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雍正剑侠图》(童林传)

第七十五回 童海川双钺败三寇 西方侠铁掌打五虎

《雍正剑侠图》(童林传) | 作者:常杰淼 | 更新时间:2017-06-19 21:59:58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史演义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红楼梦说唐全传
上回书说到大战西山坡,段国基三言两语跟石老侠说翻了,事到如今,只有凭本领决一生死。他一摇三节棍。猛然间,身背后念佛:“无量佛!大寨主,贫道来到你贵宝山这么多的日子,蒙你的抬爱,加意地款待。您起来!

杀鸡焉用宰牛刀,有事贫道服其劳。我将老儿石金声致死,报答阁下的款待之情!无量佛。“按剑把、顶碰簧,”嚓楞楞“一声响,飞身形过来。段国基一瞧:唉!瞎掰!这人是采花 羽士陈道常。您还记得张方九赶陈道常,在石家镇把他给追跑了,陈道常就跑到七星山这儿来了。如果他看见张方在那边呢,他就不过来。树林这儿挺黑的,这边灯火通明啊,光亮也达不到,他没瞧见。张方一瞧:”大爷,这老道是采花 羽士陈道常。我这带着公事,我拿他呢!您可别让他跑了。“陈道常一眼瞧见张方。老侠石金声说道:”孩儿呀!放心,他跑不了0一按刀把,顶碰簧,”嚓楞楞“,五金折铁宝刀离鞘,刀鞘子往旁边一放:”恶道,你进招来0陈道常要跑也觉着怪寒碜的。他一想:我动手,打一下就跑。左手剑诀点面门”唰“一剑,”白蛇吐信“,”唰“一道寒光,直奔老侠石金声而来。石金声向左微然一划步,银髯甩在左肩,拿刀往左面这么一扇。”呛啷啷“,把陈道常的宝剑就给削折了,反腕子反背就是一个扫堂刀。陈道常脚尖一点地,长腰起来。老侠石金声左脚摆莲花合腿,拿脚面往外一抽,往左面踢他,”方儿啊,接着0嘭!

这一脚把陈道常踢起有一丈多来。老头一喊,张方往前一上步,陈道常就过来了,啪,就摔在张方的眼前。哈,张方这美呀!一上步把陈道常就给踩在那里。张方一伸手把包袱皮打开,三棱凹面吕祖锥亮将出来,照着陈道常的脚后跟这条懒筋,“嘭”,扎进去一挑,这懒筋就折了。然后,四马倒攒蹄,把陈道常就给捆上了。张方往他肚子上一坐,“噗”地一下。“喝!小子我拿你先当板凳吧。爷儿们!你想跑,你等等1“哗”,眼前的贼人一阵大乱。

霹雳烈火火眼狻猊段国柱一瞧:“啊呀!剧哥,老儿石金声如此猖狂,待我来1“哗楞楞”,一抖镔铁虎尾三节棍,飞身行过来,单手一摇亏,照着老侠石金声脑顶就砸。石金声就势往下一矮身,从他三节棍底下钻过去。

“卧看巧云”式,右脚扎根,右脚起来一踢,就是段国柱的小肚子,他撒手扔棍,“叭唧”就扔在那儿了。石金声折身起来一捋银髯:“哈哈哈!段国柱,想跟老夫动手,你还得练个三年五载呀1反手托天金顶狻猊段国基一瞧,嘿!飞身行过来,三节棍掌中一合,“哗楞楞”一声响,他这手可厉害。

往前一赶步:“好你石铎1双手合住当中,双摇风火轮,“哗楞楞楞”,两边两节随着环一转,往前一抖腕子,“双风灌耳”,对准石老侠两面的太穴就来了。石老侠上左一划步,躲他双摇风火轮。接着段国基又左手一搂棍尾,反棍“仙人解带”,奔老侠石金声拦腰就打。老人家脚尖一点地,“张飞大骗马”,“唰”一下起来。接着段国基左手棍又抡过来,就是老侠石金声的顶梁。石老侠见棍下来,长腰出去。段国基往回一带棍,道:“石老侠,你怎么三招不还手呀?”“大寨主!你和段国柱不一样。你段国基占据七星山这么多年,你没祸害过谁。不瞒你说呀!像你这样的人物,在我石某眼皮子底下占山为王,你要办坏事,我石金声早把你赶跑了。第二,你段国基没杀快手王能,那是你们老二段国柱办的,所以我让你招。好像这一次与你无干,也不过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哈哈哈,连累上你了。那么这第三呢?

