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医学杂学小说 > 笑林广记最新章节

谬误部

笑林广记 | 作者:游戏主人 | 更新时间:2017-05-16 21:43:13
推荐阅读:本草纲目黄帝内经养生秘旨伤寒论金匮要略原文千金方素女经白话黄帝内经白话文普济本事方诸病源候论
  

读破句

【原文】

庸师惯读破句,又念白字。一日训徒,教《大学序》,念云:“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主人知觉,怒而逐之。复被一荫官①延请入幕,官不识律令,每事询之馆师。一日,巡捕拿一盗钟者至,官问:“何以治之?”师曰:“夫子之道忠(音同盗钟),怒而巳矣。”官遂释放。又一日,获一盗席者至,官又问,师曰:“朝闻道夕(音同盗席),死可以。”官即将盗席者立毙杖下。适冥王私行,察访得实,即命鬼判拿来,痛骂曰:“什么都不懂的畜生!你骗人馆谷②,误人子弟,其罪不小,谪往轮回去变猪狗。”师再三哀告曰:“作猪狗固不敢辞,但猪要判生南方,狗乞做一母狗。”王问何故,答曰:“《曲礼》云:临财母苟(音同狗)得,临难母苟(音同狗)免。”

【注释】

①荫官:封建时代凭借上代余荫取得官职的人。

②馆谷:旧时指给幕友或塾师的酬金。

【译文】

有个不高明的教书先生常常断错句子,还经常念白字。有一天他教训徒弟,讲授《大学·序》,他念道:“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主人听出了错误,非常生气,把他赶了出去。后来这个教书先生又被一个官员请去做幕僚,这个官员不懂律法,每件事情都要问这位先生。一天,巡抚抓到一个偷钟的人,官员就问:“如何处置他?”这位先生说:“夫子之道忠,怒而已矣。”官员于是释放了盗钟的人。又有一天,抓到了—个偷席子的人,官员又问那先生处置的方法,他就说:“朝闻道夕,死可以。”官员立即将盗席的人打死了。正赶上冥王私访,知道了事情的实情,就命小鬼把教书先生抓来痛骂道:“什么都不懂的畜生!你骗人钱财,误人子弟,罪过不小,罚你转世去变猪狗。”教书先生再三哀求道:“做猪狗不敢推辞,只要求猪要判生南方,做狗乞求做一母狗。”冥王问为什么,他回答说:“《曲礼》云: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

两企慕

【原文】

山东人慕南方大桥,不辞远道来看。中途遇一苏州人,亦闻山东萝卜最大,前往观之。两人各诉企慕之意。苏人曰:“既如此,弟只消备述与兄听,何必远道跋涉?”因言:“去年六月初三,一人从桥上失足堕河,至今年六月初三,还未曾到水,你说高也不高?”山东人曰:“多承指教。足下要看敝处萝卜,也不消去得。明年此时,自然长过你们苏州来了。”

【译文】

有个山东人羡慕南方大桥,不辞劳苦长途跋涉地到苏州去看。途中遇到一个苏州人,这个苏州人也因为听说山东的萝卜最大,所以正前往山东去看。两人各自述说了羡慕之意。苏州人说:“既然如此,我就把南方大桥详细地讲述给你听,何必要长途跋涉。”于是就介绍道:“去年六月初三有人从桥上掉了下去,到今年六月初三还没落入水中,你想这桥高不高?”山东人说:“承蒙指教,山东的萝卜你也不需要去看了,明年的这个时候,自然会长到你们那边去了。”

未冠

【原文】

童生有老而未冠者,试官问之,以“孤寒①无网”对。官曰:“只你嘴上 须剃下来,亦勾结网矣。”对曰:“童生也想要如此,只是新冠是桩喜事,不好戴得白网巾。”

【注释】

①孤寒:家世寒微,无可依靠。

【译文】

有个童生年纪已很大了,但没戴帽子,考官问他为什么不戴帽子,老童生回答说:“因为孤寒无网。”考官说:“将你嘴上的 须剃下来,就够结网了。”童声回答说:“我也想要这样,只是戴新帽子是桩喜事,不好戴一顶白网巾。”

见皇帝

【原文】

一人从京师回,自夸曾见皇帝。或问:“皇帝门景如何?”答曰:“四柱牌坊,金书‘皇帝世家’。大门内匾,金书‘天子第’。两边对联是: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又问:“皇帝如何装束?”曰:“头带玉纱帽,身穿金海青。”问者曰:“明明说谎,穿了金子打的海青,如何拜揖?”其人曰:“呸!你真是个冒失鬼,皇帝肯与哪个作揖的。”

