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百家经典 > 列子臆说

第11部分

列子臆说 | 作者:南怀瑾 | 更新时间:2017-11-17 21:23:53
推荐阅读:宗镜录略讲庄子南华荀子《春秋繁露》原文老子他说论语别裁孝经墨子庄子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
我们前面讲到九方皋的相马,是关于人的方面,在每一段中间,最重要的都是几句话,所谓“观天机,得其而忘其麤,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像这些好的句子,虽是文学的句子,却包括了很深的人生哲学,为人处世的道理,这是一生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所以要好好记住,并且去体会才能受益。下面由人事转到一个政治的大哲学方面。

治身与治国



【楚庄王问詹何曰:“治国奈何?”詹何对曰:“臣明于治身而不明于治国也。”楚庄王曰:“寡人得奉宗庙社稷,愿学所以守之。”詹何对曰:“臣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又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对以末。”楚王曰:“善。”】

詹何是个隐士,楚庄王问“治国奈何”,这是问大政治的哲学道理。“詹何对曰:‘臣明于治身而不明于治国也’”,他对楚庄王讲,你问我政治的道理我不懂,我只懂对自己本身如何治理。所谓治就是修养问题,我只晓得修养自己,我不晓得如何治国。

“楚庄王曰:寡人得奉宗庙社稷,愿学所以守之”,楚庄王看他的答话好像答非所问,因此进一步说,我承蒙祖先遗留下的宗庙社稷---就是国家,古代文化与现代观念不同---祖先遗留给我这一切,我愿意学怎么样保存守住,总不能在我手里把它搞掉了!

“詹何对曰:‘臣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又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这是一个原理,正反两方面地说话。楚庄王再三追问,詹何就讲了,他说据我所知,没有听说过本身有修养的人在处理国家政治时会乱,他说不可能;相反的,也没有听说过本身乱而能把国家治理得好的。“故本在身,不敢对以末”,所以政治的根本,在于每个人本身修养的建立。至于说政治的体制,现在所讲的自由 民主 ,或者古代君主的政治,或者独裁 专制等等,都是政治体制。所谓体制是形式的问题,等于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个都不相干。而平常修养身心,才是治身之道,所以我讲的是本身的问题。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是千古以来的政治,究竟是哪一种体制好,帝王政治好?无政府主义好?还是哪一个主义好?人类到现在也没有办法下定论。因为都用过了,没有一个方式可以使千秋万代太平。这就是《易经》的道理,永远是“水火未济”,下不了结论。

也可以讲世界上有两件事无法下定论,除了政治,另一个是军事,尤其是军事,也没有办法得学位。像是军事用兵,这个仗要怎么打,虽然学了很多的军事兵法,真打起仗来,运用之妙在乎一心,没有固定的章法,只要打垮敌人就对了。所以不能叫敌人慢一点打,让我想一下《孙子兵法》,没有这一回事!就像打架的时候,你用牙齿也好,用拳也好,用头也好,能打就对了。所以詹何这里说,那些都是枝末,边边上的事,不相干,我告诉你的是根本。“楚王曰:善”,对!懂了。这一段故事就很短。

我们了解历史上道家的思想,政治哲学是以治身为本的,因此也就了解儒家孔孟的《大学》、《中庸》,乃至《孟子》的思想了。儒家的思想始终对政治不多谈,只谈个人的成就,即所谓治身为本。身不治而国治者,他说未之有也,不可能。可是我们注意啊!这些故事看起来很凌乱,它是连在一起的,由九方皋的相马,这个看马的哲学,谈到了政治的大原理。

【狐丘丈人谓孙叔敖曰:“人有三怨,子知之乎?”孙叔敖曰:“何谓也?”对曰:“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恶之;禄厚者,怨逮之。”孙叔敖曰:“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以是免予三怨,可乎?”】

人生的三种麻烦



“狐丘丈人谓孙叔敖曰”,狐丘是个地名,丈人是指老先生,也许是道家古代高人,所以本身不留名字,但称丈人,以地方为名,叫狐丘丈人。你不要看到丈人就以为是指岳父,就搞错了。我们古代称老前辈、老先生为老丈,古代小说上都有。孙叔敖是楚国的宰相,你们都读过斩两头蛇的孙叔敖,很有名。历史上的名宰相以及许多有名的人物,十之八九都是矮子,不是高人,包括拿破仑在内。

所以狐丘丈人对孙叔敖说,“人有三怨,子知之乎”,就是有三种事情可以招致社会上对你怨恨,你懂不懂?这个要注意了,将来你们年轻同学出去做事,乃至当一个家长、户长,那些兄弟姊妹、太太儿女或者先生都会埋怨的。人只要一管事,所有的人都会埋怨。你在部队里当一个班长,管十个人,这十个人都在埋怨。“孙叔敖曰:何谓也”,他请教这个有道的高人什么叫三怨。

