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小五义小说

第一百二十四回 众豪杰坠落铜网阵 黑妖狐涉险冲霄楼

小五义小说 | 作者:石玉昆 | 更新时间:2017-06-22 21:36:21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明史演义《雍正剑侠图》(童林传)红楼梦说唐全传
〔西 月〕曰:



弹指几朝几代,到头谁弱谁强?人间战斗迭兴亡,直似弈棋模样。说甚英雄豪杰,谈何节烈纲常,天生侠义热心肠,尽入襄铜网。



且说北侠听金钟一响,是一百弓手,有一个头儿,是圣手秀士冯渊,拿着梆子,提着一条长槍,听见金钟一响,就由更道地沟上边下去。大众听梆子的号令,刚出正南上更道地沟门,正遇着北侠,拔刀就剁。冯渊听见刀声,往前一蹿,扭头一瞧是北侠。他是认得的,立刻双膝点地,苦苦求饶,什么大爷,什么爷爷、太爷、祖宗、师傅、大叔、二大爷、义父、爸爸全叫到了。北侠空有刀,剁不下去。冯渊又叫:“你老人家肯饶了我,我就算计着你们老爷们该来了,小子在这正等着呢,别看你们老爷们净管把铜网削碎,你们也不知道王爷 在什么地方,盟单在什么所在,我愿作向导,你愿收我个徒弟,就是徒弟;愿收我个干儿子,就是干儿子;愿收我个孙子,就是孙子。”北侠一想也是,正短这么一个向导,说:“起去,我饶恕于你。”冯渊说:“你者倒是认我个徒弟,是儿子,是孙子?我好称呼你老人家。”北侠说:“你可是真心吗?”冯渊就跪在那里起誓,说:“过往神衹在上,我要有虚情假意,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北侠说:“起去罢。”冯渊说:“我倒是称呼什么?”北侠说:“我已然有了义子,我收你为徒弟。”冯渊复又就地给北侠拜了四拜,叫了两声“师傅”。北侠答应,让冯渊起去。冯渊答应,乐的是手舞足蹈,说:“师傅,我先献点功劳,我一打梆子,弓手全出来,你可就杀人。可别让箭钉在身上,钉在身上就死。”他在这里“梆梆梆”一打,一百弓手听见梆子一阵乱响,大家出来。这个更道地沟最窄,并肩占不下两个人,只可一个跟着一个走,门儿又矮,出来一个,再出来一个。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两个宰一双,第三的被杀,第四、第五的回去不敢出来了。东西北共杀了九个。南面的听见冯渊投了降,连一个也没出来,谁要把着一瞅,箭就射。



上头一阵大乱,是王官雷英、金鞭将盛子川、三手将曹德、赛玄坛崔平、小灵官周通、张保、李虎、夏侯雄,带了些王府的兵丁,辞别了王爷 ,到此瞧看。进了木板连环,奔冲霄楼末层,进了五行的栏杆,到冲霄楼里头,脚蹬着大铁篦子,往下瞧看。雷英一瞅铜网尽都损坏,跺足捶胸,暗暗的叫苦。按说在冲霄楼铁篦子上头,往底下瞅,瞧不见底下的事情,在前文可就表过。再者铁篦子上四个犄角,单有四个大灯,昼夜不息,故此看得明白。雷英看见冯渊投降,雷英咬牙切齿大骂。底下冯渊听见,也是破口的大骂。他本是个南边人,未说话先叫“唔呀唔呀”的,骂道:“唔呀,混帐王八羔子,吾跟着我师傅,拿你们这些叛逆之贼来了,还不快些下来受缚!”金鞭将等大家问雷英主意,怎么办。雷英说:“略展小计,管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吩咐兵丁:“先把一百弓手撤回,后搬柴运草,拿火把他们烧死,破着这座冲霄楼不要了。”