【译文】

有个人从京城回来,自我吹嘘说曾经见到了皇帝。有人问:“皇帝住所前是什么样?”那人回答说:“四柱牌坊,上写金字‘皇帝世家’。大门内匾,金书‘天子第’。两边对联是:‘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问话的人又问:“皇帝穿些什么?”那人回答说:“头戴玉纱帽,身穿金海青。”问话的人说:“你显然是说谎,穿了金子做的长袍,怎么拜揖?”那人回答说:“你真是个糊涂虫,皇帝肯和谁作揖。”

借称呼

【原文】

一家父子僮仆,专说大话,每每以朝廷名色称呼。一日友人来望,父出外,遇其长子,曰:“父王驾出了。”问及令堂。次子又云:“娘娘在后花园饮宴。”友见说话僭分①,含怒而去。途遇其父,乃述其子之言告之。父曰:“是谁说的?”仆在后云:“这是太子与庶子说的。”其友愈恼,扭仆便打。其父忙劝曰:“卿家弗恼,看寡人面上。”

【注释】

①僭(jiàn)分:越分。

【译文】

有户人家父子与僮仆专说大话,事事都用朝廷用语相称呼。一天朋友到家,正巧主人外出,遇到长子,长子说:“父王驾出了。”客人问到家母,次子又说:“娘娘在后花园饮宴。”朋友见他们说话超越身份,含怒离开。路上遇到主人,朋友叙述其子所说的话,主人问道:“是谁说的?”仆人在后边接话道:“这是太子与庶子说的。”朋友一听更加恼怒,扭住仆人便打。主人急忙劝道:“卿家勿恼,看在寡人面上。”

看镜

【原文】

有出外生理者,妻要捎买梳子,嘱其带回。夫问其状,妻指新月示之。夫货毕,忽忆妻语,因看月轮正满,遂依样买了镜子一面带归。妻照之骂曰:“梳子不买,如何反娶一妾回来?”两下争闹,母闻之往劝,忽见镜,照云:“我儿有心费钱,如何讨恁个年老婆儿?”互相埋怨。遂至讦讼①。官差往拘之,差见镜,慌云:“才得出牌,如何就出添差来捉违限?”及审,置镜于案。官照见大怒云:“夫妻不和事,何必央请乡官来讲分!”

【注释】

①讦(jié)讼:控告诉讼。

【译文】

有个人出外经商,其妻让他买把梳子回来。丈夫问梳子是什么形状,妻子指着月牙说:“和月亮形状一样。”丈夫卖完货物,突然想起妻子的话,便抬头看月亮,当时月亮正圆,于是按照月亮的样子买了一面镜子带回来。妻子拿起镜子一看大骂道:“梳子不买,为何反倒娶了一个小老婆?”夫妻争吵不休,母亲过来劝解,突然见到镜子,照后说:“我儿有心花钱讨小老婆,为何讨个老太婆?”三人互相埋怨告到官府。当官的派衙役去捉拿到案,衙役见到镜子,惊慌说:“才出来去捉人,为何又派人来捉我?”等到审案时,衙役把镜子放在案桌上,当官的照见大怒说:“夫妻不和之事,何必请地方官来说情。”

高才

【原文】

一官偶有书义未解,问吏曰:“此处有高才否?”吏误以为裁缝姓高也,应曰:“有。”即唤进。官问曰:“贫而无谄,如何?”答曰:“裙而无裥①,折起来。”又问:“富而无骄,如何?”答曰:“裤若无腰,做上去。”官怒喝曰:“咄!”裁缝曰:“极是容易,小人有熨斗。取来烫烫。”

【注释】

①裥(jiǎn):衣服上的褶子。

【译文】

有个官员偶然不明书中语义,向差役问道:“这里有高才吗?”差役误认为裁缝姓高,便回答说:“有。”随即差役领来了裁缝,官员问道:“贫而无谄,怎么解?”裁缝回答说:“裙无裥,折起来。”又问:“富而不骄,怎么解?”回答说:“裤若无腰,做上去。”官人听了十分恼怒,喝斥道:“咄!”裁缝说:“极是容易,若是皱了,小人有烫斗取来烫烫。”

