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西游记

上卷 第五十一回 心猿空用千般计 水火无功难炼魔

西游记 | 作者:吴承恩 | 更新时间:2017-05-05 21:49:23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雍正剑侠图》(童林传)明清奇案明史演义红楼梦说唐全传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
  话说齐天大圣空着手败了阵来坐于金皘山后扑梭梭两眼滴泪叫道:“师父啊!指望和你:佛恩有德有和融同幼同生意莫穷。同住同修同解脱同慈同念显灵功。同缘同相心真契同见同知道转通。岂料如今无主杖空拳赤脚怎兴隆!”大圣凄惨多时心中暗想道:“那妖精认得我。我记得他在阵上夸奖道:‘真个是闹天宫之类!’这等啊决不是凡间怪物定然是天上凶星。想因思凡下界又不知是那里降下来魔头且须上界去查勘查勘。”

  行者这才是以心问心自张自主急翻身纵起祥云直至南天门外忽抬头见广目天王当面迎着长揖道:“大圣何往?”

  行者道:“有事要见玉帝你在此何干?”广目道:今日轮该巡视南天门。”说未了又见那马赵温关四大元帅作礼道:“大圣失迎请待茶。”行者道:“有事哩。”遂辞了广目并四元帅径入南天门里直至灵霄殿外果又见张道陵、葛仙翁、许旌阳、丘弘济四天师并南斗六司、北斗七元都在殿前迎着行者一齐起手道:“大圣如何到此?”又问:“保唐僧之功完否?”行者道:“早哩早哩!路遥魔广才有一半之功见如今阻住在金皘山金皘洞。

  有一个兕怪把唐师父拿于洞里是老孙寻上门与他交战一场那厮的神通广大把老孙的金箍棒抢去了因此难缚魔王。

  疑是上界那个凶星思凡下界又不知是那里降来的魔头老孙因此来寻寻玉帝问他个钳束不严。”许旌阳笑道:“这猴头还是如此放刁!”行者道:“不是放刁我老孙一生是这口儿紧些才寻的着个头儿。”张道陵道:“不消多说只与他传报便了。”

  行者道:“多谢多谢!”当时四天师传奏灵霄引见玉陛。行者朝上唱个大喏道:“老官儿累你累你!我老孙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一路凶多吉少也不消说。于今来在金山兜山金山兜洞有一兕怪把唐僧拿在洞里不知是要蒸要煮要晒。是老孙寻上他门与他交战那怪却就有些认得老孙卓是神通广大把老孙的金箍棒抢去因此难缚妖魔。疑是上天凶星思凡下界为此老孙特来启奏伏乞天尊垂慈洞鉴降旨查勘凶星兵收剿妖魔老孙不胜战栗屏营之至!”却又打个深躬道:“以闻。”旁有葛仙翁笑道:“猴子是何前倨后恭?”行者道:“不敢不敢!不是甚前倨后恭老孙于今是没棒弄了。”

  彼时玉皇天尊闻奏即忙降旨可韩司知道:“既如悟空所奏可随查诸天星斗各宿神王有无思凡下界随即复奏施行以闻。”可韩丈人真君领旨当时即同大圣去查。先查了四天门门上神王官吏;次查了三微垣垣中大小群真;又查了雷霆官将陶张辛邓苟毕庞刘;最后才查三十三天天天自在;又查二十八宿:东七宿角亢氏房参尾箕西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南七宿北七宿宿宿安宁;又查了太阳太**火木金土七政;罗睺计都噹孛四余。满天星斗并无思凡下界。行者道:“既是如此我老孙也不消上那灵霄宝殿打搅玉皇大帝深为不便。你自回旨去罢我只在此等你回话便了。”那可韩丈人真君依命。

  孙行者等候良久作诗纪兴曰:“风清云霁乐升平神静星明显瑞祯。河汉安宁天地泰五方八极偃戈旌。”