当场动手,你不行啊,一定要伤你。到那个时候,你多多地原谅我石金声九十六岁,腹不能容物。我要伤你0段国基听得恼了,往前一赶步,”哗楞“

一声响,三节棍第四下就到了。老侠上右一错步,见三节棍来了,顺手一穿,单臂如铁,“唰”地一下,这手功夫叫“回身捉蟒”,把段国基的三节棍攥住了。就拿这刀一推,“唰”地一下,把段国基的脑皮削下小烧饼盖那么大一块来。老侠石金声刀 左手,捋银髯往这儿一站。正在这个时候,了不得了!后山七星八宝转心亭大火起来,烈焰飞腾,浓烟冲空,黑云滚滚,照红了半边天。段国柱抬头一看:七星八宝转心亭这火起来了,咬牙切齿!一万两黄金修造的亭子完了哇0众家兄弟,为我弟兄出一臂之力,与他等拼了吧1所有的人员各自持军刃,“嚓楞楞”亮将出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顺着山口往上走来三个人。“沙沙沙沙”,这个快呀!

高声喊道:“段家兄长,且慢哪,且慢1老侠石金声刀在左手,扭项观瞧,这三人就来到近前。头里这位矮身材,小眷膊小腿,大耳朵,溜肩膀,一身蓝,紫绒绳,攥着一口刀,两边有刃。在他护手盘这里刀把上,有个月牙的蛾眉支子护手,叫龙形刀,使起来可了不起。往后还有两位,都是大高个,宽肩膀。前头这位一脸的白圈癣黑脸蛋。后头的这位,由打左额到右嘴角一半发红一半发紫,长得十分凶恶。高声喊道:“段寨主休得惊慌,我弟兄来也1说完话,飞身过来,彼此见礼。这三个人一抱拳:“段寨主,我们弟兄三个人来了。我们弟兄要跟公馆这些人较量较量1段国基、段国柱正在危急,来这么三位,给大家伙儿精神提起来。“既然如此,有劳三位贤弟1

那矮个的一撇嘴:“二位兄弟,你们谁先过去?”“大哥,我先来1就是一半脸发红一半脸发紫的那位拧腰过来。一按刀把,“嚓楞楞”一声响,把刀亮出来。老侠石金声刚要刀 右手,身背后有人说话:“哥哥,您打了几仗,身体劳累,且请休息。待某来1老侠一看,正是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海川心想:这么多的贼,你知道打到什么时候去?让贼人对老哥哥石金声车轮大战,自己在旁边看热闹,这不像话呀!既然这贼是生贼,我就不能再让老哥哥轻身受险了。海川垫步拧腰过来。那位攥着刀,往这儿一站,用手点指:“你是什么人啊?也敢过来动手!吾刀下不死无名之人,报上名来1海川一阵冷笑:“贼人!问某家,家住在直隶省京南坝州童家村,姓童名林表字海川,北高峰献艺贺号镇八方紫面昆仑侠。”嘿!海川一报名姓,很多的绿林贼人都是一愣。海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通上名来1

“问某家,四川人,姓斐名唤斐武,江湖人称判官。”

原来那个一脸花白圈癣的是他亲哥哥,叫花面判官裴文。那矮个儿使龙形刀的那位,叫矮脚兔子佟威。前者咱们已经表过,云台剑客燕普从北京城走的时候,打发下几拨人来,这第二拨就是他们仨。这三个贼也是由四川起身往这边来的。不知道云中凤韩猛、南宫利、魏九成三个朋友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下了手。这三个贼今天就走到七星山下,突然间发现这把大火。段氏弟兄并不是剑山蓬莱岛的人,但和岛也有关系。他们是万龙藏风岛的人,而且裴文、裴武和佟威这三个贼,跟段氏弟兄还真不错。怎么七星山会起火呢?

