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白眉大侠评书

第一四五回 武圣人穷途寻自尽 斩贼寇高唱凯歌还

白眉大侠评书 | 作者:单田芳 | 更新时间:2017-06-19 22:06:36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明史演义《雍正剑侠图》(童林传)说唐全传红楼梦
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应下了陆小英的婚事,然后向她问计,怎样才能打破金灯阵,救出白云剑客。陆小英道:“这两件事说起来挺难,其实并不难。我们这边的武林高手比他们多,他们守阵主要靠的是箭。我们如果有了藤甲,他的箭不就失去效力了吗?”徐良一拍脑瓜,叫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真是一语千金哪!弟妹,白云剑客身上的铁链,何物能破?”陆小英脸一红,不过她乐意徐良这样称呼,遂嫣然一笑道:“别忘了那句话:一物降一物。据我所知,捆绑白云剑客的锁链,名叫双龙飞锁,乃是武圣人亲手打造。要破它倒也容易,但是,必须得有于和手中的碧血鸳鸯剑!”白芸瑞也不害羞了,问道:“武圣人的宝剑,我们怎么弄到手呢?”陆小英赧然一笑道:“只要白将军高兴,我愿亲自到小蓬莱打探鸳鸯剑的下落。”众人一阵大笑,白芸瑞和陆小英的脸蛋都羞红了。

眨眼之间过了三天,由于地方官府的帮忙,三百副藤甲全运来了。当天夜里,陆天林和陆小英过海查问武圣人的碧血鸳鸯剑。要到小蓬莱碧霞宫去打探消息,可不是闹着玩儿呀,如同虎口拔牙一般无二,蒋平、徐良、白芸瑞、房书安等人谁也没有睡觉,瞪眼坐这儿等着,院里多少有点动静,都要出去看看,心都提到嗓子眼那儿了。他们等啊,等啊,觉得这一夜 特别长。在四更天左右,忽听院里有响动,四个人全站起来了,拉门一看,陆小英和陆天林正站在当院。白芸瑞也顾不得害羞了,一步跨到陆小英面前:“谢天谢地,你们平安回来了,可把我们给急死了。”

几个人一同进屋,陆天林向他们述说了进岛的经过。陆天林在三年前曾经来过小蓬莱,上岛后没费事就找到了碧霞宫。事有凑巧,他们俩一到那儿正遇上宝妙真人黄锋。黄锋年轻的时候,曾遇过一次大难,后来被陆天林搭救,因此他对这位颠倒乾坤十分感激,一见是陆老剑客,就把他们引到背处。陆天林说明来意,黄锋犹豫了一下,便告诉了他碧血鸳鸯剑存放的地方和使用的方法。原来鸳鸯剑乃是碧霞宫的镇宫之宝,武圣人平时并不佩带,而是放在紫竹轩的二楼,不过紫竹轩里边机关甚多,一旦失手,就有性命之忧。黄锋还说:此剑乃是双股剑,一个鞘,一雌一雄,最好由男女二人共同使用,威力就能增加几倍。黄锋还劝他们:紫竹轩是武圣人的书房,现在武圣人正在那儿,你们千万别去惹他,免遭不测。陆天林打探到这些消息,已经心满意足,也没敢造次,接受黄锋的劝告,返回了马家店。徐良道:“陆老剑客,就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等破了八卦四象金灯阵,我一定向皇上启奏,给你们父女记功。”陆天林道:“功不功的我不计较,只要我女儿有个归宿,我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天,蒋平、徐良等人经过商议,决定当天晚上分两路行动,一路,由徐良带人攻打金灯阵,造成声势;另一路,由雪竹莲率领,去小蓬莱盗碧血鸳鸯剑。

