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续小五义(忠烈侠义传)

第一二四回 襄阳王被捉身死 万岁爷降旨封官

续小五义(忠烈侠义传) | 作者:不题撰人 | 更新时间:2017-06-20 21:17:34
推荐阅读:红楼梦明史演义太平广记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如意君传醒世姻缘传春阿氏谋夫案楹联丛话全编
且说潼关这边,连伤四将,全是现任职官。总镇一看这番光景,也觉招架不住,打算亲自出马。这边站殿将军,拉棍跑将出去。那边是雷英出阵。一个是在马上,一个是在步下,韩天锦用尽平生之力,大山压顶往下一砸,雷英用刀横着往上一迎,他如何架得住天锦这一棍?二臂一软,连刀杆子带棍,往下一砸,砸了个脑浆迸裂。总镇见了,十分欢喜,吩咐一声催军,画鼓乱敲,以振军威。韩天锦也不懂得那些事情,仍然拉着棍,在那里乱骂。雷英这一废命,襄王很觉着有气,伤了他一员大将,又问哪位出马?仍是金鞭将盛子川催马向前。他见雷英被这厮一棍打死,算计主意,逢强智取,遇弱活擒。自己一催马,韩天锦举棍就打,盛子川用膝盖一夹马肚,那马斜着一抢上垂首,韩天锦这棍空磕,力气使的太大,当一声,砸在地上,往前一栽,盛子川一翻背,用鞭对着韩天锦打将下来。不料韩天锦一棍打空,也是在气恼之间,用右手一扫,吧一声,正抡在那马后胯之上,盛子川的鞭,刚一粘背脊,他就从马后摔下去了。韩天锦一翻身,叭一棍,将他砸的骨断筋折。这边是仍催打军鼓。那边三手将曹德玉带马出阵,韩天锦是个浑人,想出一个浑招数来,马还未到,单手用棍,向着马腿就是一棍。曹德玉拍马向前,还未能近身,刚要带马斜着一跑,竟然躲闪不开,“咔嚓”一声,马的前腿已折,曹德玉早就甩蹬蹿下马来,不敢 战,往回里就跑,被韩天锦追上,一棍打死。总镇一声令下,鸣金收兵。韩天锦还算懂得,拉棍回身就跑,刚一回队,也不会说什么,就奔于奢那里。鲁士杰也赶过来,说:“大小子,你连杀了他们几个?”韩天锦说:“杀了三个。”忽见那边红门旗往两旁一闪,咕咚一声炮响,闪出一员大将。钟雄说:“哪位将军出马?”言还未尽,韩天锦拉着棍,又跑出去了,他本是大浑小子,打算是出去就赢哪,可巧正遇见敌手了。