  那可韩司丈人真君历历查勘回奏玉帝道:“满天星宿不少各方神将皆存并无思凡下界者。”玉帝闻奏:“着孙悟空挑选几员天将下界擒魔去也。”四大天师奉旨意即出灵霄宝殿对行者道:“大圣啊玉帝宽恩言天宫无神思凡着你挑选几员天将擒魔去哩。”行者低头暗想道:“天上将不如老孙者多胜似老孙者少。想我闹天宫时玉帝遣十万天兵布天罗地网更不曾有一将敢与我比手。向后来调了小圣二郎方是我的对手。如今那怪物手段又强似老孙却怎么得能彀取胜?”许旌阳道:“此一时彼一时大不同也。常言道一物降一物哩你好违了旨意?但凭高见选用天将勿得迟疑误事。”行者道:

  “既然如此深感上恩。果是不好违旨。一则老孙又不可空走这遭烦旌阳转奏玉帝只教托塔李天王与哪吒太子他还有几件降妖兵器且下界与那怪见一仗以看如何。果若能擒得他是老孙之幸;若不能那时再作区处。”

  真个那天师启奏了玉帝玉帝即令李天王父子率领众部天兵与行者助力。那天王即奉旨来会行者行者又对天师道:

  “蒙玉帝遣差天王谢谢不尽。还有一事再烦转达:但得两个雷公使用等天王战斗之时教雷公在云端里下个雷捎照顶门上锭死那妖魔深为良计也。”天师笑道:“好!好!好!”天师又奏玉帝传旨教九天府下点邓化、张蕃二雷公与天王合力缚妖救难。遂与天王、孙大圣径下南天门外。

  顷刻而到行者道:“此山便是金皘山山中间乃是金皘洞。列位商议却教那个先去索战?”天王停下云头扎住天兵在于山南坡下道:“大圣素知小儿哪吒曾降九十六洞妖魔善能变化随身有降妖兵器须教他先去出阵。”行者道:“既如此等老孙引太子去来。”那太子抖擞雄威与大圣跳在高山径至洞口但见那洞门紧闭崖下无精。行者上前高叫:“泼魔!

  快开门!还我师父来也!”那洞里把门的小妖看见急报道:“大王孙行者领着一个小童男在门前叫战哩。”那魔王道:“这猴子铁棒被我夺了空手难争想是请得救兵来也。”叫:“取兵器!”魔王绰枪在手走到门外观看那小童男生得相貌清奇十分精壮。真个是:玉面娇容如满月朱唇方口露银牙。眼光掣电睛珠暴额阔凝霞髻髽。绣带舞风飞彩焰锦袍映日放金花。环绦灼灼攀心镜宝甲辉辉衬战靴。身小声洪多壮丽三天护教恶哪吒。魔王笑道:“你是李天王第三个孩儿名唤做哪吒太子却如何到我这门前呼喝?”太子道:“因你这泼魔作乱困害东土圣僧奉玉帝金旨特来拿你!”魔王大怒道:“你想是孙悟空请来的。我就是那圣僧的魔头哩!量你这小儿曹有何武艺敢出浪言!不要走!吃吾一枪!”这太子使斩妖剑劈手相迎。他两个搭上手却才赌斗那大圣急转山坡叫:“雷公何在?快早去着妖魔下个雷捎助太子降伏来也!”邓张二公即踏云光正欲下手只见那太子使出法来将身一变变作三头六臂手持六般兵器望妖魔砍来那魔王也变作三头六臂三柄长枪抵住。这太子又弄出降妖法力将六般兵器抛将起去是那六般兵器?却是砍妖剑、斩妖刀、缚妖索、降魔杵、绣球、火轮儿大叫一声“变!”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千变万都是一般兵器如骤雨冰雹纷纷密密望妖魔打将去。那魔王公然不惧一只手取出那白森森的圈子来望空抛起叫声“着!”唿喇的一下把六般兵器套将下来慌得那哪吒太子赤手逃生魔王得胜而回。