不识货

【原文】

有徽人开典而不识货者,一人以单皮鼓一面来当。喝云:“皮锣一面,当银五分。”有以笙来当者,云:“斑竹酒壶一把,当银三分。”有当笛者,云:“丝缉火筒一根,当银二分。”后有持了事帕来当者,喝云:“虎狸斑汗巾一条。当银二分。”小郎曰:“这物要他何用?”答云:“若不赎。留他抹抹嘴也好。”

【译文】

有个安徽人开当铺,但不识货。有个人拿一面单皮鼓来当,老板喝道:“皮锣一面,当银五分。”又有一个拿笙来当,老板喊道:“斑竹酒壶一把,当银三分。”有个人拿笛子来当,老板喊:“丝缉火筒一根,当银二分。”后来一个人拿了一条合房用的手巾来当,老板喊道:“虎狸斑汗巾一条,当银二分。”小伙计说:“这东西要他干什么?”老板回答道:“如不赎回,留下它抹抹嘴也好。”

外太公

【原文】

有教小儿以“大”字者。次日写“太”字问之。儿仍曰:“大字。”因教之曰:“中多一点,乃太公的太字也。”明日写“犬”字问之,儿曰:“太公的太字。”师曰:“今番点在外,如何还是太字?”儿即应曰:“这样说,便是外太公了。”

【译文】

老师教学生认字,先教“大”字,第二天写一个“太”字相问,学生仍念“大”字。接着老师教学生说:“大字里边多一点,是太公的‘太’字。”又过了一天,老师写“犬”字相问,学生说:“太公的‘太’字。”老师说:“现在点在外,怎么还是‘太’字?”学生接口说:“这样说,便是外太公了。”

床 榻

【原文】

有卖床 榻①者,一日夫出,命妇守店。一人来买床 ,价少,银水又低,争执良久,勉强售之。次日,复来买榻。妇曰:“这人不知好歹,昨日床 上讨尽我的便宜,今日榻上又想要讨我的便宜了。”

【注释】

①榻:狭长而较矮的床 。

【译文】

有户人家卖床 、榻。有一天,丈夫外出,让妻子看守店铺。一人来买床 ,出价很少,讨价很久,店妇勉强卖给了他。第二天,那人又来买榻。店妇说:“这人实在不知好歹,昨天在床 上讨尽我的便宜,今日在榻上又想讨我的便宜了!”

房事

【原文】

一丈母命婿以房典银,既成交 而房价未足,因作书促之云:“家岳母房事悬望至紧,刻不容缓,早晚望公垂慈一处,以济其急。至感至感!”

【译文】

有位岳母让女婿用房子典银,已经成交 ,但钱未给足,于是岳母写信一封催促说:“岳母我房事盼望极紧,刻不容缓,从早到晚盼你到我这里来,以解其急,深表感谢!”

卖粪

【原文】

一家有粪一窖,招人货卖,索钱一千,买者还五百。主人怒曰:“有如此贱粪,难道是狗撒的?”乡人曰:“又不曾吃了你的,何须这等发急。”

【译文】

有户人家有一窖粪,准备出卖,要价一千。一个农夫还价五百,主人大怒,说:“有这样的贱粪吗?难道是狗屙的?”农夫说:“又不曾吃了你的,何必这样着急。”

出丑

【原文】

有屠牛者,过宰猪者之家。其子欲讳“宰猪”二字,回云:“家尊出亥①去了。”屠牛者归,对子述之,称赞不已。子亦领悟。次日屠猪者至,其子亦回云:“家父往外出丑②去了。”问:“几时归?”答曰:“出尽丑自然回来了。”

【注释】

①出亥:意为杀猪。

②出丑:意为杀牛。

【译文】

宰牛人经过一宰猪人家,问主人在家吗?其儿子想要避讳宰猪二字,便回答说:“父亲杀猪去了。”宰牛人回到家里,对儿子讲述宰猪人儿子所说的话,称赞不已。儿子领悟,第二天宰猪人来了,其儿子也回答说:“家父往外出丑去了。”宰猪人问:“什么时候回来?”儿子回答说:“出尽丑自然就回来了。”

整嫂裙

【原文】

一嫂前行,而裙夹于臀缝内者,叔从后拽整之。嫂顾见,疑其调戏,遂大怒。叔躬身曰:“嫂嫂请息怒,待愚叔依旧与你塞进去,你再夹紧何如?”