上小蓬莱这一路可是关键,要预防被武圣人发觉了,怎样 手啊,因此对去的人进行了认真挑选。因为雪竹莲要去,他的徒弟诸葛元英、上官风都得跟着。陆天林、陆小英自不可少。白芸瑞知道此去必有一番恶战,因此对陆小英有点不放心——自从他们俩的事定下来之后,芸瑞看着她处处都觉得顺眼,这次非要跟着不可;另外又派了邹化昌、马凤姑、尚云凤。白衣神童小剑魔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就吵着一定要跟去,没办法,只好把他算上一位,老少十位英雄,天黑之后,离开马家店,乘船赶奔小蓬莱。当天晚上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海面上还刮着小风。今天撑船为他们送行的,是闹海龙苗铎和苗家的两个水手。他们对这一片水域非常熟悉,将小船靠在背处,让他们攀着岸边的树枝,登上了小蓬莱。由于天黑,同时岛上的小老道大部分去守把金灯阵了,岛子上留人不多,所以他们没费劲儿就找到碧霞宫。长发道人雪竹莲以前来过这儿,知道紫竹轩的厉害,轻声向众人说道:“注意,进院之后,随着我走,千万不能踏错步子。”众人点头。他们选好地形,一个个施展轻功,飞进了院内。雪竹莲一看,紫竹轩那儿并无灯光,一摆手,带头奔向小楼。

说紫竹轩是个小楼,实际第二层只是棚板。众人进到屋内,雪竹莲、陆天林二人登上阁楼。打着火绳仔细一看,迎面一个大柜,上面一把铁锁。雪竹莲抓住锁头一用劲,锁就掉了,拉开柜门,果见一柄宝剑,金吞口银饰件,配着红灯笼穗,挂在里边。雪竹莲一阵欢喜,伸手把剑摘了下来。他想看看这柄剑到底什么样,往外一拽,嗬,是一把生满铁锈的普通长剑!雪竹莲说声“不好!”拉着陆天林跳到一楼。双脚刚一落地,“哗啦”一声,地板开裂,十个人全都跌下了陷阱。这里边虽然没有刀剑,但是四周的墙壁非常光滑,上边的地板又被盖严,别看这些人本领挺大,落在这个陷阱里,若没人搭救,要想出来,势比登天!

由于这些人都有功夫,所以谁也没有摔伤。但是,怎样才能出去呢?他们正着急,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烟味,这股烟越来越大,呛得人透不过气来。雪竹莲暗想:完了,没想到我死在了师弟的手里!众人正处于绝望的时候,突然地板裂开了,烟雾自然往高处升,不一会儿里边就不呛人了。雪竹莲觉着有件东西在晃动,伸手一划拉,摸着了一根绳子,他急忙招呼众人顺绳子往上爬,他最后一个上来,众人这才死里逃生。是谁把他们搭救出来的?一时还不清楚。突然,院中一梆锣响,亮起了灯球火把,有人高喊道:“别让盗贼跑了,抓活的呀!”十个人拉了拉衣襟,摁了摁兵刃,出了紫竹轩,闪目一看,院中共 有四五十人,正中央站的正是武圣人于和。

雪竹莲看见于和便怒不可遏,往前一进说道:“师弟,你的心肠真狠哪,对自己的师兄就能下此毒手!”“二师兄,许你不仁,就许我不义。你要不来盗我的碧血鸳鸯剑,能掉进陷阱吗?这是你自找的呀!怎么不责备自己单怪别人呢!”“凭什么说我来盗你的碧血鸳鸯剑?”“哈哈,二师兄啥时候学会瞪眼说瞎话了?昨天陆天林来到这儿,向黄锋打探碧血鸳鸯剑的情况,难道我不知道吗?告诉你吧,黄锋背叛碧霞宫,已经被我处死了!其实你想要我的宝剑,来取就是了,看着没,就在我背上背着呢,何必带这么多人,干那鼠窃狗盗之事呢!”雪竹莲一看,不动武是不行了,往前一进身说道:“师弟,当初咱师父偏向你,多教你两招,你就认为天下没有比你再强的人了!虽然我打不过你,也非同你过过招不可!接掌吧!”雪竹莲往上一闯,同于和战在一处。于和边打边说:“二师兄,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要伤着你,别怪我不讲情谊!”雪竹莲并不答话,招招发起紧攻。两人打了六十个回合,仍不分胜负,但是,雪竹莲已经明显处于劣势。又走了十个照面,长发道人一个没注意,被武圣人手起一掌,拍在了后背,打得他“噔噔噔”往前跄了数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诸葛元英、上官风赶忙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只见雪竹莲嘴一张,“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仗着他功底深厚,仍然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赶忙掏出一粒丹药,含在嘴里,扶着诸葛元英喘粗气。小剑魔见二师叔受伤,气得拽出了佛光剑,大叫道:“诸位,于和不是一人能战得了的,大家一齐上啊!”