  邓张二雷公在空中暗笑道:“早是我先看头势不曾放了雷捎假若被他套将去却怎么回见天尊?”二公按落云头与太子来山南坡下对李天王道:“妖魔果神通广大!”悟空在旁笑道:“那厮神通也只如此争奈那个圈子利害。不知是甚么宝贝丢起来善套诸物。”哪吒恨道:“这大圣甚不成*人!我等折兵败阵十分烦恼都只为你你反喜笑何也!”行者道:“你说烦恼终然我老孙不烦恼?我如今没计奈何哭不得所以只得笑也。”天王道:“似此怎生结果?”行者道:“凭你等再怎计较只是圈子套不去的就可拿住他了。”天王道:“套不去者惟水火最利。常言道水火无情。”行者闻言道:“说得有理!你且稳坐在此待老孙再上天走走来。”邓、张二公道:“又去做甚的?”行者道:“老孙这去不消启奏玉帝只到南天门里上彤华宫请荧惑火德星君来此放火烧那怪物一场或者连那圈子烧做灰烬捉住妖魔。一则取兵器还汝等归天二则可解脱吾师之难。”太子闻言甚喜道:“不必迟疑请大圣早去早来我等只在此拱候。”

  行者纵起祥光又至南天门外那广目与四将迎道:“大圣如何又来?”行者道:“李天王着太子出师只一阵被那魔王把六件兵器捞了去了。我如今要到彤华宫请火德星君助阵哩。”

  四将不敢久留让他进去。至彤华宫只见那火部众神即入报道:“孙悟空欲见主公。”那南方三噹火德星君整衣出门迎进道:“昨日可韩司查点小宫更无一人思凡。”行者道:“已知但李天王与太子败阵失了兵器特来请你救援救援。”星君道:

  “那哪吒乃三坛海会大神他出身时曾降九十六洞妖魔神通广大若他不能小神又怎敢望也?”行者道:“因与李天王计议天地间至利者惟水火也。那怪物有一个圈子善能套人的物件不知是甚么宝贝故此说火能灭诸物特请星君领火部到下方纵火烧那妖魔救我师父一难。”火德星君闻言即点本部神兵同行者到金皘山南坡下与天王、雷公等相见了。天王道:“孙大圣你还去叫那厮出来等我与他交战待他拿动圈子我却闪过教火德帅众烧他。”行者笑道:“正是我和你去来。”火德共太子、邓、张二公立于高峰之上与他挑战。

  这大圣到了金皘洞口叫声“开门!快早还我师父!”那妖又急通报道:“孙悟空又来了!”那魔帅众出洞见了行者道:

  “你这泼猴又请了甚么兵来耶?”这壁厢转上托塔天王喝道:

  “泼魔头!认得我么?”魔王笑道:“李天王想是要与你令郎报仇欲讨兵器么?”天王道:“一则报仇要兵器二来是拿你救唐僧!不要走!吃吾一刀!”那怪物侧身躲过挺长枪随手相迎。

  他两个在洞前这场好杀!你看那:天王刀砍妖怪枪迎。刀砍霜光喷烈火枪迎锐气迸愁云。一个是金皘山生成的恶怪一个是灵霄殿差下的天神。那一个因欺禅性施威武这一个为救师灾展大伦。天王使法飞沙石魔怪争强播土尘。播土能教天地暗飞沙善着海江浑。两家努力争功绩皆为唐僧拜世尊。

  那孙大圣见他两个交战即转身跳上高峰对火德星君道:“三噹用心者!”你看那个妖魔与天王正斗到好处却又取出圈子来天王看见即拨祥光败阵而走。这高峰上火德星君忙传号令教众部火神一齐放火。这一场真个利害。好火:

  经云“南方者火之精也。”虽星星之火能烧万顷之田;乃三噹之威能变百端之火。今有火枪、火刀、火弓、火箭各部神祇所用不一但见那半空中火鸦飞噪;满山头火马奔腾。双双赤鼠对对火龙。双双赤鼠喷烈焰万里通红;对对火龙吐浓烟千方共黑。火车儿推出火葫芦撒开。火旗摇动一天霞火棒搅行盈地燎。说甚么宁戚鞭牛胜强似周郎赤壁。这个是天火非凡真利害烘烘焃焃火风红!那妖魔见火来时全无恐惧将圈子望空抛起唿喇一声把这火龙火马火鸦火鼠火枪火刀火弓火箭一圈子又套将下去转回本洞得胜收兵。