原来,宁夏国的曹雷见王爷 这里连输了三阵,他拍马冲上阵来,见又是韩天锦出阵。天锦见这个人,如若跳下马来,也有一丈开外身躯,金盔金甲,烈焰袍,狮蛮带,绣花战靴,面如赤炭,红眉金眼,双插雉尾,翎飘一对狐球,跨下一匹胭脂马,鞍韂鲜明,合着一对八楞紫金锤,勒马带锤,临场讨战。韩天锦一到,曹雷说:“来将通名。”韩天锦答言:“我叫爷爷。”曹雷说:“匹夫满口乱道!”韩天锦举棍就打。曹雷使双锤,用尽平生之力,往外一架,就听“当啷”一听,韩天锦撒手扔棍,震的虎口疼痛,往后退出好几步去。曹雷锤沉力猛,要不是马快,韩天锦性命休矣。曹雷得手旋转马来一瞧,天锦早就败下阵去,并不追赶,复又叫阵。钟雄问:“哪位出马?”神刀手黄寿拍马向前。二人见面,通了名姓,神刀手黄寿把刀就剁。曹雷用单锤一挂,“当啷”一声,撒手扔刀,二马一错,曹雷把右手锤往左肋下一夹,伸右手把神刀手黄寿从马上抓将下来,往地下一摔。喽兵过来,将他捆上。仍又过来讨战。这边花刀杨泰出马,二人 手。杨泰使的是青龙僵月刀,刚往上一递,他也是照样,右手锤往外一挂,花刀杨泰不能抵挡,撒手扔刀,又被他提过去,往地上一摔。喽兵捆起来,搭往那里去了。复又叫战,铁刀大都督贺昆、云里手穆顺,一个在马上,一个步下,二人一齐出阵,马上的是一口阖扇板门大砍刀,一个是一口单刀,穆顺跟着贺昆马后,心想着要暗算敌人,马临切近,早就看见贺昆刀对着曹雷顶门就剁。曹雷用左手锤一挂,右手锤往下一砸,贺昆用刀一架,擎受不住,撒手丢刀,眼看着锤落下来了,一着急滚鞍落马。叭的一声,将那马砸的骨断筋折,丧在疆场,贺昆爬起来要跑,刚一起来,被曹雷手下削刀手擒住。穆顺往起一蹿有一丈多高,手中刀往下就剁。曹雷把左手锤往鞍鞒上一挂,右手锤往外一磕,当啷一声,把穆顺的刀磕飞。曹雷一探身躯,伸手就把穆顺的腰带抓住,往上一提,横担在马鞍鞒上,旋马便回,要到襄王前去报功。金铛无敌大将军于奢,拉着铛出来,大叫:“叛贼休走!于将军爷到了。”曹雷回头一看,一撒手把穆顺往地上一摔,叫人绑起来,一旋马,与于奢碰在一处。见于奢身高一丈开外,黄袍黄脸,手提雁翅铛。不容分说,往上就递。曹雷不慌不忙,用锤一挂,当的一声,将铛磕开,用那锤一指说:“黄脸大汉,你要归降我王爷 千岁,不愁封侯之位,”于奢说:“放你娘的屁!王爷 也没有我将军大。”曹雷问:“你是什么将军?”于奢说:“我乃站殿将军于奢是也,我若归降你也使得,与你借宗东西。”曹雷问:“借什么东西?”于奢说:“把你脑袋借给我。”曹雷一听,气往上一冲,撒马抡锤。于奢用雁翅铛对着他胸膛一扎,曹雷用左手锤往外一推,贴着铛杆,右手锤对住铛杆往上一捞,就听当啷一声,将铛头砸弯回来了。于奢出世以来,没吃过这样苦头,把两只手虎口震裂,前手实拿不住铛杆,就剩一只手,拉着铛往回里就跑,那铛就像耙子一般,把地耙了两道大沟。曹雷又见那边出来一骑马,上面一个小孩子,有十五六岁,穿着一身红衣裳,拿着一对镔铁轧油锤,说:“我杀你来了!”用单锤往下一砸。曹雷倒不忍伤害于他,心想着用单锤一带,将他带下马去。焉知晓两锤一碰,颇觉沉重,刚刚的挂开顶门,就碰了自己的肩头一下。紧跟着那柄锤打下来了,小爷用了个十分力,曹雷用平生之力,锤碰锤,往外一磕,当啷一声,并没磕动,锤到顶门,往下一落,叭嚓一声,把曹雷砸了个脑浆迸裂,栽下马来。小爷说:“杀了一个,还有谁来?”就见右哨,黑八卦旗一分,轰隆一声炮响,出来了一个黑老道,黑衣服黑马,黑头发盖着黑脸,身后背定宝剑,头挽道冠,手中抱定黑旗子、马临切近,一抖黑旗子,小爷落马。那边王鍄撒马而出,迎面先就是一槍,老道一闲身,一抖黑旗子,王鍄落马。又出来两个步下的,谢忠、谢勇刚要施展暗器,被老道一抖黑旗子,二人栽倒在地。谢宽又出阵,老道一抖黑旗子,也躺下了。忽然起一阵大风,襄王鸣金收兵。钟雄这里,也撤队回去。