顷刻间,王府柴草甚多,全把柴草运将进来,把软柴薪在灯上点着,顺铁篦子的窟窿往下一扔。这一下可了不得了,下面人全吃了苦了。这火全冲着头颅就下来了,个个用手中的刀把拉,连躲带闪,用脚把拉,工夫甚大,足下的软底靸鞋全要饶着,大众乱嚷。冯渊偷着往地沟里一看,说:“这可好了,他们走了,咱们出地沟罢。”让冯渊带路。冯渊在前,一个个都跟随着,奔南边这个地沟。走到南头,一看不好了,把大板子盖上了,这还不算,上头压上石头,弓手在上头坐着。赶着出来,又奔正东,也是不行。照样四面全绕到了,全是不行。这火就更大了。徐庆嚷道:“死鬼,活着的时候机灵,我们都为你前来报仇,你下阵雨也好哇!”冯渊说:“下阵雨也流不到这里来。”丁二爷说:“这可好了,他们不往下扔火了,这还有点恩典。他们往下扔生柴货呢。”老道说:“更不好了,底下这都是火,扔下来的是生柴货,全勾在一处,一阵风一鼓,大众全都是焦头烂面之鬼。这眼睛全睁不开,尽是黑烟。”大众在此受困,暂且不表。



单说的蒋爷,容他们破网的人走后,拉了柳青一把,两个人出上院衙,奔王府后身,正遇徐良。蒋爷就说:“怕里头人少,我们看一看动作。”徐良也不能管。二人直奔王府后墙蹿将下去,绕木板连环,直奔西南。柳爷问:“蒋爷,你们怎么知道王爷 住处?”蒋爷说:“我是听见魏昌说,有个月亮门。”进月亮门,内有北上房,屋中有灯火,赶奔前来戳窗棂纸,见王爷 在后虎座里半躺半坐,手中托着一本书,当住面门,就见露着花白的 须。两个王官面向里,靠着落地罩花牙子站着。让柳青使薰香,拿了堵鼻子的布卷把鼻子堵上,把薰香掏出来,把香点着,将仙鹤嘴戳在窗户窟窿里头,一拉仙鹤尾,把紧一拉,屋中香烟都满了,蒋爷说:“你因为什么还不收起来?”柳爷说:“没熏过去呢。”蒋爷说:“那么些烟还熏不过去?难道咱们外边说话他听不见?”柳爷说:“怎么不躺下呢?”蒋爷说:“两个王官靠住搁子了。”柳爷说:“王爷 怎么不扔书?”蒋爷说:“你不用疑心,跟我进去罢。”蒋爷掀帘笼,就往里走。柳爷将薰香盒子收了,在后跟着。蒋爷进去,往前一扑抓王爷 ,把王爷 的 髭抓掉了,这才瞧见王爷 是假的,傀儡头,衣帽靴子都是真的。再回头一看,两个王官也是如此。原来是雷英的用意,自打长沙府回来,他父亲提了蒋爷的事情,不让他保王爷 了,从此与他父亲反脸,愤愤而出,保定了王爷 了。有消息地方加上消息,没消息地方安上消息,故此蒋爷上当。脚底下“呼喇喇”一响,赶着撤身回来,早就踏在翻板上了,“噗(口甬)噗(口甬)”,两个人坠落 下去。原来底下有四个王官,把他们四马攒蹄捆上。柳青怨恨蒋平,闭目合睛等死。王官拉刀要杀,暂且不表。