  这火德星君手执着一杆空旗招回众将会合天王等坐于山南坡下对行者道:“大圣啊这个凶魔真是罕见!我今折了火具怎生是好?”行者笑道:“不须报怨列位且请宽坐坐待老孙再去去来。”天王道:“你又往那里去?”行者道:“那怪物既不怕火断然怕水。常言道水能克火。等老孙去北天门里请水德星君施布水势往他洞里一灌把魔王渰死取物件还你们。”天王道:“此计虽妙但恐连你师父都渰杀也。”行者道:

  “没事!渰死我师我自有个法儿教他活来。如今稽迟列位甚是不当。”火德道:“既如此且请行请行。”

  好大圣又驾筋斗云径到北天门外忽抬头见多闻天王向前施礼道:“孙大圣何往?”行者道:“有一事要入乌浩宫见水德星君你在此作甚?”多闻道:“今日轮该巡视。”正说处又见那庞刘苟毕四大天将进礼邀茶。行者道:“不劳不劳!我事急矣!”遂别却诸神直至乌浩宫着水部众神即时通报。众神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来了。”水德星君闻言即将查点四海五湖、八河四渎、三江九派并各处龙王俱遣退整冠束带接出宫门迎进宫内道:“昨日可韩司查勘小宫恐有本部之神思凡作怪正在此点查江海河渎之神尚未完也”行者道:“那魔王不是江河之神此乃广大之精。先蒙玉帝差李天王父子并两个雷公下界擒拿被他弄个圈子将六件神兵套去。老孙无奈又上彤华宫请火德星君帅火部众神放火又将火龙火马等物一圈子套去。我想此物既不怕火必然怕水特来告请星君施水势与我捉那妖精取兵器归还天将。吾师之难亦可救也。”水德闻言即令黄河水伯神王:“随大圣去助功。”水伯自衣袖中取出一个白玉盂儿道:“我有此物盛水。”行者道:“看这盂儿能盛几何?妖魔如何渰得?”水伯道:“不瞒大圣说。我这一盂乃是黄河之水。半盂就是半河一盂就是一河。”行者喜道:“只消半盂足矣。”遂辞别水德与黄河神急离天阙。

  那水伯将盂儿望黄河舀了半盂跟大圣至金嶒山向南坡下见了天王、太子、雷公、火德具言前事行者道:“不必细讲且教水伯跟我去。待我叫开他门不要等他出来就将水往门里一倒那怪物一窝子可都渰死我却去捞师父的尸再救活不迟。”那水伯依命紧随行者转山坡径至洞口叫声“妖怪开门!”那把门的小妖听得是孙大圣的声音急又去报道:

  “孙悟空又来矣!”那魔闻说带了宝贝绰枪就走响一声开了石门。这水伯将白玉盂向里一倾那妖见是水来撒了长枪即忙取出圈子撑住二门。只见那股水骨都都的都往外泛将出来慌得孙大圣急纵筋斗与水伯跳在高峰。那天王同众都驾云停于高峰之前观看那水波涛泛涨着实狂澜。好水!真个是:一勺之多果然不测。盖唯神功运化利万物而流涨百川。

  只听得那潺潺声振谷又见那滔滔势漫天。雄威响若雷奔走猛涌波如雪卷颠。千丈波高漫路道万层涛激泛山岩。冷冷如漱玉滚滚似鸣弦。触石沧沧喷碎玉回湍渺渺漩窝圆。低低凹凹随流荡满涧平沟上下连。行者见了心慌道:“不好啊!水漫四野渰了民田未曾灌在他的洞里曾奈之何?”唤水伯急忙收水。水伯道:“小神只会放水却不会收水常言道泼水难收。”咦!那座山却也高峻这场水只奔低流。须臾间四散而归涧壑。

  又只见那洞外跳出几个小妖在外边吆吆喝喝伸拳逻袖弄棒拈枪依旧喜喜欢欢耍子。天王道:“这水原来不曾灌入洞内枉费一场之功也!”行者忍不住心中怒双手轮拳闯至妖魔门喝道:“那里走!看打!”唬得那几个小妖丢了枪棒跑入洞里战兢兢的报道:“大王打将来了!”魔王挺长枪迎出门前道:“这泼猴老大惫懒!你几番家敌不过我纵水火亦不能近怎么又踵将来送命?”行者道:“这儿子反说了哩!

