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历史兵书小说 > 世说新语最新章节

惑溺第三十五

世说新语 | 作者:刘义庆 | 更新时间:2017-05-17 21:34:39
推荐阅读:孙子兵法十三篇大唐旭日尉缭子原文及译文战国策文史通义史通书目问答原文译文史记文言文版吕氏春秋白话文贞观政要
【题解】惑溺,指沉迷不悟。沉迷于声色、财富、忌妒、情爱里面而不能自拔,无所节制,都属惑溺。第1、2 则记迷子女色,第5 则记女迷于男色而至于偷情 。第3、4 则记述因忌妒起风波。第6、7 则同是记载夫妇问惑于情爱,但是第7 则是因 幸而纵容,以至受讥讽,第6 则以为情爱可以不受礼法约束,其情虽深,而仍而惑溺。

(1)魏甄后惠而有色,先为袁熙妻,甚获 ①。曹公之屠邺也,令疾召甄②,左右白:“五官中郎已将去③。”公曰:“今年破贼正为④。”【注释】①魏甄后:魏文帝曹丕的皇后,姓甄。

②“曹公”句:东汉未,袁绍割据河北、山西等地,与曹操争雄。袁绍死,其小儿子袁熙出任幽州刺史,把妻子留在邺城。公元204 年,曹操大破袁尚,取邺城。

③五官中郎:指曹丕。曹丕登位前曾任五官中郎将,主管宫廷保卫。

④“今年”句:曹操想得到甄氏,只因曾丕抢先一步,只好改口这样说。【译文】魏甄后既 柔又漂亮,原先是袁熙的妻子,很受 爱。曹操攻陷邺城,屠杀 百姓时,下令立即传见甄氏,侍从禀告说:“五官中郎已经把她带走了。”曹操说:“今年打败贼寇,正是为了他。”

(2)苟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①。

妇亡,奉倩后少时亦卒,以是获讥于世。奉倩曰:“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裴令闻之,曰:“此乃是兴到之事,非盛德言,冀后人未昧此语②。”【注释】①中庭:庭中。

②兴到:兴致所到。

【译文】苟奉情和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冬天他妻子发烧。他就亲自到院子里挨冻,再回屋里用身体贴着妻子。妻子死了,荀奉倩过后不多久也死了,因此受到世人的讥讽。荀奉情曾经说过:“妇女的德行不值得称道,应当以姿色为主。”中书令裴楷听说这句话,说道:“这只是一时兴趣所至的事,不是德行高尚的人该说的话,希望后人不会被这句话弄糊涂。”

(3)贾公闾后妻郭氏酷妒①。有男儿名黎民,生载周,充自外还,乳母抱儿在中庭,儿见充喜踊,充就乳母手中呜之②。郭遥望见,谓充爱乳母,即杀之。儿悲思啼泣,不饮它乳,遂死。郭后终无子。

【注释】①贾公闾:贾充的字。

②载周:周岁。呜之:亲之。

【译文】贾充的后妻郭氏极端忌妒。她有一个男孩名叫黎民,出生才满一周岁时,贾充从外面回来,奶正抱着小孩在院子里玩,小孩看见贾充,高兴得欢蹦乱跳,贾充走过去在奶的手里亲了小孩一下。郭氏远远望见了,认为贾充爱上了奶,立刻把她杀了。小孩想念奶,不停地啼哭,不吃别人的奶,终于饿死了。郭氏后来到底没有再生儿子。

(4)孙秀降晋,晋武帝厚存 之,妻以姨妹蒯氏,室家甚笃①。妻尝妒,乃骂秀为貉子②。秀大不平,遂不复入。蒯氏大自悔责,请救于帝。时大赦,群臣咸见。既出,帝独留秀,从容谓曰:“天下旷荡,蒯夫人可得从其例不③?”秀免冠而谢,遂为夫妇如初④。

【注释】①孙秀:字彦才,三国时吴国人,曾任夏口督,是王室的至亲。吴国亡国之主孙皓想除掉他,他事先知道了,便投奔晋国。存:慰向;安抚。室家:指夫妇。

②貉子:北方人轻视、辱骂南方人的口头语。貉子又名狸。

③旷荡:宏大;宽大。

④免冠:脱下帽子。古人免冠是表示谢罪。

【译文】孙秀投降了晋国,晋武帝深加安抚并 爱他,把小姨子蒯氏嫁给他,夫妻间感情很深厚。蒯氏曾经因为忌妒,竟骂孙秀是貉子。孙秀非常不满,就不再进内室。蒯氏深为悔恨自责,请求武帝帮助。当时正大赦天下,群臣都受到召见。召见完毕,群臣已经离开,武帝单独把孙秀留下,和缓地对他说:“国家宽大为怀,实行大赦,蒯夫人是否可以援例得到宽恕呢?”孙秀脱帽谢罪,于是夫妻和好如初。