“对曰:‘爵高者,人妒之’”,这个你们注意了,这就是人生最高的哲理,一个人地位一高,任何人都嫉妒,这个道理很多了。像古人说,我也经常告诉你们做人的原则,“女无美恶,入宫见妒”,一个女人不管她漂亮不漂亮,只要靠近那个最高的领人 ,到了皇帝的旁边,所有的宫女都嫉妒她,并不是为了她漂亮不漂亮,因为上面 爱她嘛!“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知识分子不管你有没有学问,突然同学里头有一位当了部长,一下入阁了,你们同学一边恭维他,一边心里不服气,你算什么东西啊!我还不晓得你吃几碗干饭吗!就会嫉妒,这是必然的。古人有诗,“一家 饱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愆 拼音:qiān,罪过,过失)”,所以有些知识分子看通了,做学问是为自己,不出来做事了,去做隐士。有些领导就懂这个道理,故意把社会仇恨挑起来,方便自己领导。

我们只要看到人家房子盖高了,有钱多盖一些,你走在路上都会骂它一声,那个房子同你什么相干?一个人做官做子半辈子,做官运气再好,也不过做个二三十年,半世的功名就留下后代愆。因为地位高了,官做了几十年,不晓得哪一件事情做错了,这个因果背得很大,也许害了这个社会,害了别人。所以古人学问好了,怕出来做事,自己不敢过于信任自己,非常慎重,因为一个错误办法下去,危害社会久远,受害的人很多。所以狐丘丈人告诉孙叔敖,人生有三怨,第一是爵位高的人会遭人嫉妒。

第二,“官大者,主恶之”,古代帝王的时候,官做大了非常小心,地位高,出将入相,所谓功高就震主。只有懂得人生哲学的人,才了解其中的道理。岳飞为什么被杀?“主恶之”,宋高宗讨厌他。譬如写历史名著《资治通鉴》的司马光,是宋朝大有名的名臣。司马光是几朝元老,等到宋神宗一死,他有一度退休回家了。哲宗小皇帝上来接位,皇太后在管事,召司马光再来,因为是老前辈。老百姓听到司马相公来了,自动出去欢迎。他一看,马上吩咐家人立刻回去,他知道这个不行,老百姓都拥护我,皇帝怎么做啊?这些都是历史名人故事,学问之道。

昨天有一个老辈子的朋友来看我,六七十岁,他在国际上开会刚刚回来,是美国非常大自动化公司的亚洲代表,也是这个大公司里的老资格,亚洲方面非靠他不可,跟我谈了许多国际上经济的情形。然后他发现世界上的大公司,他们最高的上层内部的家族,也会争权夺利的。我说你是几朝元老,那你讲话可要留意了。他就说,我很难讲话,很难办。这是“官大者,主恶之”,老板会怀疑你,会害怕你。这是人生经验,不是你们年轻人所能够想象的。

第三怨,“禄厚者,怨逮之”,待遇高了,担任了重要主体的事,只要有一点错误,大家都怪领导错,不会怪自己。这个很简单嘛,目标高,要打靶的时候,一定往最高处打。所以地位到了最高处,一点都不好玩;不要说地位,像我们年纪大了,稍稍有一点所谓的知名度,走一步路都不好走,都要小心。如果你在地上打个滚啊,明天报纸上都给你登出来了,打滚都没有自由 ,这个人生到此真不好玩。所以他告诉孙叔敖人生有三怨,他是警告这个楚国的名宰相孙叔敖,因为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孙叔敖的智慧



孙叔敖的答复---“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他说我懂了,谢谢你的教诲。我的爵位越高我越谦虚,自己越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对别人更尊重。我的官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小心,没有一点傲慢。我的待遇越拿越多,拿来的薪水帮助社会贫穷的人,帮助亲戚朋友也越多。所以他说这三件事情---地位高、待遇高、爵位高,对我都没有关系,我还是我,是个平民老百姓。“以是免于三怨,可乎”,这三种怨都到不了我身上,你认为可以吗?那当然可以,不要回答了。此所以孙权敖在历史上成一个名相,不但是名相,也是名臣,同时更是国家的良臣、大臣,那是了不起的人物。历史上很多名臣,不一定是良臣,不一定是大臣,至于奸臣之类,那谈都不要谈了。

这个故事是历史的经验,也就是人生的经验,不一定只讲做官的哦!财富上也是同样的道理,譬如说,台北市很多年轻的财阀,财富很多,但是他自己不知道怨他的人也很多,因为有资本嘛!什么生意都要做,别人都做不成了。所以也要留一点饭给人家吃啊!