且说智爷拉小诸葛出上院衙,直奔王府后身,看看临近,由树林蹿出一个人来,原是山西雁,说:“智叔父、师叔,你们也是打接应去罢?”智爷说:“你怎么知道?”回答:“我蒋四叔刚过去。”智爷说:“同着柳爷罢?”回答:“正是,”智爷说:“咱们准是要走到一处。”沈爷说:“不行,他们去也是白去,上不去楼。”徐良要跟着进来,智爷把他拦住。二人奔将进去,直奔木板连环,走坎为水,进的水火既济,脚着万字式,直奔冲霄楼,进五行栏杆,都是沈中元带路。智爷要掏飞抓百练索,沈爷把他拦住。沈爷奔到柱子后头,把一尺二寸长的一个大铁些子一般,自然打上头“呱喇喇”放下一个软梯来,二人这才上去。到了上面,又把软梯卷上去。又上三层,也是照样。往正南上一看,王爷 兵丁如蚂蚁盘窝一般。智爷说:“咱们不管他们的闲事。”直奔隔扇,连锁头都没锁,一推就开。晃千里火一照,上面有个悬龛,下面一个佛柜。晃着火,看着柜上有古铜五供,柜面子上有一大道横缝。智爷问沈爷:“这里怎么有个缝子?”沈爷说:“那是干裂。”智爷说:“添漆的东西那有干裂?别有消息罢?”沈爷说:“没有。”智爷让沈爷巡风,自己蹿将上去,将要直奔悬龛的底梁,就从那缝子出来了两个扁槍头子,“噗哧”一声。智爷一摸肚子,“咕咚”摔在楼板乱滚,说:“我的肠子让他们扎出来了,在外搭拉着呢。”沈爷一急进来。原来里头有两个上夜的,一个金槍将王善,一个银槍将王保,开佛柜后门蹿出来。王善叫:“兄弟杀那个。”沈爷一急,与王善 手,就听那边“嗑(口叉)”一声,沈爷就知道智爷被杀。王善一喜,说:“兄弟得了罢?”智爷答言说:“得了,就剩你哩。我学那古人托肠大战。”王善。没躲闪开,早被智爷一刀杀死。沈爷问智爷:“怎么样?”智爷说:“没有扎着我,把我百宝皮囊扎了两个窟窿。”沈爷说:“吓着了我了。”智爷把百宝皮囊解下来,问沈爷:“还有消息没有?”沈爷说:“你不必问我,我直不敢说了。要怕有埋伏,我上去罢。”智爷说:“还是我上去罢。你给我巡风。”叫沈中元在外边巡风,仍是智爷上去,细拿千里火一照,蹿上佛柜,拿刀紧剁楼板,把上头的黄云缎佛帐用刀削将下来,就看见了盟单匣子。回手把刀插入鞘中,把千里火放在旁边,伸手一够盟单够不着,只可就爬在悬龛的底板上,伸双手把那个盟单匣子,两边有两个铜环,用手一揪,“哧”的一声,从上面掉下一把月牙式的刀来,正在智爷的腰上,“噹”的一声。智爷把双睛一闭。智爷生死,破铜网阵一切,各节目仍有一百馀回,随后刊刻,续套嗣出。先将大节目暂为开载于后:



若问众英雄脱难,襄王逃跑宁夏国;智化盗盟单,因为让功暗走;黑妖狐专折本入都,颜大人特旨进京陛见;山西雁追贼,开封府双行刺,大闹天齐庙;九尾仙狐路素真出世,小五义朝天见主,见驾封官;北侠特旨出家,大相国寺教刀训子;庆历爷丢冠袍带履,潞安山琵琶峪拿白菊花,拿火判官周龙,棍打太岁坊,神鬼闹家宅;南头盗鱼肠剑,二盗鱼肠剑,三盗鱼肠剑;白沙滩打擂,拿伏地君王东方亮;劫囚车,闹法场,开封府丢相印;北侠归三教寺,收徒弟,救难妇;白菊花行刺;北侠兵破姚家寨;群贼夺陷空岛,累死卢方,哭死徐庆,复夺陷空岛;五打朝天岭,三抢天峰山:失潼关,钟雄挂帅印,抢宁夏国拿获襄王,俱在续套《小五义》分解。
小五义小说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xiaowuyixiaoshu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说呼全传薛丁山征西小说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飞龙全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