(5)韩寿美姿容,贾充辟以为掾①。充每聚会,贾女于青琐中看,见寿,说之,恒怀存想,发于吟咏②。后婢往寿家,具述如此,并言女光丽。寿闻之心动,遂请婢潜修音问;及期往宿。寿蹻捷绝人,逾墙而入,家中莫知③。自是充觉女盛自拂拭,说畅有异于常④。后会诸吏,闻寿有奇香之气,是外国所贡,一著人,则历月不歇。充计武帝唯赐己及陈春,徐家无此香,疑寿与女通,而垣墙重密,门阁急峻,何由得尔!乃托言有盗,令人修墙。使反曰:“其徐无异,唯东北角如有人迹,而墙高,非人所逾。”充乃取女左右婢考问,即以状对。充秘之,以女妻寿。

【注释】①韩寿:字德真,官至散骑常侍、河南尹。

②青琐:镂刻成连环格并涂上青色的窗户。

③蹻捷:指动作强劲迅速。

④拂拭:指梳妆打扮。说畅:欢欣舒畅。说,同悦。

【译文】韩寿的相貌很美,贾充聘他来做属官。贾充每次会集宾客,他女儿都从窗格子中张望,见到韩寿,就喜欢上了,心里常常想念着,并且在咏唱中表露出来。后来她的婢女到韩寿家里去,把这些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并说贾女艳丽夺目。韩寿听说了,意动神摇,就托这个婢女暗中传递音信,到了约定的日期就到贾女那里过夜。韩寿动作有力迅速,身手不凡,他跳墙进去,贾家没有人知道。从此以后,贾充发觉女儿越发用心修饰打扮,心情欢畅,不同平常。后来贾充会见下属,闻到韩寿身上有一般异香的气味,这是外国的贡品,一旦沾到身上,几个月香味也不会消散。贾充思量着晋武帝只把这种香赏赐给自己和陈骞,其馀人家没有这种香,就怀疑韩寿和女儿私通,但是围墙重叠严密,门户严紧高大,从哪里能进来私通呢!于是借口有小偷,派人修理围堵。派去的人回来禀告说:“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两样,只有东北角好像有人跨过的痕迹,可是围墙很高,并不是人能跨过的。”贾充就把女儿身边的婢女叫来审查讯问,婢女随即把情况说了出来。贾充秘而不宣,把女儿嫁给了韩寿。

(6)王安丰妇,常卿安丰①。安丰曰:“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②!”遂恒听之。

【注释】①卿安丰:称安丰为卿。按:称对方为卿是平辈间表示亲热而不拘礼法的称呼。②“亲卿”句:按礼法,夫妻要相敬如宾,而王妻认为夫妻相亲相爱,不用讲客套。【译文】安丰侯王戎的妻子常常称王戎为卿。王戎说:“妻子称丈夫为卿,在礼节上算做不敬重,以后不要再这样称呼了。”妻子说:“亲卿爱卿,因此称卿为卿;我不称卿为卿,谁该称卿为卿!”于是索性任凭她这样称呼。

(7)王丞相有幸妾姓雷,颇预政事,纳货①。蔡公谓之雷尚书②。

【注释】①幸妾:受 爱的妾。

②尚书:官名,掌管文书奏章,协助皇帝处理政务。

【译文】丞相王导有个爱妾姓雷,颇多干预朝政,收受贿赂。蔡谟称她为雷尚书。仇隙第三十六

【题解】仇隙,指仇怨、嫌隙。本篇记述各种结怨的故事,点明结怨的起因、报仇的经过、结果等。其中一些条日反映出古人对仇怨所持的道德观念,例如古人认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父仇必报,否则不孝,第3、4 则就是抽刀报父仇的事例。有一些条目记下了公报私仇的小人行径,如第1、5 则。还有以个人好恶恩怨而欲置人于死地者,如第2、8 则。这些内容也能反映出那个乱世的人情世态。

(1)孙秀既恨石崇不与绿珠,又憾潘岳昔遇之不以礼①。后秀为中书令,岳省内见之,因唤曰:“孙令,忆畴昔周旋不?”秀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②!”岳于是始知必不免。后收石崇、欧坚石,同日收岳③。石先迭市,亦不相知。潘后至,石谓潘曰:“安仁,卿亦复尔邪?”潘曰:“可谓‘白首同所归’。”潘《金谷集》诗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④。”乃成其谶⑤。