众人各拽兵刃,围了上来。雪竹莲一看,八个人战于和一时还不能取胜,便让诸葛元英也加入了战 。老少九位高人,共战武圣人于和。再看于和,真不愧武圣人的称号,一个战九个,仍是游刃有余,显得那么自如。两下打了多时,九个人都累得吁吁带喘,渐渐地又处于下风。雪竹莲一见,知道形势不妙,晃动身躯,就想要带病参战。突然,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再一细看,就见面前站定一人,个子瘦小,须发斑白,二目如电,对着院子里那伙人冷笑。雪竹莲一见,喜出望外,一把抓住了这个小老头儿,拼命地喊:“哎呀,老伙计,原来是你!”“不错,正是老朽。”

来者是谁呢?乃是当时武林中轻功第一人,绰号偷天换日老剑魔,名叫金昌!这位金大侠自幼练 轻功,千里陆行,飞檐走壁,蹿房越脊,水上飞行,都练绝了,没一个人能赶得上他。金大侠早已出头,只是没有公开露面。火烧三仙观、引白春进南清宫、指引他们捉慈光、隐逸山庄让房书安躲过灾难、刚才放他们出陷阱,这些事全是金昌干的。雪竹莲抓着金昌的膀子直摇晃:“老伙计,看着没,这儿正紧张呢,你可得帮帮忙啊。”“你的忙我少帮了吗?要不是我,你们早被薰死陷阱里了。”“不用说我已猜到是你干的。这些话以后再说,快些伸手吧。”“长发道人,你们和武圣人 手,为的啥呀?”“为的夺他背后那口宝剑!不把那口剑夺过来,就破不了八卦四象金灯阵,救不了夏侯仁。”“妥了,你等着,我把剑给你取来。”

金昌说得非常轻松。他卡着腰喊道:“呀——呔!诸位别打了,过来休息一下。”白一子等人闻听跳在了一边,但是,他们谁也不认识这位偷天换日老剑魔。金昌往前一进,双手抱拳,说道:“武圣人一向可好?老朽这厢有礼了。”

于和打了半天,虽然占着上风,可也累得够呛。听有人叫他,一边擦汗一边闪目观瞧,一看认识:“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老金头吗?你跑到这里干什么,难道说也是来为开封府帮忙不成?”“武圣人,我与开封府的官人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没做皇家的官,也没吃朝廷的俸禄,犯不上给他们帮忙啊。”“你要干什么?”“嘿嘿,不干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办事有点不近情理,想要劝你几句。你同别人怎么打,怎么斗,都有情可原,惟独与你二师兄动手,而且伤了他,这太不近人情了吧!你们是亲师兄弟,同师学艺,谁能亲过你们哪?你伤了长发道人,我看着有点不顺眼,这是一;二,你不该扣押白云剑客夏侯仁哪!他是你的晚辈,亲师侄,况且夏侯仁并无不对之处,为什么要把他锁在大阵里呢?你庇护自己的门人弟子,欺负紧门近枝,这种作法,与武圣人的称号,可是大不相称啊!你要能听我良言相劝,赶快 出夏遂良,放了夏侯仁,对武林中的纠纷,秉公处理,大家还会拥护你;倘若一意孤行,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呸!金昌,我早看出来你是开封府一边的,不顾脸面,甘当官府的走狗,还敢在我的面前 言乱语,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金昌,废话少说,有本事你过来,要能在我面前走过五十个回合,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抹脖子!如果赢不了于和,嘿嘿,你们谁也别想走!”“武圣人,我承认你武功高强,但是你的手再大,能捂住天吗?你要是犯了众怒,武林人物群起而攻之,你受得了吗?”“金昌,我不同你斗口,有本事就过来伸手,没胆量就抱着脑袋滚蛋,少在我面前聒噪!”于和说着话,把碧血鸳鸯剑一分,拉开了架势。金昌道:“武圣人,咱俩动手倒也可以,只是你我都这么高的身份,还用动兵刃吗?干脆咱就以掌对掌,别说五十招了,八招之内你要能把我赢了,我们这些人统统滚蛋!”金昌比他说得还大,武圣人气得哇哇乱叫。他把宝剑往背后一插,吼道:“金昌,大话少说,你进招吧!”

