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辽海丹忠录

40回 督师顿丧前功 岛兵克张先烈

辽海丹忠录 | 作者:陆人龙 | 更新时间:2017-10-30 18:55:18
推荐阅读:如意君传大明英烈传皇清秘史《薛刚反唐》小说薛家将小说隋唐演义《三侠剑》小说白眉大侠评书上古神话演义水浒传



《惜红衣》

巧术笼人,浅谋误国,自夸奇特。

冤骨初沉,方剪凌空翼。

那堪黠虏,逞铁骑,边头相

百二重关,难把泥丸塞。

五年灭贼,一战平胡,只是成空忆。

扪心自问,应也多惭色。

往事谁为铸错,一死何逃溺职。

更东江飞捷,愈起一番凄恻。

公论日久自明,故有一时沉埋,后来渐雪;一时快意,日后反误国误身。虽曰报复循环,天理必然,还也见人谋不臧,害人自害,把自己的失着,越显得他人的有功,使人见他的起手,不见他收场。正如陈眉公说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英雄不见结局,令人想他,慕他,悼他,惜他。如帅在东江,或者究竟不能收牵制之功,或者不能止奴酋入犯,也未可知。到了奴酋入犯,不以为功,必以为罪,即杀之也没人为他解。不料海上之血未干,奴酋之兵已到。已见关宁之备御是假,东江之牵制是真。况且袁兵在先,奴兵在后,这样看来,却不是御他,是个导他。不如帅所招降的刘塔,却能领帅所遗一协兵,砍死鞑兵六七百,力战阵亡。承禄、陈继盛又能领帅所存二协兵,捣巢立功,这贤否足见了。

当日督师领兵入援,十一月十三日,奴兵到蓟州后边入犯,督师在二十日到高米店扎营,差祖总兵哨探鞑贼,获有鞑贼盔甲一副进呈,奉旨屯兵德胜门外大教场扎营,节制入援人马。这日鞑兵已到,直叩安定、德胜两门,满总兵不令他近城,开营领兵冲锋砍杀,大放火器,把鞑兵打伤不计其数。火炮声才息,鞑兵又到,飞马前来。满总兵也飞马持刀抵敌,左腿左膊上都中了一箭,死不肯退,恰祖总兵来砍杀,城上火炮与满总兵火炮又发,把鞑兵杀得直退南海子、芦沟桥等处。这战满总兵被伤,祖总兵阵亡了一子,圣上将满总兵迎入城,赐他热食调养,祖总兵儿子准与赠荫。

战血渍袍红,平胡意气雄。功高应圣春,推食着恩隆。

鞑兵随兵分一支回蓟州,余兵仍离京城五七里下寨,两边时时相杀,各有杀伤。到十二月,援兵大聚,虏兵渐散屯各县。初六日,圣上召对袁督师,满总兵一干,督师自揣先时海口说了五年灭奴,五年虽不曾到,却不曾灭得,反致他犯阙,倘圣上责问,如何支对?况且一路纵兵掳掠,不行御敌,物议沸腾,恐遭处置,将来召金、王两个太监,留在自己屯扎的俞公祠内,方才进城,又着祖总兵三千在城门边。入见,及到平台,圣上欢然相接,拜谒时,亲手扶他,赐他蟒衣一袭,玉带一条,赐坐,奖赏他能督兵阻杀,慰劳他国旅辛苦,仍封他东安侯,赐银四万两,与他充赏。督师再三辞了封侯。其余各总兵,圣上都慰劳奖赏,各自出城。这时城中人无不怨恨督师,道他通虏,有识的又道他枉杀帅,以致奴虏入寇。各官也有道圣上礼遇太隆的,也有道他这样失机坏事,圣上还误道他是个好人,有道虏方京,圣上权使过以收后效,有道他屯有兵马,圣上也没奈何容他。不知圣上如神之智,自有妙用,人都不能测。本日督师回营,他见圣恩隆重,知无难为他意,即护送两内监回城,一边着人关领赏银,且题本讨马,圣上着他在内厩择选。初七日,他不轻身进来,绝不顾虑,不期行到东华门,却见传有御礼:

袁崇焕自任灭奴,今奴直犯都城,震惊宗社。夫关宁兵将,乃朕竭天下财力培养训成,关门远来入援,立志杀贼。崇焕却不能布置方略,退懦自保,以致贼擒掠,百姓残伤,言之不胜悼恨。今将崇焕革了职拿禁。

内监传出,锦衣卫就遵旨捉拿,将来剥去冠带,拿送北镇抚司。这是天子风霆之断,令人莫测。督师这时也是疾雷不及掩耳,只得束手就狱,却也是自作之孽,免不得带索披枷,但不是帅身首异处。

国倚长城重,谋无借箸奇。麒麟图渺矣,犴狴且栖迟。

此时督师不能闻间他在东酋未结亲之先,绝他入犯之路;又不能发东江,阻他入犯之心;更不能会属夷,邀他于边外;更不能会各镇,击他于边内;被虏拆去大安、马兰、龙井三个口子,既可出入无忌,又破了一个遵化雄镇,各小县,有地可屯,有粮可食,拥了这干叛将叛民,东攻西掠。极溃之势,圣旨砺灭虏,就用满桂督领他关宁人马,与祖大寿、黑云成督率将士,同心杀贼,各路援兵,俱属提调,仍会同马世龙、施弘谟等,设奇邀堵,大创贼夷,一切相机以便宜行事。各将遵蒙圣谕,莫不尽力防守。