  不知是我送命是你送命!走过来吃老外公一拳!”那妖魔笑道:“这猴儿强勉缠帐!我倒使枪他却使拳。那般一个筋骷子拳头只好有个核桃儿大小怎么称得个锤子起也?罢!罢!罢!

  我且把枪放下与你走一路拳看看!”行者笑道:“说得是!走上来!”那妖撩衣进步丢了个架子举起两个拳来真似打油的铁锤模样。这大圣展足挪身摆开解数在那洞门前与那魔王递走拳势。这一场好打!咦!拽开大四平踢起双飞脚。韬胁劈胸墩剜心摘胆着。仙人指路老子骑鹤。饿虎扑食最伤人蛟龙戏水能凶恶。魔王使个蟒翻身大圣却施鹿解角。翘跟淬地龙扭腕拿天橐。青狮张口来鲤鱼跌脊跃。盖顶撒花绕腰贯索。迎风贴扇儿急雨催花落。妖精便使观音掌行者就对罗汉脚。长掌开阔自然松怎比短拳多紧削?两个相持数十回一般本事无强弱。他两个在那洞门前厮打只见这高峰头喜得个李天王厉声喝采火德星鼓掌夸称。那两个雷公与哪吒太子帅众神跳到跟前都要来相助;这壁厢群妖摇旗擂鼓舞剑轮刀一齐护。孙大圣见事不谐将毫毛拔下一把望空撒起叫“变!”即变做三五十个小猴一拥上前把那妖缠住抱腿的抱腿扯腰的扯腰抓眼的抓眼挦毛的挦毛。那怪物慌了急把圈子拿将出来。大圣与天王等见他弄出圈套拨转云头走上高峰逃阵。那妖把圈子往上抛起唿喇的一声把那三五十个毫毛变的小猴收为本相套入洞中得了胜领兵闭门贺喜而去。

  这太子道:“孙大圣还是个好汉!这一路拳走得似锦上添花。使分身法正是人前显贵。”行者笑道:“列位在此远观那怪的本事比老孙如何?”李天王道:“他拳松脚慢不如大圣的紧疾他见我们去时也就着忙;又见你使出分身法来他就急了所以大弄个圈套。”行者道:“魔王好治只是套子难降。”火德与水伯道:“若还取胜除非得了他那宝贝然后可擒。”行者道:“他那宝贝如何可得?只除是偷去来。”邓张二公笑道:“若要行偷礼除大圣再无能者想当年大闹天宫时偷御酒偷蟠桃偷龙肝凤髓及老君之丹那是何等手段!今日正该拿此处用也。”行者道:“好说好说!既如此你们且坐等老孙打听去来。”好大圣跳下峰头私至洞口摇身一变变做个麻苍蝇儿。

  真个秀溜!你看他:翎翅薄如竹膜身躯小似花心。手足比毛更奘星星眼窟明明。善自闻香逐气飞时迅乘风。称来刚压定盘星可爱些些有用。轻轻的飞在门上爬到门缝边钻进去只见那大小群妖舞的舞唱的唱排列两旁;老魔王高坐台上面前摆着些蛇肉、鹿脯、熊掌、驼峰、山蔬果品有一把青磁酒壶香喷喷的羊酪椰醪大碗家宽怀畅饮。行者落于小妖丛里又变做一个獾头精慢慢的演近台边看彀多时全不见宝贝放在何方。急抽身转至台后又见那后厅上高吊着火龙吟啸火马号嘶。忽抬头见他的那金箍棒靠在东壁喜得他心痒难挝忘记了更容变象走上前拿了铁棒现原身丢开解数一路棒打将出去。慌得那群妖胆战心惊老魔王措手不及却被他推倒三个放倒两个打开一条血路径自出了洞门。这才是:魔头骄傲无防备主杖还归与本人。毕竟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西游记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xiyou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说呼全传薛丁山征西小说小五义小说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