,晏子之遗行也。”

晏子春秋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yanzichunqi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管子慎子邓析子文始真经仪礼原文及文翻译法言通玄真经(文子)尸子老子集注商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