偷天换日老剑魔见武圣人将宝剑插在了背后,心中暗喜,双臂一抡,同武圣人战在一处。于和知道他轻功占着一绝,但硬功不足,便想以强取胜,掌掌带风,直打金昌的要害部。哪知道金昌的身法太快,根本就打不着!看着他在前面,刚一伸手,又到了背后;才转过身,就又不见了。要使扫堂腿,他往上一纵,高过头顶;你用冲天炮,他就地十八滚,踢你的下盘。三十几个回合过去,于和连一下也没能挨着他。突然,金老剑客哈哈一笑,跳到了圈外:“武圣人,我真服了你啦,武功果然很高,干脆,咱点到为止,也不再打了。另外我也代表雪竹莲、白芸瑞他们谢谢你,借给我碧血鸳鸯剑。”众人谁也没看到他怎么下的手,可是鸳鸯剑已经攥到金昌的手里了!在场的全是高人,看了这一手,谁不佩服,雪竹莲等人齐声喝彩。于和朝背后一摸,天哪,鸳鸯剑果然不见了。什么时候被人家取走的,不知道!于和觉得太丢人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知道鸳鸯剑一失,大阵就算完了。武圣人恼羞成怒,厉声喝道:“金昌,你这个窃贼!今天不把你碎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拿命来!”于和大吼一声,像发怒的雄狮,朝金昌扑来。金昌一纵身跳到了旁边:“诸位上啊,咱们今天一道向武圣人讨几招!”雪竹莲也过来了。白一子、邹化昌等人各拽兵刃,把武圣人围在了当中,一场恶战又要发生。

“住手!谁也不准上前,给我退在一边!”这一嗓子好似敲响了大铜钟,震得每一个人的耳鼓“嗡嗡”作响。雪竹莲等人吃了一惊,抽身撤步,退立一旁,于和也站在了一边。只见墙头上飘身形跳下一人,稳稳当当,立在中间。借着明亮的灯光,众人看得明白,来的是个老者,只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往那儿一站,身板笔直,气势威严,不可侵犯。白一子、马凤姑和尚云凤一下子跑过去了:“师父,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弟子给您行礼了。”雪竹莲也过来了:“师兄你好,我这厢有礼了。”诸葛元英、陆天林、白芸瑞等等俱过来行礼:“我等叩见总门长。”普老剑客把手摆了摆:“免礼,都站在一旁。”

武圣人于和早料到大师兄会来,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露了面。一想起扣押了人家的弟子,真有点不好向师兄交代。后来他把脸一抹,一切都不顾了。等众人退了下去,他也上前见礼:“大师兄你好,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说一声,小弟也好派人迎接。”“算了吧,老三,你把我的徒弟都押到绝命台上了,还会去接我?”“大师兄,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就是同我二师兄携手欺负我。好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师弟,你这话说的有点失礼呀。难道说你把夏侯仁押在这儿,我都不许来看看吗?告诉你吧,我这次来有两个目的,一是看徒弟,二是看师弟。师弟呀,我可不是埋怨你,你办事太任性了,偏信夏遂良和昆仑僧的话,已经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泥潭哪!他们把你往绝路上引,往火炕里推,要你自毁英名,与武林作对,这些事连三尺童子都能看清,你怎么就不明白,甘愿为他们当槍使呢!老三哪,你现在可是大错特错了啊!倘若能听师兄良言相劝,赶快悬崖勒马,低头认罪, 出夏遂良、昆仑僧那伙恶人,听凭官府问罪,你自己闭门思过,还可以挽回一些损失;倘若一意孤行,甘愿与武林对抗,师弟,你睁眼瞧瞧,恐怕眼下就要大难临头了!何去何从,望你三思。”“大师兄,你这一套词我早听够了。不但是你,还有二师兄,加上这位窃贼金昌,你们三位的话,如出一辙呀。但是,我能听你们的吗?你们说的全是一面之词啊。远的不说,单说今天晚上吧,我二师兄带着这么多人,闯进紫竹轩,要偷我的碧血鸳鸯剑,又依仗人多,来围攻于我,窃贼金昌,乘火打劫,偷走我的镇宫之宝,大师兄,你给评评理,这些事怪我还是怪他们?”“老三,这些话全是强词夺理呀!倘若不摆什么八卦四象金灯阵,不用双龙飞锁困住夏侯仁,你二哥会来取你的鸳鸯剑吗?你若不倒行逆施,伤害那么多英雄——我听说万年古佛和王猿也命丧大阵——激怒众人,他们会找你打斗吗?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呀!”“大师兄,别往下说了,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言语已无法解决,干脆咱师兄弟比试比试,只要你能把我赢了,愿怎么地都行,若是赢不了小弟,嘿嘿,从哪儿来你还回哪儿去,这里的事情再也别管!”“那好吧,咱师兄弟就比试比试。老二,上!”