钟雄与盖一臣进帐,议论军情,阵亡四员偏将,叫人家生擒了九员大将,如何是好?非等蒋四大人到不行。次日与襄王下战书,第十日开兵打仗。第八天上蒋四爷到,大家相见,钟雄先行打听陷空岛的事情。蒋平把前后之事说了一遍,随着就问潼关之事,钟雄就把那边有个妖道,怎么生擒咱们之人,怎么阵亡了四员副将说了。众人一听,全是焦急。徐良说:“我今天晚间,到他营中探探虚实再讲。”艾虎、白芸生、刘士杰、吕仁杰、沈明杰、卢珍全都要跟去。蒋平、展昭说:“千万小心。”用完了晚饭,天将二鼓,徐良说:“四叔要是见里面火光一起,你们立刻点起兵将,杀奔前去。要是我们里头不得手,可就不放火了。”蒋平说:“是了,你们总要谨慎方好。”大家俱换夜行衣靠,出了辕门,直奔对面而来。这几天那边也挖了战濠,也打起半截墙子,上面有人巡更。徐良一飞石,打下一个人来,众兵只顾看那人纳闷,这七个人,全都蹿将过去,绕至右营,从中军帐后扎了一个窟窿,往里一看,见一男一女,二人对坐谈论军务,却是铁腿鹤赵保与九尾仙狐路素贞。他二人由 城子被人家赶出来了,遂投奔了襄王这里。路素贞想了个法子,怕自己一露面,有人认得,因此抹了一脸黑,披散着头发。那个旗子,就是迷魂 帕。二人跟着王爷 出队,见曹雷已死,正是西北风,自己出阵,连拿了九将,收兵之后,犒赏三军。依着王爷 要杀九将,崔平、周通与赵保苦苦的讲情,劝这几人归降,用凉水灌过,九人执意不降,现时幽囚后寨。都知道第十日,方开兵打仗呢。这日晚间,夫妻二人正讲论九将的事情,赵保说:“他们在后寨幽囚,总不是好,倘若有人进来救出去,我们岂不白白费力。”路素贞说:“我们有这迷魂 帕子,他们有什么样的能人,全不怕,等是日打仗,杀他们个全军尽没。我已改妆成神仙,他们都猜不着我们这个戏法。”外面徐良一拉大众说:“里面言语,你们都听见了没有?”众人说:“俱都听真。”徐良说:“我们到后寨,先救九将,然后放火,我与老兄弟盗她这个旗子,要动手之时,可全都把鼻子堵住。”众人点头。奔至后面,果然单有一个帐房,里面九个人,都倒缚二臂,垂头丧气,一个个一语不发。徐良众人把二十名兵丁尽都杀死,解了他们的绳子,说了来历,九位各抄家伙,又告诉他们堵住鼻孔,直奔路素贞这里来。艾虎在前边一嚷说:“后营失火!”路素贞抓帕子,同赵保往外一跑。迎面被艾虎给了一刀,赵保一闪就跑。路素贞过来,一抖迷魂 帕,被艾虎一刀,正砍在旗杆之上,旗子落地,路素贞就跑。徐良先捡旗子。依着艾虎要追,徐良拦住不教追。赵保早被吕仁杰一铁锤,把眼睛砸瞎,又被沈明杰一刀杀死。众人扑奔后面,叫谢宽、谢忠、谢勇、沈明杰、吕仁杰给他们硫磺焰硝,千里火筒,上后面点草垛去。大家定下主意,全在金顶黄罗帐那里会齐。余者众人,奔黄罗帐而来,迎面遇见巡更的人就杀,到黄罗帐五层围墙,就是黄寿、杨泰、鲁士杰不会高来高去,教他们三个人在外等着,余下之人,蹿将进去。到黄罗宝帐门首,往里一看,襄王正同着崔平、周通议论后天打仗一事,又看旁边,有许多御林军校。徐良候至众人齐都来到,往里一蹿,乱砍众人,崔平、周通拉肋下宝剑,过来要与这几个人对敌,徐良把迷魂 帕子一抖,二人立刻栽倒在地上。襄王刚要一嚷,被徐良一抖帕子,王爷 就栽倒在地。白芸生把襄王往背后一背,用抄包把臀一兜,在自己胸前系了个扣儿.此时御林军、崔平、周通尽皆杀死,大家转身往外一走。就听满营中一阵大乱,四面八方锣声乱响,后边火光冲天,钟雄的营内号炮冲天,众将杀奔前来。把宁夏国的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展昭、蒋平两队人马,从左右夹攻来,盖一臣由当中杀来。这一场大战,只杀得天翻地覆,滚汤泼雪,转眼间横满地。血水直流,悲哀惨切,鬼哭神嚎。这一阵非寻常可比,直杀到天光大亮,红日东升。宁夏国的兵丁,跑脱了十不存一。路素贞趁此时乱兵之际逃窜,后来配了宁夏国王为妾,余者有名将官,无一名漏网,俱死在乱军之中。钟雄、盖一臣回归大营,查点人数伤了二三十名兵丁,得来的刀槍、盔铠马匹、锣鼓帐房、金银财帛、粮草等物不计其数。拿来的襄王,蒋平给他发髻内放上迷魂 药饼,解往京都,将迷魂 帕子用火焚化。君山之人,暂且驻扎潼关。蒋平等押解襄王入都,进开封府见包公回话。将襄王钉镣收监。

次日包公上朝,奏明天子,万岁看明奏本,降旨钦封钟雄为副招讨,盖一臣为正招讨。所有开封府去打仗出力之人,征剿有功,加升二级。钦封刘士杰、鲁士杰、吕仁杰、沈明杰小四杰六品校尉。君山出力之人员,实授五品校尉,于义赏三品护卫将军。襄 开封府审问,亲供回奏。至次日包公入朝,替递谢恩折子,然后请罪,因襄王缚上堂口一气身亡,故此请罪。天子降旨,襄王已死,以往免究,死后按散宗室例埋葬。宁夏国打来降书顺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徐良奉旨完姻,冯渊奉旨完姻。阎正芳、王忠不愿为官,赏了些金银彩缎。潼关所有得来的东西,尽都赏赐兵丁,兵器等物入库。钟太保仍回君山,于义、于奢入都当差。为国死去的沈仲元、熊威、韩良,赏给四品俸禄,奉旨回原籍入葬。从此国家安定,文忠武勇,军民乐业,五谷丰登,天下太平。
续小五义(忠烈侠义传)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xuxiaowuyi_zhongliexiayichuan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阿氏谋夫案如意君传楹联丛话全编武则天四大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明清奇案绿牡丹小说杨家将小说豆棚闲话《东周列国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