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百家经典 > 论语全文及翻译

全篇 子张篇第十九

论语全文及翻译 | 作者:孔子 | 更新时间:2017-05-06 19:23:46
推荐阅读:列子臆说宗镜录略讲庄子南华荀子老子他说《春秋繁露》原文论语别裁孝经墨子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25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君子之过,犹日月之食”;“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本篇中包括的主要内容有:孔子学而不厌、不耻下问的精神;孔子对殷纣王的批评,孔子关于学与仕的关系,君子与小人在有过失时的不同表现,以及孔子与其学生和他人之间的对话。

  【原文】

  19·1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译文】

  子张说:“士遇见危险时能献出自己的生命,看见有利可得时能考虑是否符合义的要求,祭祀时能想到是否严肃恭敬,居丧的时候想到自己是否哀伤,这样就可以了。”

  【评析】

  “见危致命,见得思义”,这是君子之所为,在需要自己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勇于献身。同样,在有利可得的时候,他往往想到这样做是否符合义的规定。这是孔子思想的精华点。

  【原文】

  19·2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译文】

  子张说:“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不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又怎么说他没有?”

  【原文】

  19·3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译文】

  子夏的学生向子张寻问怎样结交朋友。子张说:“子夏是怎么说的?”答道:“子夏说:‘可以相交的就和他交朋友,不可以相交的就拒绝他。’”子张说:“我所听到的和这些不一样:君子既尊重贤人,又能容纳众人;能够赞美善人,又能同情能力不够的人。如果我是十分贤良的人,那我对别人有什么不能容纳的呢?我如果不贤良,那人家就会拒绝我,又怎么谈能拒绝人家呢  ?”

  【原文】

  19·4  子夏曰;“虽小道(1),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2),是以君子不为也。”

  【注释】

  (1)小道:指各种农工商医卜之类的技能。

  (2)泥:阻滞,不通,妨碍。

  【译文】

  子夏说:“虽然都是些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的地方,但用它来达到远  大目标就行不通了。”

  【原文】

  19·5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译文】

  子夏说:“每天学到一些过去所不知道的东西,每月都不能忘记已经学会的东西,这就可以叫做好学了。”

  【评析】

  这是孔子教育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子并不笼统反对博学强记,因为人类知识中的很多内容都需要认真记忆,不断巩固,并且在原有知识的基础上再接受新的知识。这一点,对我们今天的教育也有某种借鉴作用。

  【原文】

  19·6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1),切问(2)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注释】

  (1)笃志:志,意为“识”,此为强记之义。

  (2)切问:问与切身有关的问题。

  【译文】

  子夏说:“博览群书广泛学习而已记得牢固,就与切身有关的问题提出疑问并且去思考,仁就在其中了。”

  【评析】

  这里又提到孔子的教育方法问题。“博学而笃志”即“博学而强记”,再一次谈到它的重要性的问题。

  【原文】

  19·7  子夏曰:“百工居肆(1)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注释】

  (1)百工居肆:百工,各行各业的工匠。肆,古代社会制作物品的作坊。

  【译文】

  子夏说:“各行各业的工匠住在作坊里来完成自己的工作,君子通过学习来撑握道。”

  【原文】

  19·8  子夏说:“小人之过也必文。”

  【译文】

  子夏说:“小人犯了过错一定要掩饰。”

  【原文】

  19·9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译文】

  子夏说:“君子有三变:远看他的样子庄严可怕,接近他又温和可亲,听他说话语言严厉不苟。”

  【原文】

  19·10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译文】

  子夏说:“君子必须取得信任之后才去役使百姓,否则百姓就会以为是在虐待他们。要先取得信任,然后才去规劝;否则,(君主)就会以为你在诽谤他。”

  【原文】

  19·11  子夏曰:“大德(1)不逾闲(2),小德出入可也。”

  【注释】

  (1)大德、小德:指大节小节。

  (2)闲:木栏,这里指界限。

  【译文】

  子夏说:“大节上不能超越界限,小节上有些出入是可以的。”

  【评析】

  这一章提出了大节小节的问题。儒家向来认为,作为有君子人格的人,他应当顾全大局,而不在细微末节上斤斤计较。

  【原文】

  19·12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1)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2)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3)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注释】

  (1)抑:但是,不过。转折的意思。

  (2)倦:诲人不倦。

  (3)诬:欺骗。

  【译文】

  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做些打扫和迎送客人的事情是可以的,但这些不过是末节小事,根本的东西却没有学到,这怎么行呢?”子夏听了,说:“唉,子游错了。君子之道先传授哪一条,后传授哪一条,这就像草和木一样,都是分类区别的。君子之道怎么可以随意歪曲,欺骗学生呢?能按次序有始有终地教授学生们,恐怕只有圣人吧!”

  【评析】

  孔子的两个学生
论语全文及翻译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lunyuquanwenjifa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列子臆说庄子南华荀子老子他说《春秋繁露》原文墨子孝经庄子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公孙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