武圣人于和拉开了架势,八十一门总门长普渡和长发道人雪竹莲一边一个攻了过来。虽然于和武艺十分高强,但他同普渡相比,只高那么一点点,何况刚才连连 手,消耗了不少体力,普渡一个也能把他打败,再加上个长发道人雪竹莲,他哪能受得了哇。四十几个回合过去,武圣人就有点顶不住了,普老剑客则是掌风冽冽,攻势更加凌厉,逼得于和步步后退。武圣人勉强支持到七十个回合,就不行了,头上热汗淋漓,脚下步法散乱,眼前金星乱冒,整个身子被罩在了普渡和雪竹莲的掌风之中。于和到这会儿才有点后悔,他知道援兵无望,金灯阵那儿不一定打成什么样子呢。于和一想:我别在这儿折腾了,真要被他们打倒在地,即使他们把我放了,我也得自杀,干脆抽空跑吧。想到这儿一转身,对着雪竹莲发起猛攻。雪竹莲抵挡不住,往旁边一退,于和打垫步到了墙下,双脚点地往上一纵,飘出庙外,撒腿便跑。普渡一见,跃出院外,随后紧跟。偷天换日老剑魔金昌、长发道人雪竹莲也追了出来。白一子、上官风、陆小英、白芸瑞等等,一个个随后紧追。庙里的那些小老道一看,完了,我们别在这儿等死了,趁现在没人管,快跑吧!这些人一哄而散。

且说于和出了碧霞宫,狼狈相就别提了:道冠也丢了,道袍也开了,登云履也掉了一只,匆匆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慌不择路,朝一个山头跑去。等跑到半山腰,他才发现走错了道,回头一看,普渡、雪竹莲、金昌等人呐喊着追了过来,只好硬着头皮往上跑,到山顶这儿站住了,前面是悬崖绝壁,下边是滔滔海水!普渡、雪竹莲等人围了上来。于和一看,身陷绝地,不禁仰天长叹道:“天哪!难道说我堂堂的武圣人,就该命丧此地吗?”普渡道:“老三,别硬了,干脆说个服字,我们就把你饶了。你何必这样固执呢!”于和看了看面前的绝壁,听了听海水拍岸的吼声,犯起了沉思。他对这一带地势水势都非常熟悉,知道从这儿跳海决不会摔死,还能从水路逃生,但他不愿那样干。他是武圣人,武林中第一把 椅,能让人追得跳海而逃吗?即便死了,也不能那样干!想到此他感到一阵绝望,有气无力地接过普渡的话道:“大师兄,你们以多取胜,于和不服!另外,你们敢与我比试器械吗?比兵器再把我赢了,我才能心悦诚服!”“可以让你满足。金老剑客,把剑还给他!”金昌扔过去了碧血鸳鸯剑。于和接剑在手,看了看,又环视一下众人,牙一咬眼一闭,自刎而亡!武圣人于和只因误信谗言,落了这么个下场。

于和自刎,众人真有点不忍,他们把于和的死抬回碧霞宫,放在莲台上,因为小老道跑光了,只好暂时用道袍盖起来,回头再说。总门长普渡把碧血鸳鸯剑 给了陆小英和白芸瑞,让他们俩负责去救夏侯仁。陆小英非常高兴,白芸瑞脸一红,接过了宝剑,靠着陆小英站在一边。碧霞宫的事情完了,金灯阵还没打破呢,总门长一声令下,全都离开小蓬莱,投入了攻打八卦四象金灯阵的激战。

金灯阵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夏遂良所依仗的就是地形和箭,但是,攻阵的众位英雄身披藤甲,箭就失去了作用,四面八方往里一打,金灯阵被冲得七零八落,小和尚、小老道死伤走散,剩余无几,只有夏遂良、肖道成、 洪烈、方天化、詹明奇和一些请来的绿林好汉,共约七八十人,退到了五行昆仑绝命台下,在这儿苦斗。别看他们人少,一人拼命,十人难敌,蒋平、徐良、陶福安、柳成光、少林名僧等等,还真奈何不了他们。正这时候,总门长带着众人赶到了。普老剑客大声喝道:“夏遂良,你老师已经伏剑自刎,你还要再顽抗吗?”