【译文】

嫂子走在前面,裙子夹在屁股沟里,小叔子从后把裙子拽出来。嫂子回头一看,以为是小叔子调戏她,十分恼怒。小叔子躬身说:“嫂嫂请息怒,待我仍旧给你塞进去,你再夹紧怎么样。”

戏嫂臂

【原文】

兄患病献神,嫂收祭物,叔将嫂臂暗捏一把。嫂怒云:“看你肥肉吃得几块!”兄在床 上听见,叫声:“兄弟没正经,你嫂要留来结识人头的,大家省口出客罢。”

【译文】

哥哥患病打算祭神,嫂子拾掇祭物。小叔子将嫂子的胳膊偷偷地捏了一把。嫂子恼怒说:“看你能吃几块肥肉!”哥哥在床 上听见,叫道:“兄弟太没正事,你嫂子要留下招待客人的,家里人省点吃吧!”

利市

【原文】

一人元旦出门云:“头一日必得利市方妙。”遂于桌上写一“吉”字。不意连走数家,求一茶不得。将“吉”字倒看良久。曰:“原来写了‘口干’字,自然没得吃了。”再顺看曰:“吾论来,竟该有十一家替我润口。”

【译文】

有个人元旦出门说:“头一天出门必得吉利才好。”于是在桌上写一个“吉”字。不想连走数家,连一杯茶水都没喝到。那人回到家里将“吉”字倒看了一会说:“原来写了‘口干’二字,自然没有吃的。”接着又顺着看说:“论理,应该有‘十一’家替我润口。”

官话

【原文】

有兄弟经商,学得一二官话。将到家,兄往隔河出恭,命弟先往见其父。父曰:“汝兄何在?”弟曰:“撒屎。”父惊曰:“在何处杀死的?”答曰:“河南。”父方悲恸而兄已至,父遂骂其次子,“何得妄言如是?”曰:“我自打官话耳。”父曰:“这样官话,只好吓你亲爷罢了。”

【译文】

有兄弟俩外出经商,学得一两句官话。归来快到家时,哥哥到河南岸大便,让弟弟先回去见父亲。父亲说:“你哥在哪里?”弟说:“撒屎。”父亲十分惊恐,说:“在哪里杀死的?”弟弟回答说:“河南。”父亲悲痛大哭,正在这时哥哥回来了,父亲于是大骂小儿子:“为何说如此假话?”小儿子说:“我说的是官话。”父亲说:“这样的官话,只能吓你亲爹罢了。”

掌嘴

【原文】

一乡人进城,偶与人竞,被打耳光子数下,赴县叫喊。官问:“何事?”曰:“小人被人打了许多乳广。”官不信。连问,只以乳广对。官大怒。呼皂隶掌嘴。方被掌,乡人遂以指示官,正是这个样子。

【译文】

有个农夫进城,偶然与他人比赛,被人打了数个耳光子。农夫跑到县衙叫喊,县官问:“什么事?”农夫说:“我被人打了许多乳广。”县官不明白,连问数句,农夫只用“乳广”回答。县官大怒,呼差役打其嘴巴。刚被打,农夫急忙用手示意说:“正是这个样子。”

乳广

【原文】

一乡人涉讼,官受其贿,临审复掌嘴数下。乡人不忿,作官话曰:“老爷,你要人觜(言银子也)我就人觜。要铜圆(言铜钱也)就铜圆,要尾(言米也)就尾,为何临了来又歹我的乳广①?”

【注释】

①乳广:同“耳光”。

【译文】

有个农夫被牵连进官司,当官的接受了他的贿赂,到了审案时,又打了他数下嘴巴。农夫不愤,学作官话说:“老爷,你要人觜(银子)我就给你人觜;要铜圆(铜钱)就给你铜圆;要尾(米)就给你尾,为什么要审案时又打我的乳广?”

初上路

【原文】

一人初上路,才骑牲口踏镫①,掉落一鞋。其人因作官话大声曰:“啊呀。掌鞭的,我的鞋(爷音)。”赶鞭的以为唤他做爷,答云:“爷不敢。”其人愈发急,大呼曰:“我的鞋(爷)!我的鞋(爷)!”掌鞭的不会其意,亦连声回应曰:“爷,小的怎么敢?”其人只得仍作乡语怒骂曰:“搠杀那娘,我一只鞋(呀音)子脱掉了!”