不料满帅奉命守城,见城下有乘八轿黄帏黄伞的,知是阿卜太,竟单骑前往,要袭斩逆酋,将及阿卜太,被乱箭射住,不得进前。十八日,题本出师大战,苦因贼众,满帅是负伤的,他又奋勇当先,竟至战殁。

囊疮转斗欲吞胡,报主宁嫌一命徂。血战已看奴胆落,移兵不敢近皇都。

至二十三日,申副将战车成,也出兵到芦沟桥,夜袭鞑贼、深入贼营,亦为杀害。

甄拔蒙恩重,才奇视虏轻。怪来时不遇,积石桥平。

奴兵因圣上鼓舞满帅苦战,申辅夜袭,又布置详密,各要害地方,通州杨总兵肇基镇守,天津杨总兵国栋镇守,经略用梁尚书廷栋,马总兵世龙、刘协理又出兵图复遵化,贼图北归,退往东行。正月初四日,袭取永平地方,有一干无耻乡绅、秀才又去迎降。喜得祖总兵大寿先因袁督师被拿,怕有连及,回兵山海关,圣上传谕慰安,消他疑虑,使他竭力,他督兵扼断关口。圣上又移孙内阁往镇,截住。奴兵分攻抚宁,被署县通叛姚九华坚守;攻昌黎,被知县左应选拒敌。初八日炮石逐去招降永平从逆秀才陈钧敏,十一、十二、十三日,打死攻城贼无数,斩他招降人李应芳,打死绿袍金盔酋长一个。又经孙督理发兵分投迎敌,斩首千余级,不得东行。蓟镇刘总督又差副将金日观,领兵杀死叛将张万春,据住马兰、大安等口,又不能北归,虏势渐衰。独有协理刘侍郎轻兵深入,恢复遵化,不意奴贼自永平分兵来救,大战,前军败死,侍郎在庙结营,为他围住,侍郎骂贼不屈,头中一箭,身伤两刀而死。

金马深沉足养高,忠君岂肯惜分曹。请缨未遂平奴志,热血犹腥官锦袍。

却终久禁不得圣上留心边务,将赏的极其奖赏,今日催发军资,明日着发犒赏,器械粮草并无缺乏,奖励急援文武,捉拿怠于勤王失军机将吏,如蓟辽刘总督、张总兵,为失事山西,耿巡抚、张总兵,为援兵溃散,都拟了辟。援兵不敢稽迟。死事刘协理,满孙赵三总兵,俱赠谥荫袭,建祠,其余将官小吏,都厚行棺殓、赠袭,棺家小有给勘合与他还乡的。又因顺天府尹不行瘗埋战士骸,礼部抚恤稽迟,严旨责问,哪一个忠臣不奋。降贼官吏即行处决,并处逃窜官将,毫不假货,哪一个懦夫不惧。所以关宁祖总兵与左知县,正月二十七日在昌黎、燕河等处,先后斩获八千余级,马总兵二月初七,在洪桥大捷,斩获五十余级,祖总兵二月十一日,石槽儿村斩首二十三级,尤总兵丰润斩贼十二级,杨总兵三月初三日,三屯镇斩级二百,祖总兵素代斩级一百四十三级。洪桥一捷,奴兵不敢西入,素代一捷,奴兵不敢东归。

孙内阁又见辽兵到处多捷,帅原招降统东京兵副将刘兴祚,恢复建昌,一战斩贼首五百八十余级,人虽阵亡,其兵堪用。恰兵部咨文议调东兵驻松锦里或天津,孙内阁与关外各道议道:“江东原牵制之师,于捣巢极便,今春水方生,舟行极利,奴兵掳掠辎重尽归巢,正宜大张声势,以牵虏归巢。”即行文东江副总兵陈继盛,相机前进。此时各巢路径,帅平日缉探甚详,各岛军兵,帅调练有素,各将又莫不欣然愿完帅不了之心,完帅未完之局,尽皆分头前往。

阵结先时制,人承夙昔心。横戈建州路,飞捷嗣遗音。

圣旨悯惜东兵,又道各岛羁危可悯,着东江饷司自往料理。到三月初六日,祖总兵探官贺天喜,塘报东江之师已尽捣奴巢,斩获奴贼首级不计其数。死诸葛还能走生仲达,若使不亡,或者绝奴南牧,亦未可料也。今圣上圣神文武,砺灭奴,而内外文武之臣,咸怀忠良,岂止薄伐狁。至于太原,仅仅驱他出境,还要继太祖、成祖前烈,扫犁庭,肃清逆虏,也说甚牵制之功,但牵制之功,至今盖难泯泯了。

莫为忠臣叹不平,抒忠只欲见时清。平胡差毕生前志,殉国何知身后名。

公论盖棺应可定,丹枕历久自能明。还嗟彩笔为多事,点染图传不朽声。

(谱督师就逮,以快忠魂,犹是世俗报复之见;及东江捣巢之事,以抒忠志,真得泉下之心,而东江真有结局矣。

辽事垂成而败者四:四路极将之宿、兵之锐,而败于迂;辽沈已有可固之势,而败于疏;广宁败于不和,而东江又蹈之。意者生民应有此涂炭,天地以此着群忠之节乎!然而伤元气而焦圣主者至矣。

辽海丹忠录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liaohaidanzhong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大明英烈传皇清秘史《薛刚反唐》小说薛家将小说残唐演义罗通扫北小说初刻拍案惊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新石头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