这才来到七星山下。借火光一看西山坡,人声呐喊,灯火通明。他们才顺着山道上来,跟段家弟兄见面。裴武一听是童林,道:“嗬!好你小儿童林,哪里走1往前一抢身,左手一晃面门,“唰”地一下。裴武的本领并不错呀!往前一抢身,刀奔海川的顶梁就劈。海川微然转脸,上左一贴身,右手钺这么一支地,拿着鸡爪一搭他的刀盘。“咣1搭上刀盘,这么一坐腕子一拧,裴武的刀就撒了手。海川左手钺裹手就是一捋,“巧摘天边月”,把裴武的绢帕就给挑下来,就身抬脚,“啪1一脚把裴武就踢翻了。裴武起来也找不着刀了,扎着两只手站着,俯首贴耳,这寒碜呐!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花面判官裴文垫步拧腰过来,“嚓楞”一声响,把刀拉出来:“小儿童林,伤我的兄弟!认识俺花面判官裴文吗?”猛然一长腰,到了海川面前,左手一晃面门,刀走拦腰斩。海川脚尖一点地,“张飞大骗马”躲过了刀,右手钺堕肘沉肩往下一戳,用攻子一架他的刀,往外这么一推他,左手照着他的胯骨轴上,“嚓”一钺就到了,正把他胯骨轴连长衫带裤子全给刮破了,刮了足有半尺长的串肉皮儿,血“唰”就下来。

“哟,妈呀1疼得他一咧嘴都叫了妈了。海川一想:你还有什么出息!双钺这么一变,右脚一抬,扁踩卧牛腿,“嘭”的一声,正踢在裴文的小肚子上,出去一条儿,“咕咚”摔在地上。张方高声喊:“好腿!这是人哪,要是鸡蛋,把黄儿都摔出来啦1众人听了大笑。

这俩贼前后都输了,头儿有点挂不住了,右手攥着龙形刀,飞身形过来:“好你姓童的,认识老太爷吗?”海川一看他这口刀,知道他是内家门的功夫。矮脚兔子佟威往前一抢步,左手食中二指一点,右手龙形刀往前一赶步,叫“麻姑献寿”,一翻腕子,刀尖挑海川的哽嗓。海川知道,这种内家的军刃,实有独到的功夫。于是,海川叉右步,右手钺,走底盘,这手功夫叫“玉蟒翻身”。“唰”,这钺就到了。佟威脚尖一点地长腰起来。海川左手钺奔佟威的右面,右手钺反过来,一个扫堂,左手钺往前一支,掉过脸来,这叫“金猴戏月”。这手功夫太漂亮啊0叭”一甩脸,这钺就到了。佟威要想躲就躲不开了,“唰”一下子血就下来。矮脚兔子佟威“噔噔噔”倒退出七八步去,总算站稳了。哈!海川力胜三寇,都不怎么费劲。

正在这时候,顺着山道往上来人了。“海川哪,你们尽克了这儿动手,可就忘了家里1海川听着耳音很熟,扭颈观瞧,来了两位大个白 子老头。

前头这位双肩抱拢,猿背蜂腰,奔儿头,坠子脸,厚嘴唇,面似银盆,皱纹堆垒,顶都谢没了。手里拿着家伙,乐嘻嘻地一边走一边喊。后头这个老头比前头的老头有点壮,米色长衫,四方大圆脸,一部白 须苫满前胸。肩头扛着一杆大槍,紫红紫红的槍杆,一尺八的鸭嘴式槍头,犀牛尾的大红缨。