【注释】

①踏镫:挂在牲口两旁的铁制脚踏。

【译文】

有个人初上路,才骑上牲口踏上镫,就掉落了一只鞋。那人用京城里的话大声喊道:“啊呀掌鞭的,我的鞋(爷音)!”掌鞭人以为唤他做爷,答道:“爷不敢当。”那人更加着急,大喊道:“我的鞋(爷)!我的鞋(爷)!”掌鞭人未领会其意,也连声回答说:“爷,小的怎么敢做?”那人只得仍然用家乡话怒骂道:“日他娘,我一只鞋(呀音)子掉了。”

闹一闹

【原文】

一杭人妇,催轿往西湖游玩,贪恋湖上风景,不觉归迟。时已将暮,怕关城门,心中着急。乃对轿夫言曰:“轿夫阿哥,天色晚了,我多把银钱打发,你与我尽力闹一闹,早行进到里头去。不但是我好,连你们也落得自在快活些。”

【译文】

有个杭州妇女,催促抬轿的到西湖去游玩。由于贪恋风景,不觉归来晚了,将要天黑。妇女怕关城门,心里着急,就对轿夫说道:“轿夫阿哥,天色晚了,我多给你们银钱,你们给我尽力闹一闹,也好早些进到里头去,不但是我好,连你们也落得自己快活些。”

摸一把

【原文】

妇人门首买菜,问:“几个钱一把?”卖者说:“实价三个钱两把。”妇还两个钱三把。卖者云:“不指望我来摸娘娘一把,娘娘倒想要摸我一把,讨我这样便宜。”

【译文】

有个妇女在门口买菜,问卖菜的:“几个钱一把?”卖主说:“实在说三个钱两把。”妇女还价两个钱三把。卖主说:“我不曾指望摸娘娘一把,没想到娘娘倒想要摸我一把,讨我的便宜。”

苏空头

【原文】

一人初往苏州。或教之曰:“吴人惯扯空头,若去买货,他讨二两,只好还一两。就是与人讲话,他说两句,也只好听一句。”其人至苏,先以买货之法,行之果验。后遇一人。问其姓,答曰:“姓陆。”其人曰:“定是三老官了。”又问:“住房几间?”曰:“五间。”其人曰:“原来是两间一披。”又问:“宅上还有何人?”曰:“只房下一个。”其人背曰:“原还是与人合的。”

【译文】

一个人初次要去苏州,有人告诫他说:“苏州人一贯好说谎,如果去买东西,他要价二两,只能还价一两。就是与人说话,他说两句,也只能听一句。”那人到了苏州,先用上法买东西,果然行之有效。后来遇到一人问其姓什么?回答说:“姓陆。”那人说:“定是姓三的老官了。”又问:“住房几间。”回答说:“五间。”那人说:“原来是两间半。”又问:“家里还有什么人?”回答说:“只有一个老婆。”那人暗自说:“原来还是与人合用的。”

连偷骂

【原文】

吴人有灌园者,被邻居窃去疏果,乃大骂曰:“入娘贼,春天偷了我婶(笋),夏天又来偷我妹(梅)子,到冬来还要偷我个老婆(萝卜)。”

【译文】

吴地有个菜农,被邻居偷去蔬菜,于是大骂道:“入娘贼,春天偷了我的婶(笋),夏天又来偷我妹(梅)子,到了冬天还要偷我的老婆(萝卜)。”

晾马桶

【原文】

苏州人家晒两马桶在外,瞽者不知,误撒小解。其姑喝骂,嫂忙问曰:“这娘贼个脓血,滴来你个里面,还是撒来我个里头。”姑回云:“我搭你两边都有点个。”

【译文】

有户苏州人家在外边晾了两只马桶,一个瞎子不晓得,误撒小便。小姑子大吵大骂,嫂子急忙问道:“这个老娘贼,是撒在你的里面,还是撒在我的里面?”小姑子回答道:“我和你的两边都有点。”

鸟出来

【原文】

一家养子瞒人,邻翁问其妇曰:“娘子恭喜。添了令郎。”妇曰:“并无此事,要便是你鸟出来的。”

【译文】

有户人家生了儿子,对外隐瞒,邻家老头向那家妇女问道:“娘子,恭喜你生了儿子。”妇女说:“并无此事,要是养了儿子便是你鸟出来的。”

轧棉花

【原文】

姑嫂二人地上轧棉花。嫂问:“姑轧得几何?”姑曰:“尽力轧得两腿酸麻,轧个绒勿出。”

【译文】

姑嫂二人在地上轧棉花。嫂子问小姑子轧了多少,小姑子回答说:“用尽力气轧得两腿发麻,连个绒也没轧出来。”