【注释】①绿珠:石崇的爱妾,善吹笛,根漂亮。孙秀曾派人向石崇索取绿珠,石崇不肯给。孙秀怒,矫诏逮捕石崇。潘岳:字安仁,曾任给事黄门侍郎。孙秀诬陷他和石崇追随淮南王等作乱,夷三族。②“中心”句:引自(诗经·小雅·隰桑),这里指心中存着这件事,哪一天能忘记。中心,心中。

③欧坚石:欧建,字坚石,是石崇的外甥。

④“投分”句:大意是,我希望寻找坚贞的知己,友情始终如一,同生共死。投分(fèn),志向相合;知 。石友,比喻象金石一样坚贞的朋友。⑤谶(chèn):预兆;预言。

【译文】孙秀既怨恨石崇不肯送出绿珠,又不满潘岳从前对自已不礼貌。后来孙秀任中书令,潘岳在中书省的官府里见到他,就招呼他说:“孙令,还记得我们过去的来往吗?”孙秀说:“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潘岳于是才知道免不了祸难。后来孙秀逮捕石崇、欧坚石,同一天逮捕潘岳。石崇首先押赴刑场,也不了解潘岳的情况。潘岳后来也押到了,石崇对他说:“安仁,你也这样吗?”潘岳说;“可以说是‘白首同所归’。”潘岳在《金谷集》中的诗写道:“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这竟成了他的谶语。

(2)刘玙兄弟少时为王恺所憎,尝召二人宿,欲默除之。令作坑,坑毕,垂加害矣。石崇素与玙、琨善,闻就恺宿,知当有变,便夜往诣恺,问二刘所在。恺卒迫不得讳①,答云:“在后斋中眠。”石便径入,自牵出,同车而去,语曰:“少年何以轻就人宿!”

【注释】①卒迫:同“猝迫”,仓猝,突然。讳:隐讳;隐瞒。

【译文】刘玙兄弟年轻时是王恺所憎恨的人,王恺曾经请他们兄弟两人到家里过夜,想要不声不响地害死他们。就叫人挖坑,坑挖好了,就要杀害了。石崇向来和刘玙、刘琨很要好,听说两人到王恺家过夜,知道会有意外,就连夜去拜访王恺,问刘玙刘琨兄弟在什么地方。王恺匆忙间没法隐瞒,只得回答说:“在后面房间里睡觉。”石崇就径直进去,亲自把他们拉出,一同坐车走了,并且对他们说:“年轻人为什么这么轻率地到别人家过夜!”

(3)主大将军执司马愍王,夜遣世将载王于车而杀之,当时不尽知也①。虽憨王家亦未之皆悉,而无忌兄弟皆稚②。王 之与无忌,长甚相昵③。 之尝共游,无忌入告母,请为馔。母流涕曰:“王敦昔肆酷汝父,假手世将。吾所以积年不告汝者,王氏门强,汝兄弟尚幼,不欲使此声著,盖以避祸耳④。”无忌惊号,抽刃而出, 之去已远。

【注释】①司马愍王:司马丞,字元敬,曾任湘州剜史,封为谯王,死后谥为愍王。世将:王世将,是王敦的堂兄弟,曾任荆州刺史,追随王敦叛乱,王敦曾任命他为乎南将军、荆州刺史。②无忌:字公寿,是司马丞的儿子。

③王 之:字脩龄,是王世将的儿子。④门:家族。声著:声张。

【译文】大将军王敦捉享了愍王司马丞,夜里派王世将把他弄到车里杀死了,当时人们不完全知道这件事。即使是愍王家里的人也不是都了解内幕,而司马丞的儿子无忌兄弟又都年幼。王 之和无怠两人,长大以后非常亲密。有一次,王 之和无忌在一起游玩,无忌回家告诉母亲,请她准备饭食。母亲流着泪说:“主敦从前肆意残害你父亲,借王世将的手把你父亲杀了。我多年来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王氏家族势力强大,你们兄弟还年幼,我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开来,原来是为了避祸啊。”无忌听了很震惊,号哭起来,拔出刀就跑出去,可是王 之已经走远了。

(4)应镇南作荆州,王脩载、谯王子无忌同室新亭与别①。坐上宾甚多,不悟二人俱到。有一客道:“谯王丞致祸,非大将军意,正是平南所为耳。”无忌因夺直兵参军刀,便欲斫脩载②;走投水,舸上人接取,得免③。

【注释】①应镇南:应詹,字思远,升任 州剌史、平南将军,死后追赠镇南大将军。王脩载:应是王世将的儿子,《晋书·无忌传》说到饯行时,丹丞省之在座,那么脩载应是耆之的字。