海川认识前头这位,西方侠长臂昆仑飘髯叟,一百零三岁的老侠客于成于洞海。后头这位夏九龄认识,是老岳爷神掌地形仙石宝奎。这两位和石金声是太原府的三杰。老侠石宝奎跟银钩太保尚义哥儿俩让张方为媒,把女儿许配给夏九龄。临走的时候,石老侠不是提过吗:“方儿啊!你们哥儿俩到太原府,我们也打算到太原府去。”为什么他要到太原等着童林哪?石宝奎原来这么想的:我闺女给了你徒弟,怎么着我也得跟你见个面。所以等他们俩人走后,老侠石宝奎就告诉尚义:“老二啊,你打听着,我也打听着,大人要往太原府来总会有信的。不过大人公务在身,不能为了咱们孩子的事情,在太原多住两天。咱们得提前动身到太原等着。”银钩太保尚义听完说:“我也想到啦1哥儿俩就这样说定了。这一天,尚义打听到年大人已到了太原府,急忙回家告诉自己的内人,收拾好东西就奔了石家镇。面见石宝奎说:“哥哥,坏了!我在家里碰上个人,他说大人已经到了太原府。”“哎哟,这多耽误事呀!咱们哥儿俩赶快走吧1老哥儿俩带好银两路费,就奔太原了。

饥餐渴饮,晓行夜宿。时间不长,就到了太原,跟本地人一打听,才知道大人没走。进了东门,一看路北的公馆。尚二爷说:“哥哥,咱们来了。

也不知方儿跟九龄他们哥儿俩回来没回来?咱们去公馆吧。“石老侠摇头:”别去!上人家公馆去好吗?“”对!既然大人明天也走不了,咱们先找个店住下,明天早晨再去。“公馆的西边有个店叫仁义老店。老哥儿俩来到店门口。伙计出来:”老爷子,你们二位住店吗?正房可没有了0”不客气,咱们跨院里头有个单间就成!我们哥儿俩只住一夜 。“”哟,您二位奔里来吧0伙计给带到西院的南房,灯光点亮,屋里倒是很干净。老哥儿俩擦脸、漱口,喝茶,又让伙计到厨房准备饭菜。老侠石宝奎向伙计道:”贵姓啊?“

“我姓王。”“噢,王伙计,您隔壁不是钦差大人的公馆吗?”“不错,不错!年钦差,北京下来的大官。”“噢,来了多少天啦?”“嗬,不瞒您说,来了日子可不少,有半个多月。”石老侠点头:“这位大人从这里路过,要上哪儿呀?”“到四川放赈去。”“怎么还不走?”“咳!可甭提了,满城风雨谁都知道,急得我们太原府的大班头都快上了吊1如此这般把丢金牌的事情都说了。石老侠一听,怨不得咱们哥儿俩会追上大人呢,原来大人根本没走。

哥儿俩喝酒谈心吃饭,吃完了。也就在这么个工夫,就听见东边一阵大乱,声音鼎沸。“呛亮亮”,院里“噔噔噔”跑出来个人:“老客们千万别出来!有贼人搅闹公馆。留神误伤!快着,赶紧上大门1尚二爷一听:“哟!

哥哥,怎么会公馆闹贼?“”我也说呀!不知海川这些人在公馆没有0伙计”噔噔噔“跑进来了:”啊!老爷子,你们老哥儿俩千万千万把灯吹了睡觉。您今天来到太原府还是真赶上热闹,公馆闹贼0”噢,公馆闹贼呀?“

“对了,老爷子,哈哈哈!看你们老二位也都是练武的。可有一样,这贼人可杀人不眨眼,十分厉害。据说,来一百多贼呢1石老侠一听一百多贼,就把槍抄起来:“尚义呀,快着,咱们走1老哥儿俩来了,一边走一边从兜里掏出块银子来:“伙计,您别跟着。如果我们不回来,这块银子给你结了店帐,然后剩多少钱,你买双鞋穿。”“老爷子,我谢谢您。您这么大年纪,我说这话您别不爱听呀!到了外头,连人挤带马踩呀,它踩能把您踩死1