庆生

【原文】

有妪诞辰,子侄辈商所以庆生者。一曰:“叫伙戏子与渠汤汤,好弗热闹。”一曰:“个非阿娘所好,弗如寻几个和尚,与渠笃笃倒好。”

【译文】

地区有个老太太过生日,晚辈们商量庆祝生日的方法,一个说:“让演戏的给她唱唱戏,是再热闹不过了。”另一个说:“那不是老太太所喜欢的,不如找几个和尚,给她笃笃倒好。”

贺寿

【原文】

贺友寿者,其友先期躲生,锁门而出。一日路上遇见,此人惯作歇后语,因对友曰:“前兄寿日,弟拉了许多丧门吊(客),替你生灾作贺(祸)。谁料你家入地无门,竟披枷带锁了。”

【译文】

甲到乙家为其祝寿,乙提前躲避,锁门外出了。一天,两人路上相见,甲擅长作歇后语,于是对乙说:“前些日子你过生日,我拉了许多丧门吊(客)替你生灾作贺(祸),谁料你家入地无门,竟然披枷戴锁了。”

寿气

【原文】

一老翁寿诞,亲友醵分①,设宴公祝。正行令,各人要带说“寿”字。而壶中酒忽竭,主人大怒。客曰:“为何动寿气(器)?”一客云:“欠检点,该罚。”少顷,又一人唱寿曲。傍一人曰:“合差了寿板。”合席皆曰:“一发该罚。”

【注释】

①醵(jù)分:凑份子。

【译文】

有个老头过生日,亲友凑钱设宴为其祝贺,宴席中行酒令,每人行酒令都要带“寿”字。壶中酒突然干了,主人大怒。客人说:“为何动寿气(器)?”另一个客人说:“欠检点,该罚。”不一会,又一人唱寿曲,旁边一人说:“合差了寿板。”客人们都说:“更加该罚。”

不知令

【原文】

饮酒行令,座客有茫然者。一友戏曰:“不知令,无以为君子也。”其人诘曰:“不知命,为何改作令字?”答曰:“《中庸》注云:‘命犹令也。’”

【译文】

众人饮酒行令,其中有个人茫然不知所措。一位朋友开玩笑说:“不晓得行令,不能算是君子。”那人反问道:“不知命中的‘命’字为何改作‘令’字?”朋友回答说:“《中庸》注说:‘命犹如令。’”

十恶不赦

【原文】

乡人汇缘进学,与父兄叔伯暑天同走,惟新生撑伞。人问何故,答曰:“入学不晒(十恶不赦)①。”

【注释】

①“入学不晒”和“十恶不赦”古音相同,音同而义不通。

【译文】

同村的人聚在一起去学校,和父兄叔伯在大热天一同走路,只有新生打着雨伞。有人见此问是什么缘故,回答说:“新生入学不晒(十恶不赦)。”

馄饨

【原文】

苏州人有卖馄饨者。夫偶出,令其妻守店,姿色甚美。一人来买馄饨,因贪看想慕出神,叫曰:“娘子。我要买饨(臀)。”妇应曰:“你为何脱落子馄(魂)?”

【译文】

苏州有卖馄饨的,丈夫碰巧外出,让妻子看守店铺,妻子的姿色十分秀美。一个人来买馄饨,由于贪看想慕出神,喊道:“娘子我要买(你的)饨(臀)。”妇人应声道:“你为何丢掉了你的馄(魂)了?”

卖糖

【原文】

一糖担歇在人家门首敲锣,妇喝曰:“快请出去,只管在此汤手甚么?汤手出个小的儿来,又要害我淘气。”

【译文】

有个挑糖担的人在一户人家门口敲锣叫卖,该家妇女喊道:“快请离开,只管待在这里嚷什么?嚷出个小儿来,又要害我淘气。”

食蔗

【原文】

一家请客,摆列水果,家主母取甘蔗食之,连声叫淡。厨司曰:“娘娘想是梢(騷)了。”

【译文】

有户人家请客,陈列了许多水果,主妇拿起甘蔗吃,连声说味淡。厨师说:“娘娘想是梢(騷)了。”

秤人

【原文】

天赦日秤人,婆先将媳上秤。婆云:“娘子,你放在大花星上正好。”次秤婆,媳云:“看婆婆不出,到梢(騷)了。”

【译文】

天赦日秤人,婆婆先秤儿媳,婆婆说:“娘子,你放在大花星上正好。”之后秤婆婆,儿媳说:“看婆婆不出,到梢(騷)了。”