这一句话好似晴空一个炸雷,几乎把夏遂良等人震晕了。他一看总门长和二师伯都来了,知道大势已去,不可挽回,但他对面前的人更加仇恨,抡开三尖匕首钺,发疯一般,扑向总门长。白芸瑞和陆小英一见,各摆鸳鸯剑便迎了上去。陆小英是用剑的,使起来得心应手,白芸瑞虽然使惯了刀,但用剑也不外行,两个人一配合,剑势暴涨,形成一道坚固的防线,夏遂良竟无法攻破!两个人又一进身,鸳鸯剑一摆,“锵锒”一声,夏遂良那三尖匕首钺的五金链子被绞断,夏遂良这才看出他们用的是碧血鸳鸯剑,一种末日来临的恐怖之感袭上了心头,刚一发愣,“啪”地一声,陶福安的百步神拳无影掌揍到了他的脑门上,打得他往后一趔趄,“嘭!”背后挨了欧中惠重重的一拳,“噔噔噔”往前一进,柳成光一个扫堂腿,“扑通”一声把他绊倒在地。此时众人已经杀红眼了,不由分说往上一闯,刀剑齐下,把夏遂良剁成了肉泥,房书安抽出小片刀,割下了他的脑袋。这时候,三仙观的恶道肖道成,已被乱刃分,血手飞镰 洪烈、翻掌震西天方天化、铁掌霹雳子詹明奇,俱都身受重伤。 洪烈奄奄一息,不一会儿就死了;方天化和詹明奇被生擒活拿。前来为夏遂良帮忙的绿林人物,见他们的台柱子全完了,哪个还有心再战,便 械投降。五行昆仑绝命台下没有了喊杀声,到处是死和断肢残骸。

接着该搭救白云剑客夏侯仁了,陆小英、白芸瑞提碧血鸳鸯剑纵上了高台。白一子、马凤姑、尚云凤上来了,徐良、白春也上来了,众人都有个共同的想法:但愿碧血鸳鸯剑能砍断双龙飞锁!白芸瑞来到近前,先跪下给老师磕了头,然后和陆小英并肩站在一起,两个人举起宝剑同时往下一砍,只听“锵锒”“哗啦”,夏侯仁身上的锁链应声而断!台上众人一阵欢呼,台下知道成功了,也是欢呼跳跃,声音响彻上空,在山谷中回荡。徐良跳过去三下两下把白云剑客身上的锁链去掉,夏侯仁刚刚站起来,白一子就把他抱住了:“师兄——!”老剑客激动得热泪盈眶,再也说不出话来。

夏侯仁谢过众人。他虽然被锁在这个台子上,但是饮食并没缺少,白云剑客便利用这个机会练坐功,因此身体还是不错,他同着众人飘身形下了五行昆仑绝命台。夏侯仁在台上就听到师父的声音了,现在见面,悲喜 加,行了参拜大礼,又叩见了师叔。

此时东方已经发白,慢慢地一轮红日升在空中,照亮了千山万水。众人忙了一夜 ,都累坏了,徐良一边命人清扫战场,一边带着俘虏,返回马家店。

地方官员前来拜望、送礼、请客,都不必细表。徐良让他们派人掩埋小蓬莱和八卦山上被杀的遗,别让露骨荒野,也不必细述。

徐良等人在这儿休息了几天,对后事进行了安排。就地安葬了万年古佛、王猿、洪飞、哈昆、武万丰、武国南等殉难的英雄,柳成光亲自带人运走了马天夫、马天池的遗体,用上等棺木装殓了梅良祖、谷云飞,对其他殉难者都也作了安葬。

这些事情都办完了,许多老剑客向徐良他们告辞,各回了原籍。

蒋平、徐良择了个日子,带着梅良祖和谷云飞的灵柩,押着方天化、詹明奇等俘虏,向京城进发。

走在队伍最前边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和白衣女侠陆小英,他们俩自愿为众人开道。细脖大头鬼房书安,在后边指指点点,说着他们的笑话。

蒋平、徐良等人想起连年来死难的好友,看着今日的胜利,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众人回京之后,受皇封嘉奖,自在情理之中,都不必一一细表。一部《白眉大侠》到此全部结束。
白眉大侠评书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baimeidaxiapingsh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薛丁山征西小说说呼全传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小五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