店伙计拦不住,老哥儿俩挤出去。嘿!满街的人,城守营的兵丁,由打东西两路,鱼贯而行往公馆里头冲。里面喊杀连天哪!石老侠他们出去,跟着兵丁一挤,就进了公馆,一直顺箭道往后走,果然里面灯火通明,打起来了。

石宝奎个儿高呀,一眼就看清楚,这可能是钦差大人年羹尧。虽然穿着便服,光头没带帽子,右手持着剑,目现威慑之气。有几个孩子当场动手。

现在公馆就剩穿云白玉虎刘俊,左臂花刀小火神洪玉耳,还有插翅鹤杨小香,铁腿鹿杨小翠。刘俊一看师父们都不回来,一点消息都没有。刘俊可派总管年福跟刘成说了一声:“万一真来了贼人搅闹,请知府立刻传命令,让城守营的兵丁前来支援1这天吃完了晚饭,刚 初更。刘俊带着小香、小翠、玉耳,哥四个把军刃带好了,就来到上房保护大人。小剧儿四个进来,跟大人说了会儿话,天不足二更,大人要睡觉。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房上头“喽喽”一声呼哨响。大人立刻回里间屋,伸手把宝剑拉出来。年大人是个武的,他不太怕事。但是,他知道公馆空虚,贼人乘虚而入。等刘俊这小弟兄四个由打北房出来,大人跟着也出了大厅。抬头往南房上一看仨贼:当中是个青脸,黑 子茬,绢帕缠头,一身三串通口夜行衣,手里攥着一口刀。上垂首这个长得很俊,身形很苗条,一身夜行衣,手里头攥着一口刀。

下垂首这个也是一样,黑碜碜的脸膛,绢帕缠头,一身夜行衣,掌中攥着一口金背鬼头刀。所有的城守营的兵丁也敲上锣了,“呛啷啷”,一阵大乱。

城守营的兵丁分四面,奔公馆而来。刘俊吩咐;兵丁就到角门为止,不准进来。刘俊心想:兵丁来得多,只是喝喊助威就可以了。这仨个贼正是第一拨被军师燕普所派,除去一棵苗秃头义士马亮,红毛秃头狸子马俊回山以后,就是这仨。刚才海川动手的那几个是第二拨。这是第一拨,云中凤韩猛,风中芙蓉南宫利,谢瓣莲花魏九成。杨小香飞身过来,用手一拉刀:“好贼人!

吞了熊心,咽了豹胆,竟敢到公馆行刺!还不下来送死,等待何时?“

这个时候,公馆的声音鼎沸,所有的兵丁蜂涌而入往里灌。南宫利踩中脊飞身往下走,“夜战八方”藏刀式往这一站。杨小香往前一抢身,左手晃面门,蹦起来就给南宫利一刀。南宫利向左一滑步,刀一挂,卧腰一脚,把杨小香就踹出一溜滚去。南宫利往前一赶步惦着杀小香,铁腿鹿杨小翠飞身过来举刀就扎。南宫利调脸会杨小翠。小香拔腰而起,不顾一切扑向南宫利。

两口刀把南宫利一个贼围上。谢瓣莲花魏九成一压刀飞身下来。左臂花刀小火神洪玉耳长腰过来,亮左背刀跟魏九成动手。魏九成这个贼可不软那,跟玉耳打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刘俊能不着急吗?云中凤韩猛飘身下来,一压金背鬼头刀,又凶又狠。刘俊一伸手,“哗楞”一声响,亮出链子镢往前一抢步:“好贼人1涮链子镢盖顶就打。韩猛用金背鬼头刀急架相还,跟刘俊就打上了。年大人先是一惊,一看这四个孩子奋勇,个个当先,又沉住气了。可是贼人实在太猖狂!