蚬子①

【原文】

两人相遇,各问所生子女几何。一曰:“五女。”一曰:“一子。”生女者曰:“一子是险子。”生子者怒曰:“我是蚬子,强如你养了许多肉蚌。”

【注释】

①蚬(xiǎn)子:软体动物,介壳形状像心脏,表面暗褐色,有轮状纹,内面色紫,栖淡水软泥中。肉可食,壳可入药。

【译文】

两人相遇,互相询问对方生了几个子女。甲说:“生了五个女儿。”乙说:“生了一个儿子。”甲说:“生了一个儿子是险子。”乙大怒说:“我是蚬子,强似你养了许多肉蚌。”

绵在凳上

【原文】

一女买绵子,正在讲价,卖者欲出小恭,踌蹰不决。女云:“你放在此,难道我偷了不成?”其人曰:“既如此,大娘绵(眠)在凳上,待我撒出来了。”

【译文】

一女子买绵子,正在讲价,货主想要出去小便,踌躇不决。女子说:“你放在这里,难道我会偷去吗?”货主说:“既然如此,大娘绵(眠)在凳上,等我撒出来吧。”

撒屁秤

【原文】

一人问邻妇借秤,妇回云:“我家这管撒屁秤,是用不得的。”其人曰:“娘子,你在前另有不撒屁的,求借我用一用。”

【译文】

有个人向邻妇借秤,妇女回答说:“我家这杆撒屁秤,是用不得的。”那人说:“娘子,你在前面另有不撒屁的,求你借我用一用。”

日饼

【原文】

中秋出卖月饼。招牌上错写日饼。一人指曰:“月字写成白字了。”其人曰:“我倒信你骗,白字还有一撇哩。”

【译文】

有个人中秋节出卖月饼,招牌上错写成“日饼”。一个人指出:“月字写成白字了。”卖月饼的人说:“我难道会相信你的欺骗吗?‘白’字还有一撇哩。”

禁溺

【原文】

墙脚下恐人撒尿,画一乌龟于壁上,且批其后曰:“撒尿者即是此物。”一人不知就里,仍去屙溺。其人骂曰:“瞎了眼睛,也不看看。”撒尿者曰:“不知老爷在此。”

【译文】

有户人家怕人在墙脚下撒尿,在墙壁上画了一只乌龟,并在后面写了一行字:“撒尿者即是此物。”有个人不晓得,仍去那里撒尿。主人骂道:“瞎了眼睛,也不看看。”撒尿的人说:“不晓得老爷你在这里。”

墙龟

【原文】

墙上画一乌龟,专禁人屙溺,一人竟撒。主家喝曰:“你看!”其人云:“原来乌龟在此看我撒尿。”

【译文】

主人在自家墙上画一乌龟,目的是禁止他人屙屎撒尿,有个人竟然照样在此撒尿。主人呵斥道:“你看(墙上画的什么)!”那人回答说:“原来乌龟在此看我撒尿。”

说大话

【原文】

主人谓仆曰:“汝出外,须说几句大话,装我体面。”仆领之。值有言“三清殿大”者,仆曰:“只与我家租房一般。”有言“龙衣船大”者,曰:“只与我家帐船一般。”有言“牯牛①腹大”者,曰:“只与我家主人肚皮一般。”

【注释】

①牯牛:阉割过的公牛。多泛指牛。

【译文】

主人对仆人说:“你出外须说几句大话,替我装出一些体面。”仆人答应了。正赶上有人说“三清殿大”的,仆人说:“只跟我家的房子一样大。”有人说“龙衣船大”的,仆人说:“只跟我家的小船一样大。”有人说“牯牛肚子大”的,仆人说:“只和我家主人肚皮一样大。”

挣大口

【原文】

两人好为大言,一人说:“敝乡有一大人,头顶天脚踏地。”一人曰:“敝乡有一人更大,上嘴唇触天,下嘴唇着地。”其人问曰:“他身子藏哪里?”答曰:“我只见他挣得一张大口。”

【译文】

有两个人好说大话,甲说:“我们那有个很大的人,头顶天脚踏地。”乙说:“我们那有个人长得更大,上嘴唇触天,下嘴唇着地。”甲问道:“他的身子藏在哪里?”乙回答说:“我只看见他长了一张大嘴。”

天话

【原文】

一人说:“昨日某处,天上跌下一个人来,长十丈,大二丈。”或问之曰:“亦能说话否?”答曰:“也讲几句。”曰:“讲甚么话?”曰:“讲天话。”

【译文】

一个人说:“昨天从天上掉下一个人来,高十丈,宽二丈。”有人问他说:“也能说话吗?”回答说:“也讲几句话。”又问:“讲什么话?”回答说:“讲天话。”

谎鼓

【原文】

一说谎者曰:“敝处某寺中有一鼓,大几十围,声闻百里。”傍又一人曰:“敝地有一牛,头在 南,尾在 北,足重有万余斤。岂不是奇事?”众人不信。其人曰:“若没有这头大牛,如何得这张大皮,幔得这面大鼓?”