【孙叔敖疾,将死,戒其子曰:“王亟封我矣,吾不受也。为我死,王则封汝;汝必无受利地!楚越之间有寝丘者,此地不利而名甚恶。楚人鬼而越人禨,可长有者唯此也。”孙叔敖死,王果以美地封其子。子辞而不受,请寝丘,与之,至今不失。】

孙叔敖之所以了不起,他不但懂得人生哲学,有一件更了不起的事。孙叔敖在楚国的功劳之大,那可不得了,可是他死后,家里的人生活很困难。晏子也是这样,所以像诸葛亮这一班历史上所谓名臣、大臣,死后有些人连棺材都没有。而在世时那个威权,一只手就可以把太遮住。这是大国文化,历史上这样了不起的人很多啊,你们年轻的要注意。“孙叔敖疾,将死,戒其子曰”,所以孙叔敖死的时候,自己家里没有财产,但是他还吩咐儿子,“王亟(亟 拼音:jí,急切)封我矣”,他说楚国的君王对我非常感激,每次想封我。古代的封,譬如说把台北封给你,这个台北所有土地税收都归他了。“吾不受也”,他在世时始终不要。这个南方的楚国,当时在历史上之所以强盛几百年,是有其道理的。楚国地方很大,包括现在安徽、湖北、湖南、 西、河南南边一部分,出了很多的名王与名将相。

他说“为我死,王则封汝”,等我死了以后,楚王一定怀念我,晓得我不肯接受,一定要封给你。“汝必无受利地”,你可以接受,不过我嘱咐你,好的黄金地段千万不能要,你只问他讨一个坏地方。“楚越之间,有寝丘者”,在浙 、安徽之间,一个边区荒凉的地方,有个小山坡很大,平常闲在那里没有用,“此地不利而名甚恶”,谁都看不起,也没有人要。他说地名也不好,叫做寝丘,寝丘是做坟墓之地,埋葬死人用的。“楚人鬼而越人禨(禨 拼音:jī。“楚人鬼而越人禨”:迷信鬼神,向鬼神求福)”,楚国的人迷信鬼,迷信得很。浙 一带的这些越人,那个时候还是野蛮地区,也是迷信得很,认为这块地风水不好。楚国也不要,越国也不要,三角的地带,你就要那个地方好了,“可长有者”,你要了这个地方,后代子孙才可以永远保留。这就是道家的思想,人之所弃我取之,别人要的,赶快让。

人在人情在



像我当年在大陆 的朋友,在南京、重庆有这么一两条街,都是他的财产。我这个朋友送人戒指、金刚钻,口袋里一摸,拿个大的,也不管什么克拉不克拉的,他就是这个威风。我这些朋友很多,反正富的也好,穷的也好,都是我的朋友。我一辈子有一个坏毛病,喜欢骂人,所以把牙齿都骂掉了。那么在威风上的朋友,我看到就骂,当然我骂是开玩笑地骂,所以他对我又恭敬,又没有办法,因为我什么都不要,所以拿我没办法,他不敢在我面前玩这些。

此人到了台湾之后饭都吃不上,当年的威风一点都没有了,连我的大门都不敢进来。有一天我厨房门一开,他站在那里吃饭。我说你干什么?为什么不从前门进来?他说你前面那么多客人。我说你棍蛋,你是我的朋友,再穷也是我的朋友,大大方方进来吃饭,为什么这样窝在后面吃?!收起来,叫他们加菜,某人没有吃饭。这是真的啊!他后来没有办法,说要自杀,我说你不能死啊,你自杀了我丢人,说我有一个朋友饿得自杀了,这不行。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帮助你,那时萧先生在宪兵司令部当政治部主任,我说拜托他帮你找个小工作。当年高得那么高,后来找个工作低得没有再低的,我跟萧先生都关心他,千万不要自杀。这个人如果讲到名字,你们老辈子人都知道。像我这些看得多了,不止一个两个,是一打两打算的。我一生的学问是从这些人身上读出来的,我还是我,看到很好玩。所以孙叔敖就懂,告诉儿子,好地不取,取最差的才可以长久。

“孙叔敖死,王果以美地封其子”,孙叔敖一死,楚王果然要以最好的地方封给他儿子。“子辞而不受,请寝丘”,孙叔敖的儿子也很高明,推辞了。其实历史上还有一段内幕,这就是中国人的话,“人在人情在,人死就两丢开”。孙叔敖死后,楚王也忘掉他的儿子了,因此历史有一个“优盂衣冠”,唱戏的叫优盂,看到孙叔敖的儿子那么可怜,楚王忘记了他的功劳,这个唱戏的演话剧给楚王看,扮孙叔敖,楚王一看到孙叔敖出来就想起来了。然后这个戏子在台上就讲,做人不要做孙叔敖,对国家那么大的功劳,死了儿子在那里饿饭。楚王一听难过了,所以把他儿子找来;封很好的地给他,那么这个儿子照爸爸的意思要了那个最坏的地方。“与之,至今不失”,结果呢,楚王当然答应了,孙叔敖的子孙后来永远保有这个坏地方。所以吃亏就是占便宜,千万不要占眼前的便宜,你们年轻人做人也好,讲话也好,不要只顾眼前,要看结论,这些历史告诉我们的,都是人生的结论。
列子臆说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lieziyishu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庄子南华荀子《春秋繁露》原文老子他说孝经墨子庄子孔子家语原文及翻译公孙龙子常礼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