也就这个时候,猛然间在西角门兵丁后头,有人喊:“请问您呐,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侠客在公馆吗?”年大人一看:一个大高个白 子老头,攥着扎槍。问:“您哪位?海川不在公馆1“那么,病太岁张方在公馆吗?”

“不在呀1“啊,多臂童子夏九龄在公馆吗?”“也不在呀!老英雄,您是哪位?”石宝奎一弓腰,“噌”地一下过来,来到大人跟前:“敢问,是钦差大人吗?”老侠把槍搁下,把大槍 给尚二爷。年大人道:“不错,正是本钦命。请问老英雄,您是哪位呀?”“我是张方的伯父,您的随行卫员夏九龄的岳父,神掌地行仙石宝奎。”“哎哟,石老侠客!这件事情海川跟九龄、张方都跟我提了。这门亲事本钦命力保。想不到老侠客在本钦命危难之际亲自前来,太好了!这一位?”“这是张方的亲娘舅,银钩太保尚义。”

“原来是尚义士。好!既然如此,你们哥儿俩设法把贼人拿祝”“尚义呀,你先过去,愚兄在此,保护大人1尚义把自己的军刃包袱接过来,把包袱皮打开,腰中一围,护手亮银钩左右一分,飞身过来:“众位少侠客,且请退下。待我来1

银钩太保尚义尚二爷过来,一分护手双钩:“好贼人!还不掷军刃待擒等待何时?领国法受王章是你三人的出路1云中凤韩猛一瞪眼:“呸1

往前一抢身,左手一晃面门,金背鬼头刀剁下来。尚二爷往旁边一闪,用右手钩“唰”就一捋。韩猛往下一矮身。尚二爷绷尖脚,“嘭1就踢在韩猛的下巴颏上,险一点把他下巴踢掉。南宫利、魏九成急忙亮家伙,俩吊角跟尚二爷打上了。韩猛起来揉揉下巴,仨贼围住了尚义。但是人家尚义二爷打了个四平八稳。石爷一想:这可不成!我一个一个都让他们带点伤。石宝奎石老侠那意思是要过来。就在这个时候,顺着西箭道的南边,蹬着人的脑袋,往这里来个老头儿。一边蹬一边喊:“闪开,闪开,我可蹬脑袋了1蹬着兵丁的脑袋眨眼到角门。“海川哪,别害怕,哥哥来啦1兵丁们心说:哎,您不走道,您怎走人脑袋?!年大人一看,哎呀,放心了!老头儿往这儿一站:“啊,大人1“于老侠客1石宝奎这儿也喊:“哥,你从哪来呀?”

“噢,你在这儿哪!你要在这儿,我就不来了。”老头儿说出心里话。

原来于老侠已经在北门里开了个镖局,双龙镖局西号。开张的时候,很多朋友没到,只是送点礼来,挂个红。但是小孟尝黄灿跟威震长 潘龙潘宏鼎,他们可从杭州镖局来了。来了之后,于爷当着亲友练了十八趟通臂掌。

练完了以后,买卖就算开了张。真是那句话,开张就挺风光。潘龙跟黄灿在这儿应了几号买卖,看着走几趟镖没事。可跟于老侠商量:“大爷,我们就回去了。”“回去吧!见了你大爷,你师父他们都问个好。”潘龙、黄灿带着几个人回了杭州,老伙计都留在这里。于老侠并不经常到这儿来。开始小莲花于秀走镖,那么老侠倒很心。时间稍微一长,过了几个月,平安无事,老侠客也就不常来太原。这一次来,碰巧年大人驻马太原。没有想到第二天听说丢了金牌。于爷心说:童林,你要来了给我磕个头,我一百零三岁的老头子,还得蹶着腚给你找金牌去。这个我忍了!老侠客就在这镖局里听消息。