②直兵参军:王公府里的瞩官。

③阿(gě):大船。

【译文】镇南大将军应詹出任荆州刺史时,王脩载和谯王司马丞的儿子无忌同时到新亭给他饯别。座上宾客很多,没想到这两人都来了。有一位客人说:“谯王丞遇难,不是大将军的意思,只是平南将军干的罢了。”无忌于是夺了直兵参军的刀,就要杀王脩载;脩载逃出去,被迫投河,船上的人救了他,才得以免死。

(5)王右军素轻蓝田,蓝田晚节论誉转重,右军尤不平。蓝田于会稽丁艰,停山治丧①。右军代为郡,屡言出吊,连日不果②。后诣门自通,主人既哭,不前而去,以陵辱之③。于是彼此嫌隙大构。后蓝田临扬州,右车向在郡,初得消息,遣一参军诣朝廷,求分会稽为越州④。使人受意失旨,大为时贤所笑。蓝田密令从事数其郡诸不法,以先有隙,令自为其宜⑤。右军遂称疾去郡,以愤慨致终。

【注释】①丁艰:指王蓝田死了母亲。

②不果:没有成为事实;没有实现。

③陵辱:凌辱;侮辱。

④临:监临;治理。按:王述除服后,出任扬州刺史。求分会稽为越州:会槽郡瞩扬州,王羲之不愿在王述管辖之下,所以请求把会槽从扬州分出并升格为州。

⑤数:一一列举。

【译文】右军将军王羲之一向轻视蓝田侯王述,王述的晚年得到的评价和声誉更高更大,王羲之尤其不满。王述在任会稽内史时遭母丧,留在山县办理丧事。王羲之接替他出任会稽内史,他屡次说要前去吊唁,可是一连多天也没有去成。后来他亲自登门通知前来吊唁,等到主人哭起来后,他又不上灵堂就走了,以此来侮辱王述。于是双方深结仇怨。后来王述出任扬州刺史,王羲之仍然主管会稽郡,刚得到任命王述的音讯,就派一名参军上朝廷,请求把会稽从扬州划分出来,成立越州。使者接受任务时领会错了意图,结果深为当代名流所讥笑。王述也暗中派从事去一一检察会稽郡各种不法行为,因为两人先前有袭痕,”王述就叫王羲之自己找个合适的办法来解决。王羲之于是告病离任,因愤慨而送了命。

(6)王东亭与孝伯语,后渐异①。孝伯谓东亭曰:“卿便不可复测?”

答曰:“王陵廷争,陈平从默,但问克终云何耳②。”

【注释】①”王东亭”句:王恭(字孝伯)因为中书令王国宝专擅朝政,想杀国宝,而东亭侯王殉以为时机未到,极力劝止。后来王殉又劝王国宝辞职,以缓和矛盾。这里所谓后渐异,疑指此。②“王陵”句:汉惠帝死,吕后想封诸吕为王,问右丞相王陵,王陵认为不可,再问左丞相陈平,陈平认为可以。后来陈平和周勃一起诛杀诸吕,立汉文帝,安定了刘氏天下。从默,依从,不说话。克终,结果,未了。

【译文】东亭侯王珣和王孝伯两人谈论过,后来,王珣的意见逐渐不一样了。王孝伯对王珣说:“您怎么再也不可捉摸了?”王珣回答说:“王陵在朝廷上力争,陈平顺从而不说话,这都不足为据,只看结果怎么样啊。”

(7)王孝伯死,县其首于大桁①。司马太傅命驾出至标所,孰视首②,曰:“卿何故趣欲杀我邪③?”

【注释】①“王孝伯”句:晋安帝时,太傅司马道子专权,引王愉、司马尚之为腹心。隆安二年(公元398 年),王孝伯以讨伐王愉等为名,起兵反,兵败被杀。县(xuán),悬挂。大桁,即朱雀桥,横跨于秦淮河上。

②标所:立柱子悬首示众的地方。

③趣(cù):通“促”,急促。

【译文】王孝伯死后,把他的头挂在朱雀桥上示众。太傅司马道子坐车到示众的地方,仔细地看着王孝伯的头,说道:“你为什么急着要杀我呢?”

(8)桓玄将篡,桓脩欲困玄在脩母许袭之①。庾夫人云:“汝等近,过我馀年,我养之,不忍见行此事。”

【注释】①“桓玄”句:桓玄和桓脩是堂兄弟,桓脩年幼时常受到桓玄的欺侮,所以怀恨在心。

【译文】桓玄将要篡夺帝位,桓脩想趁桓玄在桓脩母亲那里时袭击他。桓脩母亲庾夫人说:“你们是近亲,等过了我的晚年再说吧,我养大了他,不忍心看到你做这种事。”
世说新语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shishuoxiny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孙子兵法十三篇大唐旭日尉缭子原文及译文战国策文史通义史通书目问答原文译文贞观政要吕氏春秋白话文吕氏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