【译文】

有个说谎的对人说:“我们那某某寺庙里有一鼓,几十人才能围过来,声闻百里。”旁边又一个人说:“我们那有一头牛,头在 南,尾在 北,脚重一万多斤,难道不是稀奇之事?”众人不相信。那人说:“如果没有这样大的牛,就不会得到那样大的牛皮,那么用什么去蒙那张大鼓。”

大浴盆

【原文】

好说谎者对人曰:“敝处某寺有一脚盆,可使千万人同浴。”闻者不信。傍一人曰:“此是常事,何足为奇?敝地一新闻。说来才觉诧异。”人问:“何事?”曰:“某寺有一竹林,不及三年,遂长有几百万丈。如今顶着天长不上去,又从天上长下来。岂不是奇事?”众人皆谓诳言。其人曰:“若没有这等长竹,叫他把甚么篾子,箍他那只大脚盆?”

【译文】

有个好说谎的对人说:“我们那某某寺院有个大浴盆,可供几千人一同洗浴。”听者不相信。旁边一人说:“此是常事,何足为奇。我们那有一新闻说起来才觉得诧异。”人们问:“什么新闻?”那人说:“某某寺院有一竹林,不到三年的时间,就长到几百万丈。如今顶着天长不上去,又从天上长下来。难道不是奇事?”众人都认为他的话是欺骗之言。那人说:“如果没有那样的长竹,叫他用什么竹篾子去箍他那只大浴盆?”

误听

【原文】

一人过桥,贴边而走。旁人谓曰:“看仔细,不要踏了空。”其人误听说他偷了葱,因而大怒,争辩不已,复转诉一人。其人曰:“你们又来好笑,你我素不相识,怎么冤我盗了钟?”互相撕打。三人扭结到官。官问三人情事,拍案怒曰:“朝廷设立衙门,叫我南面坐,尔等反叫我朝了东!”掣签就打。官民争闹。惊动后堂。适奶奶在屏后窃听 。闻之柳眉①倒竖,抢出堂来,拍案吵闹曰:“我不曾干下歹事。为何通同众百姓要我嫁老公!”

【注释】

①柳眉:形容女子细长秀美之眉。

【译文】

有个人过桥,贴边而走。旁边一人对那人说:“看仔细,不要踏了空。”那人误听为说他偷了葱,因而大怒,争吵不休,二人转述另一人。其人说:“你们实在好笑,我和你们素不相识,为何冤枉我盗了钟?”三人互相撕打,扭打到官府。当官的听了三人扭打的缘由,拍案咆哮道:“朝廷设立衙门,叫我南面坐,你们反说我朝了东。”随即操起竹板就打。官民争辩吵闹,惊动后堂。正好官妇人在屏幕后边窃听 ,听后柳眉倒竖,闯出堂来,拍案吵闹道:“我不曾做了坏事,为什么通城百姓要我嫁老公!”

招(抓)弗得

【原文】

人无子,一友问:“尊嫂曾养否?”其人答曰:“房下养(痒)是常常养(痒)呢,只是孽(人)深招(抓)勿得。”

【译文】

有个松 人没有儿子,一个朋友问:“尊嫂曾经养过吗?”松 人回答说:“我老婆养(痒)是常常养(痒)的,只是孽(入)深招(抓)不得。”

【评析】

谬误的意思是错误、差错,是相对于真理而言的。本卷主要描述生活中见到的说大话、有错不改、知错犯错、不晓事理等现象,语言滑稽可笑,用词简练生动。从总体来说,笑话扣紧社会脉动,对种种悖谬言行进行讥讽,今人看之既能取趣得乐,亦能深思寓理。
笑林广记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xiaolinguang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本草纲目养生秘旨伤寒论金匮要略原文千金方素女经白话黄帝内经白话文普济本事方诸病源候论奇经八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