因为于秀不在家,老头得在这儿顶着。今天二更来天了,镖局子门口外头一过兵,也听见东南方向喊杀连天。有人禀报了老侠客,开开镖局子大门,老侠客于成出来。心想:这可麻烦!如果是仨俩贼没什么问题,一百多贼,这怎么得了!海川顾前难顾后,顾左难顾右,顾拿贼保不了大人。这我要不去,和海川算什么 情?我去一趟吧!老侠客进来,把自己的鸡爪链子抓围在身上,可就来了。走到大街上走不动了。幸亏老侠于成有份儿,人们见到都躲,赶到公馆这儿,就成了人粥了。

老侠于成一飞身,蹬着人们的肩膀头就进来了。顺着箭道往前走:“闪开,闪开,我可蹬脑袋了1“噌”地一下进院了。石宝奎过来,赶紧行礼。

老侠于成伸手相搀:“你倒好啊1于老侠过来见大人行礼。年大人连连地作揖:“老侠客,本钦命我可不敢当!我们有半年多不见面了。您老人家身体倒好?”“托福!托福1刘俊等众人可都很高兴。老侠于成一看,道:“宝奎呀!您瞧见没有,嘎子的能耐我有几年不见了,这能耐没长啊1叫尚二爷的小名,“嘎子,你尽贪玩了。你这能耐不长,你给我下来1尚义这气,什么事呀!我都娶媳妇了,见面叫小名。尚二爷没有办法,虚点双钩,纵身形下来。老侠客于成就过来了:“好贼!还用我费事吗?赶紧乖乖地伏首贴耳跪下,我把你们捆上1“嘿,哪有这事呀1南宫利往前一赶步:“呸1左手一晃面门,刀就来了。于老侠高喊:“我让你趴下,你就趴下1

右手一揪腕子,左手一托他的小肚子,弓左步,就这么一斜身,就把南宫利提了起来,就势往刘俊的眼前头一拽,“咕嗵1趴俯在地。魏九成飞身过来一刀。老人家伸左手一叼他的腕子,伸右手一横他的小肚子:“你也给我躺下吧1“啪1正倒在杨小香、杨小翠的跟前。云中凤韩猛往后一撤步:“啊!你是什么人?”“哈哈哈,老夫乃西方侠长臂昆仑飘髯叟于成1“哟,我的妈呀1“噌1一下,云中凤韩猛上了房,撤腿就往东跑。底下这熬粥的兵丁具声喊:“烫他1云中凤韩猛飞身形一上墙,“叭叭叭”就这几斗子小米热开粥呀,全撩到韩猛脸上、身上了。疼得他嗷嗷怪叫,折身出去,撤腿就跑。西方侠于成到房上看看,贼人去远,这才下来,见大人重新行礼。

于成老侠抱拳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呀?我听说大人来到太原。我家里事情太忙,没有工夫来。要不,早给您请安来了!我今天才到。怎么听说丢了金牌?”年大人就把这儿的事情都说了。“海川他们几拨人都奔了七星山。直到今天,黄鹤无音。还有石老侠、洪老侠老二位帮忙协助。可他们老哥儿仨前头走了,都没回来。”于老侠听完点头:“嘿,人多瞎 乱!他都九十六了,办事这么没根基。这样吧,尚义在这儿保护点大人,我想贼不至于再来。宝奎,咱们哥儿俩到七星山去看看1老哥儿俩由打公馆出来,公馆派人到东门叫开了城门。老哥俩出城上了大道,脚底用力往东南走。没走出多远,东南上这大火就瞧见了。于老侠说:“宝奎这着火的地方不是七星山吗?”等老哥儿俩到这一瞧:啊,灯火通明,打起来了。老哥儿俩往上来,正赶上海川把矮脚兔子佟威、花面判官裴文、判官裴武,这些人打败,正往回走。双侠就到了。

双侠讲完太原城里打退刺客这事,众人十分高兴。忙整理军刃,捧好金牌,浩浩荡荡返回太原。次日启程,保着年钦差向四川进发。路上将又发生许多事情。听官欲知后事,且待续书讲述。
《雍正剑侠图》(童林传)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_yongzhengjianxiatu__tonglinchuan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素娥篇薛丁山征西小说说呼全传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